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25章 屎尿齐流
    郭候已经站不稳了,两个军士正在架着他。

    等小台子完工后,郭候不停的吸着气,面色煞白。

    一个穿着黑衣的大汉过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个年轻人,而年轻人的手中提着一个木箱子。

    “见过伯爷。”

    大汉躬身见礼,方醒问道:“手艺如何?”

    大汉抬头道:“伯爷反心,小的每日都在卖牛羊肉的地方削肉片干活,敢称得上是薄如蝉翼。”

    方醒满意的道:“很好,那今日你就伺候这位士绅吧。”

    大家现在都猜到了方醒的打算,而方醒特地说士绅,更是让人惊悚。

    “啊!”

    人群中有人惨叫一声,方醒看了一眼,说道:“本伯来前,陛下说那些乱臣贼子祸害南方百姓太久了,让本伯拿到那等罪大恶极的,就当地处置了,好给百姓出口气,也让那些心中不满,准备跟着这些人前赴后继的人看看……”

    “这便是逆贼的下场!”

    方醒大喝一声之后,两个军士就架着郭候往台上去。

    “他要挺住啊!别让人看低了我们。”

    一个士绅在自己同伴的中间难过的道:“今日我等名声扫地,若是郭候再做些软弱之态,那时我等口舌无敌的名声可就坐实了。”

    另一人说道:“郭候自知必死,这一路都很硬气,再说人终究有一死,看淡了怕什么?”

    “就是,看淡了,看透了,别说是千刀万剐,下油锅咱们都不怕。”

    “好,郭候虽然残忍暴虐,可好歹能展现一番我辈的豪气,咱们拭目以待吧。”

    “兴和伯,那人要是挺住了可就麻烦了。”

    王贺觉得对付郭候这等畜生,最好的办法就是任由百姓砸死他,或是打死他。

    方醒摇摇头,说道:“自古艰难唯一死,能勘破的有几人,至少那郭候看不透。”

    王贺不懂,不过他扪心自问了一下,然后说道:“咱家觉得自己是怕的,别说是剐刑,砍头咱家估摸着就要降了,所以以后可不能让咱家去打前锋,要是被俘了咋办?咱家怕是熬不过用刑啊!”

    方醒听着他的嘀咕觉得好笑,就说道:“那时候已经由不得你了,一股子气上来,什么都不怕了。”

    这时被一路拉到台上的郭候见到了那根木柱子,他突然发狂了,哭喊着,挣扎着。

    “伯爷饶命,小的有罪,只求饶过一命,小的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伯爷……”

    方醒只是冷笑,想着以后那些刚开始还能喊什么好汉,在路过街上时器宇轩昂,等到了地方之后,都成了一团烂泥,屎尿齐留,丑态百出。

    “他拉屎了!”

    台子周围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个孩子坐在自家老爹的脖颈上指着台上喊道。

    “哦!是个胆小鬼!还装什么不怕死!”

    屎尿从裤腿下面流淌下来,郭候被绑在了了木柱子上,他喊道:“小的有罪,只求一刀两断,伯爷,小的只求一刀两断!”

    方醒皱眉看着那边,王贺以为他是觉得郭候鼓噪,就说道:“要不让人堵住他的嘴?”

    方醒摇摇头,说道:“让那些带着孩子的回去。那些孩子看了这个,晚上会不会做噩梦?就说会失魂,有孩子的都赶回去。”

    “伯爷饶命,陛下万岁,陛下万岁,那朱允就是个废材,是伪帝……”

    台上的郭候已经语无伦次了,那大汉已经打开了箱子,里面的各种工具看了让人魂飞魄散。

    “都回去,伯爷有令,孩子不许看这些,免得失魂,都赶紧回去。”

    方醒见那些衙役和军士在驱赶有孩子的人,就回身上马,临走前交代道:“让人把安乡县的伤亡和损失告诉大家,那些被凌辱的女人,那些被裹挟的百姓,这便是那些大明的根基做的好事。”

    他驱马走了,李秀才敢发牢骚:“兴和伯这是要让百姓以为士绅都是如郭候一般吗?”

    曲胜已经被方醒刚才一连串的声东击西的手段给弄的有些发蒙,不,是有些害怕。

    他觉得方醒下手太狠,想一巴掌拍死那些反对革新的士绅,而且还利用了殉国的霍严。

    这是枭雄手段啊!

    他心中微惊,说道:“清理出来的田地有些多,沾染此事的官吏也不少。人人都把优待寒门当做了优待读书人,陛下占理,兴和伯占理,可不占理的士绅却在造反,你让百姓听谁的?”

    李秀此刻也想到了方醒的手段,于是再也不肯说这个话题。

    而刘观却赞道:“李大人此言甚是,都想着挖大明的墙角,等哪日城墙被挖塌了,那就是灭亡之祸,咱们做臣子的不可不察,不可不警醒啊!”

    ……

    看热闹的不少,等第二天下午郭候挨了最后一刀咽气之后,外面又多了传言,说是以后的农税会渐渐降低。

    “大明现在不缺粮,收那么多粮食去做什么?难道放在仓库里喂老鼠?那还要一路运输和储藏的耗费嘞!所以这话绝对是真的。”

    一个大汉在城门里侃侃而谈,边上一个年轻人也赞同道:“到时候朝中还得要稳住粮价,所以若是减税,大家手头上的粮食就多了,然后可以卖些去换钱,自家该扯布就扯布,该打酒就打酒,这好日子啊!它可是不远了!”

    有人说道:“错了错了,见明报上面说过,粮食要是多的吃不完,也可以多养些家畜,到时候自家吃肉,也能换钱,两全其美嘞!”

    那些围拢过来的百姓都纷纷点头,有人说道:“那以后农户的日子还比咱们的好过了。”

    “你若是能下地干活,那也可以去种地嘛。”

    “现在都不鼓励开荒了,而且不许往水边种地,到哪找田地去?再说我也买不起,也不愿移民。”

    “那你还嘀咕什么?叶公好龙。”

    黄俭在边上听着这些话,面沉如水。

    他是来打听消息的,可却被堵在了这里。听着这些形同于赞美皇帝和方醒的话,黄俭恨不能扑过去撕破这些人的嘴和那些让人恶心的笑容。

    他最近夜不能寐,整个人看着发黑,刚才那个胖子青皮都取笑他,说他眉心上面发黑,怕是最近要倒霉,别乱出门。

    人只要一心虚,那胆气就小了,然后草木皆兵,疑神疑鬼。

    黄俭现在就是这个心态。

    他在想着那个胖子的话,然后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等到了汪家之后,他径直推开阻拦的仆役,冲进了汪元喝茶的地方。

    汪元正在泡茶,动作缓慢。

    脚步声惊动了他,他抬头看了一眼黄俭,淡淡的道:“滚出去!”

    黄俭冷笑道:“方醒剐了郭候,他要是派人去查文方当年和谁亲密,老师,你说文方谋逆的事会不会压在你的头上?”

    “这等威胁只是笑话,滚!”

    汪元不想搭理他,可却看到家仆站在门外,看着黄俭的背在吃惊,就问道:“是什么?”

    那家仆骇然道:“老爷,是一张纸,上面有字。”

    “什么字?”

    黄俭回身问道,后背恰好让汪元看到了。

    “地老鼠,往哪跑……”

    汪元面色大变,把茶壶丢掉,起身问道:“谁弄的?”

    黄俭还不知道自己的背上有纸条,他几次转身,最后干脆脱了外袍,终于见到了那张纸。

    “地老鼠……”

    他拿着纸,呆呆的问道:“谁贴的?”

    汪元过来接过这张纸,看了一下笔迹说道:“老夫看过方醒的笔迹,不是他,错了,不可能是他,你招惹了谁?”

    黄俨呆滞的看着汪元,突然喊道:“这是给你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