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16章 我要大势
    “畜生!”

    那商人在哽咽,“霍大人爱民如子,在下在安乡县行商,从没小吏和青皮袭扰要好处,有人敢伸手,只消报上去,霍大人就会收拾他们。这等好官,为何……为何遭难……”

    “那些该杀的畜生,王掌柜,是谁在谋逆?后面怎样了?”

    和平的环境下总是会让人的感情多了一些脆弱,若是在乱世,一个县令的殉国最多是让人唏嘘一下,然后一切照旧。

    可现在神仙居里已经是群情激昂了,大家都恨不能赶到安乡县去,把那些逆贼撕成粉碎。

    那商人揉揉眼睛,说道:“那是安乡最有钱的一家人,叫做郭候,他中过举,家中的田地不知道有多少,他们说……郭家的田地遍及周边几县,庄户都有几千人……至于以后,在下在他们砸霍大人时就趁机找了个相熟的贼人偷跑了出来,不然现在弄不好还被扣在县城里。”

    “他家哪来那么多地?那霍大人不管吗?”

    能有那么多土地,不消说,多半是投献。

    商人苦笑道:“管过,举报过,可上面压根不管,还说霍大人多管闲事,这是当年从县衙里传出的话,说霍大人气哭了……”

    一番话之后,一个官员的形象就栩栩如生,大家都在想着,然后有人问道:“兴和伯怎么说?”

    “兴和伯……”

    这里可是兴和伯小妾的酒楼,有人看了一眼掌柜莫源兴,却见他也是一脸的怒色。

    “兴和伯肯定会弄死那些逆贼!”

    莫源兴听到有这等爱护商人的好官殉国了,气得不行。

    “莫掌柜,要不你去问问伯爷?”

    有人在怂恿莫源兴去问方醒,而莫源兴也一时热血上头的应了。

    可等一出门他就后悔了。

    莫愁是方醒的小妾,他莫源兴明着是莫愁的堂兄,暗里却是一个被雇佣的掌柜,哪有见方醒的资格?

    他走出了小巷,却见到一群相熟的商人气势汹汹的往左边去,就追上去问了。

    “那霍大人是个好官,那些逆贼该死,我等要去兴和伯那里请愿,莫掌柜,一起吧。”

    “好!”

    永远都不要低估商人的力量,当他们决定要做什么事时,能迸发出让人和国家胆战心惊、瞠目结舌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有正有反,关键就要看引导和压制。

    当为商人说话的霍严殉国的消息传遍了金陵城后,那些商人开始了行动。

    他们没有去找六部和府衙,商人的直觉告诉他们,能管这事的就是方醒。

    于是方醒的驻地外渐渐被商人们围住了。

    当人越来越多时,人群渐渐静默,却比先前交头接耳时更让人感到震撼。

    沉默比喋喋不休更能让人感受到力量。

    这是不少人都领悟到的力量。

    已经有人进去报信了,剩下两个军士在盯着这些商人,双方静静地等待着。

    没多久,一个小吏出来了。

    他看了这些商人一眼,说道:“伯爷说了,此事已经交代下去了,大军随后进剿。”

    这是常规处置,小吏说完就准备进去,可才转身,身后就有人怒吼道:“剐了郭候!”

    “剐了郭候!千刀万剐!”

    小吏回身看了一眼,然后急匆匆的进去了。

    “剐了郭候!”

    不用他进去禀告,方醒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呼喊。

    他正在和薛禄商议事情,听到喊声后就说道:“阳武侯以为这是民心还是私心?”

    薛禄的脸上长了几小块斑纹,那种斑纹在那些老年人的脸上、手臂上多见。

    薛禄并不避讳这个,说道:“公私参半,大部分还是惋惜。”

    他知道方醒对商人的态度,所以说道:“兴和伯,这势头是好是坏还未可知,可商人干涉国事,终究不美。”

    对于商人,如薛禄等人的看法就是夜壶,用得着你的时候就给点脸面,用不着的时候就扔出去。

    如果不是方醒在,按照薛禄的秉性,多半是要叫人把这些商人打出去。

    方醒沉吟了一下,说道:“阳武侯,此事要配合着清理田亩来看。”

    他有些厌恶自己的凉薄,把忠臣的热血当做了工具。

    可薛禄却是被点醒了,微笑道:“懂了,利用霍严殉国之事鼓噪起来,打压士绅。”

    方醒微微颔首,心中有些恍惚,起身道:“那方某就去处置一番,阳武侯,还请盯着南方各处。”

    薛禄起身拱手道:“本候知道。”

    南方的清理首在军队的震慑,而安乡县县城失陷,这对军方来说就是耻辱。

    耻辱自然要用鲜血来洗刷,而商人们的鼓噪,却是方醒需要的。

    我要大势!

    方醒在想着从古至今的变革,却没想到有哪次变革能和现在相比。

    “这是从文皇帝时就开始的变革,我们从来都不急。”

    跟在他身后的一群人都在听着,不知道他是在给大家打气,还是给自己鼓劲。

    “历数史上有数的革新,大多都是急吼吼的,都想用威权和武力一下就把反对意见压下去。”

    “可这并不可取,很危险!”

    一路上跟来了不少军士,他们将要在外面维持秩序,并防备刺杀。

    “我们要势!”

    方醒从未如此的渴望这些革新能得到百姓的支持,只要百姓支持,他就敢把那些士绅压五十年不得躁动。

    五十年之后,科学昌明,还有儒家什么事?

    可从这次清理来看,那些把自家的田地投献给士绅的百姓都不满意,甚至在背后发誓诅咒,而对象从大明这个国家到皇帝朱瞻基,再到方醒,无所不及。

    这也是势!

    怎么去逆转这个势,方醒依旧没辙。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没有这个物质基础,谈什么势,在这个时代压根就不可能!

    一路到了大门外,外面已经聚集了少说三百多人。

    “伯爷,大部是商人,剩下的有看热闹的,有探听消息的。”

    身后有人禀告,方醒却不会管这些。

    他要的只是势!

    那些商人以往压根不敢直视他,可今日却让他体会了一番万众瞩目的感觉。

    “霍大人名垂青史,对此本伯毫不怀疑!”

    方醒给了霍严一个很高的评价,于是气氛略微缓和了些。

    这些商人实际上不是来为霍严讨公道,他们是在为自己代言。

    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方醒:谁对我们好,我们就对谁好。

    方醒品味到了这股味道,却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商人,特别是豪商,压根就没几个好的。

    人有钱到了一个地步,他自然不会满足于现状,物质他们不缺,缺的只是权利。

    所以方醒一直在警惕着商人对权利的侵蚀,为此不惜干掉了一批,这才警示了那些自以为钱多就能干涉政事的豪商。

    “郭候以前不过是个小康之家的读书人,等中了举就摇身一变,侵蚀周围的田地,为一方富豪,号称耕读世家。”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