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37章 父母最不会害你
    汉王府的练武场上,土豆在飞驰的马背上举枪瞄准。

    “嘭!”

    不用看,土豆知道必定是没中靶。

    他在马背上装弹,再次回来时,朱高炽的儿子们都在起哄,说是只要能打中,中午就拼着被朱高煦打个半死,也要带着他去秦楼的三楼。

    土豆和他们也混熟了,就下马来,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说道:“火枪要打准,首先就要少晃动,最好是停着打,殿下让我一边打马一边瞄准,行不通啊!”

    朱瞻坪说道:“父王说了,是让你练马术,在马背上打不中没事,等稳住了就能打的更准。”

    这个逻辑让土豆有些懵。

    难道先难后易就能提高准头吗?

    “土豆!土豆!”

    这时外面一阵叫喊,接着朱高煦大步进来,满脸喜色的道:“你爹回来了。”

    土豆一怔,然后欢喜的问道:“殿下,家父可是回家了吗?”

    朱高煦骂道:“本王好吃好喝的招待你,还盯着你操练,就从没见给过笑脸!”

    土豆赶紧拱手道谢:“多谢殿下这段时日的照看,小子感激不尽。”

    朱高煦面色稍霁,说道:“方醒此刻应当是到家了,你也回去吧。”

    土豆忍住欢喜拱手告辞,可才将开口,又有人来了。

    “殿下,兴和伯求见。”

    朱高煦不禁大笑道:“他这是担心本王把土豆给操练的没人形了?哈哈哈哈!”

    土豆却有些尴尬了,不知道是该迎出去,还是在此等候。

    他瞥了朱高煦一眼,却看到的都是欢喜。

    “瞻坪去迎一迎。”

    这个待遇算是最高档次的了,换做是旁人来,顶多是管家,或是常建勋这等人去迎接。

    等方醒来了之后,土豆见他面色黝黑,满身尘土,却第一眼就找到了自己,眼中的关切之色一闪而过。

    “见过父亲,父亲为国征伐辛苦。”

    这是在外面,所以土豆遵循礼节,尊重下跪。

    方醒冲着朱高煦拱手道:“多谢殿下护着犬子,回头方某摆一桌,咱们好酒管够!”

    朱高煦见他虽然神态有些疲惫,身体却不错,就说道:“泰西人此次之后会如何?”

    方醒说道:“他们会暂时蛰伏,会担心大明的报复,不过让他们提心吊胆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我见陛下和朝中的大臣们都很高兴。”

    朱高煦不屑的道:“本王的意思就是聚集了水师,带着大军上路,直接杀向泰西,杀它个人头滚滚他们才知道敬畏大明。你们就是酸臭,还担心什么补给不易,直接在那边补给不行?”

    方醒知道这位是求战心切,只得解释道:“那边情况复杂,孤军远征,一旦出些岔子,顷刻就是全军覆没的危险。大明水师依旧能纵横四海,所以现在先封锁住他们,等待大明壮大之后再行处置。”

    朱高煦摆手道:“都是胆小!去吧去吧,回头本王去喝酒!”

    方醒笑着告退,带着土豆一路出了王府。

    辛老七等人见土豆跟着方醒出来,就拱手道:“见过大少爷。”

    土豆拱手道:“你等辛苦了。”

    方醒这时才仔细的打量着他,问道:“身上的伤可好了吗?”

    土豆曾经坠马,好在有人看着,所以没出大事。

    土豆跟着他上马,说道:“爹,早就好了。”

    方醒点点头,说道:“回家!”

    一行人到了城门处,就见外面一辆马车停着。

    “老爷,是家里的马车。”

    方醒也看到了,就驱马过去,正当他伸手去掀帘子时,里面的人也恰好在做同样的动作。

    帘子被掀开,里面坐着粉雕玉琢的无忧。

    那双大眼睛里全是意外,然后迅速被惊喜给占据了。

    “爹!”

    无忧习惯性的伸出双手,方醒也笑呵呵的俯身伸手,把她从马车里抱到了马背上。

    “好闺女!哈哈哈哈!”

    方醒把无忧放在身前,喊道:“回家,爹给你带了好些好东西。”

    一路到了方家庄,那些庄户得了消息都迎出来了,方醒笑着拱拱手,然后到了主宅前和妻妾见面。

    进了内院后,方醒先去洗澡,无忧还念念不舍的道:“爹,你快些出来,好给我说说海上的事。”

    方醒应了,才去了浴室。

    等洗澡出来后,方醒和妻妾孩子坐在一起烤火,然后说着自己这一路的事。

    “…那些泰西人极为凶悍,野性十足,他们正处在一个要……怎么说呢,要奋发图强的前期吧,若非是大明崛起,在海上保持着强势,他们迟早会把战船开到大明的边缘,窥探咱们的家园,等着时机打进来。”

    “打!”

    他抱着最小的欢欢在说话,可欢欢却不安生,然后伸手去打他。

    方醒抓住欢欢的手,继续说道:“他们的聪明人也不少,所以也会不断进步,大明也要如此才是。”

    无忧坐在他的身边,以手托腮在听着,见他开始逗弄欢欢,就失望的道:“爹,没了?”

    方醒笑道:“海外大多还在蛮荒,就是野兽多,那些使者这次也进贡了不少,哪日你跟着你娘进宫,就去请了皇后带你们去看看。”

    稍后就是午饭,方醒喝了几杯酒,一路的疲惫就涌了上来,但他还是叫了土豆去庄上散步。

    白雪皑皑的田地里,几个孩子在远处打闹,一条黄狗跟在后面,不时低头嗅嗅地面。

    土豆跟在方醒的身边,心中有些忐忑。他担心方醒会问自己去秦楼的事。

    方醒侧身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也就比为父低半头,以后定能反超,知道是为何吗?”

    这些方醒以前都教过,土豆说道:“父亲,是合理的膳食和科学的锻炼。”

    “嗯。”

    方醒满意的道:“你倒是记得牢。”

    这些都是方家的‘秘籍’,不过现在都放了出去,通过见明报这些渠道传到了大明各处。

    “男孩子会一直长身体,大多到十七八岁到二十岁,在此期间要养成良好的习惯,不偏食,不熬夜,不……”

    庄上的路都被清扫干净了,走在上面硬邦邦的。边上的白雪覆盖着天地,偶尔能看到几排小巧的动物脚印一直远去。

    土豆脸红了,方醒见状就说道:“少年好奇这是常事,不好奇为父就要担心了。实际上……”

    方醒在南方就想着怎么给儿子进行这方面的教育,方案想了许多,觉得信心满满。

    可父子俩现在面对面时,他却有些说不出口。

    “人……人许多时候和动物差不多,男女之间的互相吸引这便是天意,老天爷定下的规矩。”

    方醒觉得还是要借助一下老天爷才好,他缓缓说道:“老天爷原先的意思是让人类繁衍后代,而这一切都得以身体停止生长了为标准,你明白吗?”

    土豆低头道:“父亲,汉王殿下说过少年伤肾。”

    方醒愕然,然后心中感激,说道:“是的,这话没错。你看过史书,那些帝王荒淫无道,早早的就和女人有了关系,到了后面大多身体差,早早的就去了,就是这个道理。”

    他渐渐的说顺了,就很自然的道:“等你十八了,要么就自己喜欢了谁,然后我和你娘会帮你看看那姑娘好不好。要么就是我和你娘帮你定下来……”

    “爹,您当时不是说最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吗?”

    土豆想起了青楼的那个女人,然后有些惆怅。

    方醒板着脸道:“以前为父也觉得该自己找媳妇,可后来才知道,父母最不会害你,他们的眼光比你厉害十倍百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