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13章 清君侧
    “若是早些通个消息,也不会发生这等惨事,哎!”

    “是啊!”

    这些人在说的是一件惨事:金陵府有家士绅听闻要清查田亩,而他自家收了不少投献的土地,有人吓唬他,说肯定会被举家流放到遍地野人的海外去。

    那人不知道傻还是胆子小,竟然当晚就一把火烧了自家的宅子,一家子都被烧死在了里面。

    “惨啊!”

    一阵唏嘘之后,只有几人没掺和,其中就有曹瑾和汪元。

    汪元没有得到打伞的待遇,却安之若素的在喝酒,神态自然。

    而曹瑾却是立场在动摇,上次方醒帮了他,而且是不讲回报的帮了他,不然曹安现在也只能在家里发呆,这辈子能否找到个好职位都说不定。

    不,是不可能!

    曹瑾想起了那段时间自己去求人得到的结果,不禁冷哼了一声,让身侧站着的曹安有些不安。

    曹安是担心自家老父跟着邱帧他们闹腾,到时候得罪了方醒,曹家可扛不住方醒的怒火。

    人就是这样,几年前的曹安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当真是春风得意,面对方醒用入室弟子的招揽不屑一顾。

    可不过是几年后,他就成了四处碰壁的愣头青,若非方醒帮忙,他至今还在家里蹲。

    这就是成长,而催化剂就是挫折!

    曹瑾面色渐渐安静,曹安心中一定,见那几个士绅依旧在说着那件事,就说道:“清者自清,既然做下了,那便认了,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何必去举家自焚…”

    “黄口小儿,你懂什么?老夫……”

    一个老儒本想呵斥曹安,却被方醒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一下,顿时就说不下去了。

    曹安却备受鼓舞,就继续说道:“按照朝中的规矩,自家有投献的,主动交出来,以往的出息都不算,只收了土地。若是不肯而被查出来,不反抗,也就是收取三年的出息,哪家缺了这点钱粮?不过是觉得委屈罢了……”

    方醒心中叹息着,然后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何委屈?”

    曹安朗声道:“从洪武年后期开始,投献就开始露出了苗头,等靖难之役后,趁着混乱,不少人都收了投献,然后慢慢的就开始了蔓延……”

    方醒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到了现在,士绅收取投献的田地,大家都认为是理所当然,朝中想要收回去,谁会愿意?到手的好处,有几人愿意交出来的?”

    曹安长身而立,声音清朗,当真是翩翩少年。

    “再说士绅总以国为己任,如今被收了田地,难免认为自家满腔热血反而被刻薄……”

    后面的话他不敢再说了,不过方醒已经很满意的点头道:“正是这个理。”

    他看着这些士绅道:“说过许多次了,陛下说过,朝中说过,本伯也说过,这投献是违律的,偏生你等就以为这是应该的,读书人嘛,联手起来为自家弄点好处,哪代帝王不应允?”

    他的话渐渐刻薄起来:“不应允的帝王,多半是昏君,赞同的多半是佞臣,一句话,你们说的才是真理,别人就算是说眼前是马,你等也能呵斥为牛!”

    城下正好进来几个骑士,他们牵着马进了城,问了人之后,就仰头看向城头,然后当先一人上来了。

    “小的奉命拜见伯爷,有紧急军情。”

    这人已经被搜过身了,方醒见那些士绅惊讶,有人在隐住笑意,就接过文书看了看。

    “绍兴府开始清理之日就有人造反,那些人进了山……”

    一阵出气声传来,方醒仿佛没听见,淡淡的道:“绍兴知府毕昀亲自带队去镇压,想来逆贼长不了。”

    毕昀?

    在场的人想起那个小老头,大多都恨的牙痒痒。

    那人对儒家子弟从未有什么好脸色,绍兴一府之地本该文教兴盛,却遇到了这个不愿劝学的父母官,也是倒了血霉。

    被这事一搅,原先的话题就再也提不起来了。

    方醒只是喝酒,不时有人上来找他,众人见他三两下就处置了那些文武皆有的政事,不禁心中暗自佩服。

    最后终于有人忍不得了,起身拱手道:“兴和伯,敢问此事可否有法外开恩的余地?”

    嗯?

    方醒皱眉看着这人,这人却昂然道:“那些人多是措手不及,再说南方士绅遍地,若是全数打倒……兴和伯,朝中可是这般想的吗?”

    这是威胁,方醒笑了一下,然后端坐着问道:“你自觉有资格来威胁本伯吗?还是说你们已经在暗中勾结接,准备……谋逆?!”

    这人躬身道:“在下不敢,只是近日见人心惶惶,就为那些人问一问。”

    这话很是得体,几个老儒甚至都在抚须微笑,怡然自得。

    “呯!”

    抚须的手一紧,然后下巴一疼,胡须就落在了手中。

    那老儒愕然看着地下的玻璃渣,再抬头看看面沉如水的方醒,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滚!”

    方醒指着城下喝道:“腐儒安敢论国事?滚!”

    那人一脸的愕然,正准备驳斥,一个军士上前,单手就提着他的后领,喝道:“再说话就掌嘴!”

    那人果真是说了,“南方是大明的根基,兴和伯,你行不义之举,迟早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啪!”

    那军士乃是黑刺的人,黑刺行事从来不许打折扣,规矩在那里。他也不去问方醒,直接一巴掌就把这人扇肿了半边脸,然后骂骂咧咧的别着他的手臂往城下去。

    “伯爷,此人是赵普,金陵人士,按理他今日没资格来这里,应当是跟着来的。”

    身后有人在低声介绍情况,是费石。

    方醒微笑道:“这可是个名人啊!”

    费石凑趣道:“伯爷英明,那不就是话本里宋太祖的丞相吗?!”

    这话配合赵普刚才的言行有些阴毒,不过却正合方醒的意。

    赵普被别着往下走,方醒不会惩罚他,所以军士也只是驱逐罢了。

    快到台阶边上时,赵普猛地一挣扎,那军士单手别着他,只听那关节处咔嚓一声,竟然就被他挣脱了。

    赵普一挣脱了控制,就吊着左手冲了过去。

    他的脸上全是悲愤之色,喊道:“杀逆贼!清君侧!”

    卧槽!

    这话一出,所有士绅都齐齐起身,包括邱帧在内都是一脸吃了大便的模样。

    方醒也是有些吃惊,看着跌跌撞撞冲过来的赵普说道:“留活口!”

    他身后的费石已经满脸狰狞的要出手了,听到这话,就心中一喜,知道方醒的家丁不准备动手。

    他疾步过去,那赵普见他来的凶狠,就伸出能动的右臂去抓他的脸,若是被抓住,说不得就要破相了。

    费石闪避了一下,赵普用力过猛,身体就往前栽倒,费石顺手擒住了他完好的右手,倒是得了个便宜。

    “逆贼,你不得好死!”

    赵普被逼着跪在方醒的身前,破口大骂。

    费石目视方醒,想请示是否堵了他的嘴。

    方醒见赵普一脸慷慨就义的气势,就有些好奇的说道:“清君侧……为何不说昏君呢?或是直接改朝换代。”

    赵普冷笑道:“我辈忠心耿耿,岂是你这等小人所能污蔑的!”

    “住口!”

    那曹安竟然断喝了一声,然后呵斥道:“你赵普忠心耿耿的怕是那些人吧,你等抱成一团,有好处一起分润,有难处一起应对,如今这群人都遭难了,你赵普就开始上蹿下跳,敢问你的忠心是给了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