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9章 所向披靡
    最后一个悍卒站在城门的外面一点,来自于东方的阳光从他的身后笼罩过来。

    他的背部金黄一片,映衬着正面的阴暗。

    明军只是一个冲杀,城门里就留下了二十多具哈烈悍卒的尸骸,而他们竟然无一损失。

    “堵门!”

    肖顾伟已经带着人撤出了城门,为了争取时间,他们甚至都来不及去干掉最后一个敌人。

    那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这些敌人为何撤了。

    城门里的那些商队早就没人了,只留下了一长排马车。

    城头上,王琰已经带着人杀了上去,那两个所向披靡的黑刺马上就退到了后方。

    他们的身体汗出如浆,若是再没有增援,最多几十息的功夫,他们将会死在乱刀之下。

    前后城头上的哈烈人都在拼命的往这边跑,而那些明军战俘却站在原地,和黑刺的人围住了那个哈烈将领和他的手下。

    先前他们不知道来的是谁,可刚才城下有人大喊堵门,用的是大明话。

    他们在犹豫,因为从未有过这种营救行动。

    不管你是翻阅史书还是民间逸闻,一个国家为了一百多名战俘而派出军队,远赴莫测的敌人的首都展开营救行动,这不可能。

    这几乎就是神话。

    不,在战俘的眼中,这就是神话。

    神话必然是虚假的,所以战俘们都靠在了城头的边上,都蹲在那里,不想卷进双方的厮杀里去。

    王琰一刀挥出去,前方的敌人惨叫一声,肚皮上裂开一条缝隙,内脏争先恐后的拥挤出来。

    他看到战俘们的动作后,就喊道:“我部奉命营救你们,马上下城,马上下城!”

    那些战俘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来,王琰继续喊道:“大明万胜!”

    是的,对于这些曾经的军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让他们从麻木中振作起来。

    作为战俘里官职最高的百户官,赵兴判断这真是来营救他们的。

    神话变成了现实,那惊喜让人想发狂。

    “大明万胜!”

    赵兴喊了一声,然后扑向了那个将领。

    那些战俘都纷纷起身,热泪盈眶的喊道:“大明万胜!”

    我们只是普通的军士,而大明却派出了这些看着无比精锐的军队来营救。

    为什么?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不可思议!

    可从这一刻起,大明这两个字在他们的心中就不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而是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深深根植于他们的心中。

    这一刻,他们愿意为了这个大明和那个皇帝去死!

    “大明万胜!”

    他们并未听从王琰的命令,而是跟着赵兴扑向了哈烈将领,和他周围的三十余人。

    一波箭雨之后,三十余人剩下了二十余人。

    王琰当先扑杀进去,右手挥刀连续劈斩。

    那些黑刺冲进了敌军的中间,两人小队相互掩护,不过是十息就杀穿了出去。

    此刻战俘们也冲了进来,他们捡起长刀,刀法生疏的他们只知道奋力的劈砍。

    剩下的几个哈烈人已经被逼到了边上,再过去就只能跳下去。

    可这个高度就算摔不死,双腿也别想保住。

    所以他们要拼命。

    而那个哈烈将领被护在了最里面,他有些惶然,但更多的是狠辣和果决。

    “是明人!明人来了!”

    他站在那里看着城中。

    他看到了金碧辉煌的王宫穹顶,但还是没看到来援的军队。

    撒马尔罕不会被袭,这是大家的公论,所以才会飞速的发展着,那些商队才敢大胆的进出着。

    援军不会有了。

    至少在他们全军覆没之前不会有。

    将领再低头时,身前的军士们都倒在了地上。

    他举起长刀准备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一个战俘却飞扑了过来。

    “不要命了!”

    王琰觉得这个战俘有些太激动了,他骂了一句,然后指挥着麾下阻截斩杀从两边来的敌军。

    两侧的敌军七十余人,在见到将领和麾下被瞬息团灭之后,有人的脚步放缓了,有人在奔跑中摔倒了。

    城门处的敌军才是精锐,而城头上的这些只是看守部队。

    “放箭!”

    十余张长弓射出箭矢,两侧的敌军被放倒了七八个。

    而此刻的城下,肖顾伟带着人驱赶着大车堵在了城门里和城门前,边上只留下一道可容人行走的缝隙。

    那些马匹在不安的轻嘶着,它们感受到了杀意。

    肖顾伟眯眼顺着街道看向城中,他看到了几个孩子正在房屋的侧面探头探脑的看着这里,就微微一笑,然后举手。

    “杀!”

    长刀挥动,这些黑刺的力量和技巧展露无疑。

    来不及发出嘶鸣,那些感受到危险的马匹在摇晃着脑袋,轻轻提起前腿时,刀光降临。

    长刀落下,硕大的马头掉落,然后鲜血从断掉的脖颈处狂喷出来。

    马匹轰然倒地,然后残存着的挣扎拖倒了不少大车。

    血腥味弥漫开来,那几个在偷窥的孩子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长街的远处有一群人在观看,他们身处弓箭的射程之外,所以觉得自己安全了。

    最后一辆大车的马匹没有被斩杀,肖顾伟就站在边上。

    这匹马不是战马,已经被前方的杀戮给吓坏了,就想掉头跑。

    可它还拖着一辆大车,转身非常艰难。

    “呯!”

    车上装满了大坛子,当战马完成转身之后,两个大坛子掉落下来,四分五裂。

    坛子里装满了液体,味道有些刺鼻。

    肖顾伟回身,城头上的厮杀也处于最关键的时刻。

    哈烈将领被战俘扑倒在地上,他的后脑重重的撞在僵硬的地面,神智有瞬间的迷失。

    当他重新感知到自己的危险时,就看到了一个战俘腾身跃起。

    他刚生出翻滚避开的念头,战俘就重重的坐在了他的腰腹处。

    巨大的冲击力在挤压着腹腔里,一系列的传导之后,早饭被挤了出来。

    一堆混合着胃液的食物残渣喷吐出来,战俘半起身,一膝顶在将领的小腹处。

    剧痛让将领失去了反抗能力,他尖声惨叫起来,偏头看向右边那赶来的几十名援军。

    那些援军一个照面就被黑刺打了回去,守城军士的意志并没有城门处那些悍卒的坚决。

    王琰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说道:“好!干的好!马上撤离!”

    那些战俘本是想来帮忙的,可没想到这支来营救他们的小队居然那么强悍。

    不,是非常强悍!

    赵兴在军中多年,非常清楚军中的实力。

    按照他的判断,这支小队里的任何一人被丢在普通卫所里,个人武勇至少也得是前三名。

    而这些个人武力强横的家伙,怎么会聚在了一起?

    大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支百户所?

    到目前为止,内外的黑刺加起来正好是一百余人。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