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24章 痛打落水狗
    林群安缓步过去,当先的百户官拿出一个木匣子,两人配合把血衣装了进去。

    百户官用布把木匣子包好系在胸前,然后冲着走来的方醒拱手道:“伯爷,小的这便去了。”

    方醒拱手道:“这一路要护着霍大人的衣冠,哪怕丢了性命也不能损坏。到了京城直接呈送陛下。”

    百户官身体一个挺直,大声道:“人在衣在!”

    “好!马上出发!”

    方醒的长篇奏章已经给了他们,于是众人瞩目之下,这队骑兵打马而去。

    “居然不把郭候解送京城?”

    人群窃窃私语,但郭候却面如白纸。

    他在看着方醒,看着这位传闻中手段残忍的佞臣。

    方醒缓步走过去,郭候不禁往后退,直至被两名军士挡住。

    “你……你想干什么?”

    郭候先前慷慨激昂,此刻面对着方醒那冰冷的双眸却怕了。

    方醒近前,皱眉道:“为何要驱赶野狗啃噬霍大人?”

    郭候眨巴着眼睛,恐惧渐渐增生。

    他板着脸,努力想给自己增加些气势,说道:“那狗官往日多有冒犯老夫之处,老夫造反,至少一半是为了他,官逼民反,不得不反啊!”

    “一半是霍大人,一半是本伯,不,是陛下,你眼中的昏君,可对?”

    方醒哪会做无用功,既然霍严的衣冠去了北平,他此刻顶着太阳问话,不过是要彻底打掉那些人的气焰而已。

    郭候毫不犹豫的点头了,他觉得自己很有勇气,将来必定会在史书上留名。

    “老夫会青史留名,而你等将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这时李秀来了,他满头大汗的下马说道:“兴和伯,已经准备好了。”

    方醒点点头,“那就在这吧,马上架起来!”

    李秀应了,回身叫人。

    郭候停止腰说道:“来吧,有什么手段就来吧,老夫若是眨个眼就……”

    “就什么?”

    方醒冷冷的问道,然后目光在周围寻索,最后指着一个带着孩子的老汉说道:“请那位老人家来。”

    有人过去低声说了,那老汉有些慌,然后王贺过去说道;“你且来,只要实话实说,稍后咱家……这是你的孙儿吧,看着灵气足啊!”

    王贺跟着方醒好歹也学会了些招数,通过夸赞老汉的孙儿成功的化解了他的顾虑和紧张。

    “见过伯爷。”

    近前后老汉就想跪,方醒一把扶着他,说道:“当年文皇帝和当今陛下去民间都没让人跪,方某算什么?哪有这等资格,快站直了。”

    边上的人一听就觉得舒坦,只是老汉有些惶恐的道:“您可是伯爷,小的见了那些大老爷都要磕头的,不然……”

    方醒扶着他,对那个有些怕的孩子笑了笑,看了边上的那些官员一眼,说道:“您这般年纪还给他们磕头,他们可有那命受?也不怕被天打五雷轰?”

    老汉不敢说,方醒看着那些官员说道:“想要别人跪,那就回家让自家妻儿跪给你们看,满足你们那等想做人上人的龌龊心思!”

    那些官员都有些尴尬,觉得方醒这人真的是个愣头青,都潜规则了还要去撞一下,怪不得满天下的官员都恨他。

    方醒一手扶着老汉,看着大家说道:“别说方某故作姿态,这下跪也有说法,天地君亲师,可如今一个小吏就能折辱百姓,就能作威作福,这样的大明,它的百姓会是什么样的?”

    那老汉被方醒扶着不敢挣扎,但心中惶恐,浑身都颤抖起来。

    “现在还好,等哪日见官就跪,那些百姓都成了唯唯诺诺的性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要有粮吃,就恨不能缩在家里,那是什么?豕!”

    没人敢驳斥,但许多目光中都带着不满。

    当官做老爷,这是那些读书人的梦想,兴许好些的还想着忠君报国,但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前方跪着治下的百姓时,心中怎么想的?

    牧民!

    牧猪吧!

    方醒问那孩子:“可去社学了吗?”

    孩子低头不敢说话,老汉纳闷的道:“伯爷,社学……社学的先生病了,没人了。”

    方醒无奈的道:“大明开国至今,每代帝王都在兴学,当今陛下登基之后也多番拨下钱粮到各地,只求社学能再次兴旺。可社学兴旺了吗?”

    兴旺个屁!

    社学的钱粮被上下其手贪污了大半,后来被杀多了,那些官吏不敢明着贪,可暗地里刮油是免不了的。

    至于社学,也就是个招牌,花点钱粮雇个先生,然后招些童子,每日之乎者也,这便是政绩了。

    而普及教育就是目前的国策,至少朱瞻基和方醒都认为这是国策。

    但目前看来不容乐观,反而是科学在民间的势头不错,几乎是自发的在野蛮成长着。

    李秀有些尴尬的道:“兴和伯,社学的报酬低,不好找先生啊!”

    方醒哦了一声,看着那些读书人说道:“为何不好找?天下的读书人七八成都在家坐吃等死,为何不好找先生?”

    这话刻薄恶毒,有人就忍不住说道:“兴和伯,我等在家读书!”

    “读懂了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吗?然后手无缚鸡之力,于民生半点不通,读了什么?狗屎!”

    方醒勃然大怒:“清理了田亩你们说没活路,可教书育人算不算活路?为何不愿去做?谁来告诉本伯,为何不愿去做!?”

    人群寂静,这便是强者的碾压,从地位和名气上的碾压。

    百姓们自然会思索其中的细节,和读书人相比,他们当然更愿意相信弄出了土豆和科学的方醒。

    那么这些读书人真是在混吃等死?

    可他们是文曲星啊!

    然后科学就渐渐的冒头了。

    而读书人们却忍不得这等指控,有人就壮胆喊道:“我辈效命君王,只等一朝中试就能为君分忧……”

    方醒指着郭候问道:“如他一般的为君分忧吗?还是每日蝇营狗苟,只想着去收取投献。”

    “可咱们是大明的根基!”

    有人嘀咕道,却底气不足。

    百姓那边也有人喊道:“科学也能教孩子!还聪明,不傻了!”

    “对啊!我家那大儿子学了科学,懂了许多东西,上次有大老爷来村里说挖渠,我那儿子就看了看那图纸,然后写写画画的,就说多挖了。那大老爷还不信,就呵斥他,等那渠修好之后,果真是和我儿子说的一般多挖了一小半……”

    一个中年男子幸福的说着自己儿子的骄人过往,周围不少人都在艳羡,也有人渐渐开始说着科学的好处。

    一时间郭候已经被遗忘在一边,大家都忘情的说着。

    “这便是他的最终目标啊!”

    汪元和几个老儒站在一起,低声的感慨着。

    “那人深谋远虑,一个霍严的死就变成了科学的好处,这借风使舵的本事无人能及!”

    “斗不过他!”

    一个老儒摇头道:“他有武力,而且那科学老夫也看了,虽说是杂学,可好歹也有些可取之处。”

    “他才三十余岁就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十年后呢?我辈何人能当?”

    汪元的眼中全是懊恼,他在痛恨自己当年下错了注。那文方太过肆意,最终把张茂也一起拉下了深渊。

    若是只下注张茂该多好啊!

    他看向举手让大家安静的方醒,说道:“这人文武双全,战功赫赫,此次若是压下士绅的反抗,只怕再也无人能制他了。”

    沮丧的情绪笼罩住了他们,有老儒叹息道:“若是早知道他是这等人,当年就该发动南方的士绅官员一起动手,好歹把他赶下去,至少要让陛下厌恶了他。”

    那边的方醒在说话了,他大声的道:“田地赋税是大明的,什么时候变成是士绅的了?”

    汪元听到这话觉得粗鲁,可却只能苦笑道:“这话糙,可却直指要害,那些赋税确实是朝中的……”

    气氛渐渐的起来了,而随着一群匠人的赶到,这里马上就热闹了起来。

    那些匠人带来了不少材料,很快就临时搭起了一个台子。

    这就是行刑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