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67章 安排
    王琰觉得城中应该要搜查一阵,所以带着人照常出门找活。

    城门边的小市场里,已经成为熟面孔的王琰等人在看着一群商人在大打出手,而边上的军士都没管,甚至还聚集在一起看热闹,不时指指点点的。

    气氛很轻松,压根就不像是才被刺杀了两个重臣的模样。

    商人们在打架,自然没活做。

    王琰和几个手下蹲在边上,低声谈话。

    “看来篾儿干没当回事啊!”

    “不是没当回事,他怕是认定了是内部的刺杀,这会让他紧张,担心自己也会成为别人的目标,所以目前他的精力应当是在哈烈内部。”

    王琰没想到黑刺的行动居然真的搅乱了哈烈内部,这算得上是一个大功。

    肖顾伟拿着一块有锋锐尖角的石块在地上胡乱画着,可若是对城防有印象的人蹲下来仔细看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这是地图。

    他在六处城门处都点了点,最终还是在通往大明方向的城门处重重的砸了一下。

    他低着头,低声道:“第一是战马,最少要三百匹,上面要有些水和干粮,无需多,两三日就好。”

    王琰说道:“他们已经去安排了。”

    那边的商人已经快结束了关于市场份额的斗殴,几个满面鲜血的跑出来叫喊着,威胁要一把火烧掉打伤自己那些人的住所。

    于是一群人从打架变成了吵架,如妇人般的闹腾。

    陈登看了一眼城门那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都难,任何一边出了差错咱们都别想活。”

    营救一百余人的危险性之大自然不言而喻,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马上就是被合围的绝境。

    王琰不想影响士气,就说道:“陈登马上走。”

    这是昨天就决定的事,陈登伸脚把地上的线条弄乱,低声道:“大人,你们保重。”

    王琰轻声道:“记住了,十日。十日不到马上就走。”

    陈登点点头,肖顾伟一下站起来,一脚就把他踹翻在地。

    两人马上就厮打起来,然后王琰去劝架,最后陈登被赶出了这个小团体。

    他孤独的在边上蹲着,等有商人谈成了生意之后,他过去谄笑着想揽活,却被肖顾伟带着人赶走了。

    进出城的人越来越多了,找不到活的陈登抠去嘴角的血痂,孤零零的出了城。

    这是赶尽杀绝的意思,陈登必须要出城,在外面他可以等待出城的商队找活,也就是跟着商队上路。

    这种事不少,守城的军士根本就不想管。

    ……

    从那天被逼着吃了被人咀嚼过的蹄筋之后,马松就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他开始喜欢盯着那些哈烈人的脖子,并自言自语。

    “……我会弄死你们,让你们吃老子的屎,让你们世世代代都吃老子的屎。”

    他就这样念叨着,眼神茫然。

    赵兴凑近听到他的念叨之后就劝了劝,可压根没用。

    这不是第一个精神出问题的战俘,按照以往的例子,马松将会越来越疯狂,最后他会主动袭击哈烈人,然后被当众处死。

    对此他只能苦笑,然后低下头。

    ……

    王琰他们接到了活计,帮一位商人搬运货物上车。

    总计十一车的货物,报酬足以让他们饱食一天,若是舍得还可以去偷偷的找那些商人买一小坛酒。

    城门处有二十余个军士在盯着出入的人车。

    这是观察了许久得出的结论,没有偏差。

    这边的城头上约有一百多人,这些人分散在长长的城头上,显得稀稀拉拉的。

    整个撒马尔罕的城上总计约有两千人在看守着。

    不过这只是戒备,在外围有游骑和斥候的情况下,这里稳如泰山。

    城中还有许多军队,可他们的目标却是盯着王宫,保护哈烈的国主篾儿干。

    王琰如同往常一样再次确定了城门处的防御力量,然后带着人回去。

    经过昨夜那片废弃的屋子时,地上有些新土覆盖的痕迹。可哪怕是这样,血液那股独特的腥臭味却依旧能闻到。

    但没人会去管这个,乱世才刚结束,那些百姓早就习惯了这种味道。

    王琰突然盯住前方的地面看了一下,然后起身往右边去了。

    地面有一个像是儿童涂鸦的线条富豪,肖顾伟也看到了,带着几个军士散在周围监控。

    这个像是走私的场面能吓破普通人的胆,肖顾伟却只是吹吹口哨,就拦住了两个路过的男子。

    “别找死!”

    他恶狠狠的模样很像是青皮,右手还配合的在后腰处摸了摸。

    两个男子一脸惶然的往侧面退去,暗自庆幸自己不是撞到了足以灭口的事。

    而王琰已经进了一个废弃的泥屋。

    泥屋里有些尿骚味,很臭,也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的。

    “大人,商队已经准备好了。”

    一个个子矮小的男子站在角落里,大部分人第一眼都会疏忽了他。

    王琰问道:“城门那边的守将可通过气了吗?”

    矮个男子说道:“大人,给了他十两银子的好处,他说在出城时会检查,若是只有二十把长刀就没事。”

    “这算是打草惊蛇,若是咱们已经被盯上了,那么到时候他们就会等咱们的人全部现身再动手,所以要盯紧了城门处的人数。”

    ……

    撒马尔罕的周围算是安全地带,牧民甚至可以在外面过夜,不必担心给马贼抢掠。

    清晨,城门处已经聚集了不少商队,他们将会往东方去,一路和那些部族交易。

    而城外也有几支商队在等着进城,其中一支商队很大,不过是二十余人,却带着三百余匹好马来贩卖。

    城头上的将领刚换班,他看着城外的马队说道:“咱们不缺战马,缺好马,这些商人果然消息灵通,看来又能赚一大笔了。”

    边上的一个下属贪婪的道:“大人,弄一把?”

    将领摇摇头,谨慎的道:“最近那些大臣在互相刺杀,国主非常愤怒,不要在这个时候弄,到时候提一下,那些商人都是聪明人,会给好处的。”

    他打个哈欠,问道:“扫地的人呢?”

    每天习惯了相同的时刻有人来扫地,一下没看到,会有些不适应。

    “大人,他们来了。”

    将领回身,见到那一百多明军俘虏正走上城头,就笑道:“今天少了羊腿,不然我很乐意施舍些美味的蹄筋给他们吃。”

    “开城门!”

    时辰到了,城门缓缓打开。

    按照规矩,城内的商队要先出去,城外的只能等里面的走完之后才能进城。

    城外的商人无奈的叫人驱赶着马去了城门边上,气温有些低,那些伙计不时绕着马队踱步。

    东方的紫光已经消散了,撒马尔罕开始苏醒。

    篾儿干也醒了,他穿戴整齐,慢条斯理的吃了早饭。

    “还是没查出来吗?”

    他在喝茶,同时大脑已经开始转动,一整天的安排都在缓缓的过滤,寻找错处。

    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站在边上,微微躬身道:“王,还是没有消息。”

    篾儿干轻啜了一口茶水,眉间多了些阴郁,继续问道:“那些人在干什么?”

    男子说道:“他们都有些沉默了,昨晚都没有歌舞。”

    “歌舞?”

    篾儿干冷冷的道:“哈烈需要的是战士,而女人只会让战士软了骨头!”

    男子尴尬的退后一步。这个话题却不是他能掺和的。

    篾儿干喝了茶,起身走出起居的宫殿,看着远方的朝阳说道:“哈烈正如这太阳一般的生机勃勃,肉迷也算不得什么。我们会强大起来。至于明人……他们鞭长莫及,只能看着我们不断强大而无可奈何。”

    阳光普照,照在了宫殿上,看着多了几分辉煌。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