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06章 被人识破的借口
    夏季的金陵让人发狂,热的发狂!

    烈日灼烧着大地,在这种时候,一般人看外面都是眯着眼,看向地面更是几乎要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这种气温下连百姓都不乐意出门,在家里乘凉才是正经。

    可就在这个午后,金陵府衙里急匆匆的出来一群人。

    不,是一群人马。

    才出来,穿戴整齐的李秀就觉得自己的身上在发烫。

    他抬头看了一眼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暗叹一声倒霉,然后被人扶着上马,喊道:“赶紧,都去码头!”

    一群人也只有李秀和几个官员骑马,其他人都是步行,一路小跑跟着。

    于谦也有马,他跟在李秀的身后,想起了刚才传来方醒即将到达金陵的消息后,李秀哭丧着脸的模样,不禁心中一振。

    没跑出多远,左边就来了一群人马,及近一看,却是兵部尚书彭元叔。

    这一路不断的会和着其他人马,等看到码头时,身后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大军出征,气势非凡。

    码头上的货船已经被安排往上游去暂避,边上有个大棚子,李秀邀请几位尚书过去乘凉。

    “今日也邪性,竟然没风!”

    进了棚子之后,有人抱怨着,有人附和着。

    没有风的情况下,棚子里实际上也不凉快,而且闷热。

    李秀已经汗流浃背了,他看了一眼棚子里的人,惊讶的问道:“刘大人和阳武侯没来?”

    瞬间棚子里就变得沉闷起来,所有人都在担心自己的未来。

    刘观已经到金陵一段时间了,手下的御史到处乱跑,寻访各地官员的情况,让整个南方官场人人自危。

    而薛禄则是来接替李隆的。

    自从上次和方醒怼了一次之后,李隆就上了奏章请罪。按理这种事朱瞻基顶多是申饬一番就算了,可最后却是派来了薛禄。

    薛禄是谁?

    这位老将几乎就是皇室最信任的将领之一,所以近几年被留在京城坐镇。

    他年事已高,按照大家的说法,也该是请病归家,颐养天年的岁数了,可依旧被派来了金陵。

    有他在,包括宋琥之流都服服帖帖的,没谁敢和这位老侯爷叫板。

    可是他们都不来迎接方醒,这个就有意思了。

    薛禄不来接还能说是老资格,可刘观是什么意思?

    而且这是凯旋归来的将士啊!

    就在棚子里的人心思各异时,前方来了两骑。

    战马和人都是汗流浃背,近前后,有骑士喊道:“诸位大人,兴和伯就在前方。”

    是船队,蠢货!

    李秀放弃了呵斥骑士的打算,因为他看到其中一个骑士已经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面色惨白。

    噗通!那个骑士终于落马了,有人跑过去看了看,回头说道:“是中了暑气。”

    可现场却没郎中,幸而码头这边有解暑药,有人给那骑士喂了。

    “来了!”

    前方已经看到了船帆,一群官员顶着太阳走出棚子迎了过去。

    一艘艘战船临时充当了运兵船,甲板上站满了手持火枪的军士。

    “聚宝山卫也来了……”

    欢迎的人群中有人用惊讶的语气说了这句话。

    船队开始靠岸,方醒第一个登岸,洪保和傅显却不见踪影。

    一番寒暄后,方醒说道:“此次方某来金陵,主要是水师的船只在大战时多有损伤,一路北上力有未逮,所以顺便在金陵修整一番,还请诸位大人多多体谅。”

    李秀作为地主,马上就应承了下来,在他想来,聚宝山卫不过是几千人,也就是些许粮草罢了。

    户部尚书曲胜也说没问题。

    “今年北平那边说可以减半运送粮食北上,本官倒是担忧谷贱伤农,兴和伯只管取用,到时候北平户部自然会和本官结算。”

    曲胜的话引来一阵笑声,兵部尚书彭元叔笑道:“曲大人这是厚此薄彼啊!上月说是给几个卫所加些去暑的耗费,你都顾左右而言他……今日何其大方啊!”

    回过头他对方醒拱手道:“兴和伯,本官和曲大人之间,隔几个月总得要闹一场,却不是说你。”

    辛老七牵来了战马,方醒拉住缰绳说道:“这个确实是该给,越是操练的辛苦的卫所就越该给,不过以后操练都该定下来,什么季节怎么操练,怎么监督操练是否作假,这些一一弄清楚之后,军中是该增加些钱粮了。”

    说完他就上马,然后众人纷纷跟随,只是心中却有些犯嘀咕。

    历朝历代军费都是个大项,本朝太祖高皇帝参考了以前的兵制,然后弄出来一个有些古怪的军户屯田制度,然后军费居然无需户部拨付,一时喜翻了那位皇帝。

    可从那之后,军户屯田制度渐渐的就废弛了,然后户部又开始接过了这个烂摊子,缺啥补啥。

    听方醒的意思,以后的军队操练要严查,军费要宽松,这个……

    取消军户籍贯就不得了了,居然还想改善那些丘八的待遇?

    一行人怀着不同的心思回到了城中,天气太热,方醒顺应人心的婉拒了接风的好意,只说征战疲惫,需要好好休息。

    然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金陵城就渐渐了沉寂了下去。

    ……

    方醒那厮又来了!

    若论南方士绅最恨的是谁,以前大抵是太祖高皇帝,而现在却是方醒!

    对于南方来说,方醒就是扫把星,更是杀戮的代名词。

    先前就有消息传出来,方醒一行在金陵修整,等待船只修补完毕,然后再行北上。

    可有些人却觉得此事不对。

    “老师,金陵还有船,那些船运送一万人都不是事,可他方醒却偏偏要在金陵歇息,这里面会不会有问题?”

    “不知。”

    汪元在专心的泡茶,头也不抬一下。

    室内有三个冰盆,可案几上却在烧着小炉子,冷热交织之下,黄俭一身的汗。

    他已经无法安静,甚至无法保持冷静。

    他在喘息着,目光渐渐赤红。

    “安静。”

    汪元终于抬头了,却是一脸陶醉的端着茶杯在嗅着茶香。

    室内安静了下来,汪元缓缓的喝了一口茶,却听到了噗的一声。

    他皱着眉看向一脸狠色的黄俭,说道:“矢气……斯文扫地!”

    黄俭突然笑了起来,笑声爽朗。

    汪元放下茶杯看着他,目光冷清。

    “老师,我知道你为何要嫉恨方醒。”

    汪元哦了一声,没接话。

    黄俭冷笑道:“当年你四处下注,特别是文方和张茂,他们能整日游手好闲还得了个南方名士的名头,老师你出力不小。”

    汪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老鼠也比你强百倍!”

    黄俭起身走到了冰盆的边上,蹲下后,把双手覆盖在冰上,舒坦的说道:“张茂和文方怎么进了当时的东宫我不知道,不过却知道他们都是反当今陛下的。”

    “那时候当今陛下和仁皇帝父子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好,老师,你们都想把他颠覆下去,对吗?”

    黄俭得意的看着汪元:“换个太子多好啊!后面上来的那位新太子肯定会对你们感激零涕,至少报酬是要有的,说不得几个高官的位置就留下来了……”

    汪元冷冷的看着他,问道:“你究竟想说些什么?”

    黄俭起身道:“老师,我想说,你们都想弄掉当时的太孙、后来的太子,而把方醒弄下去对此好处多多!”

    “你科举不利,两个儿子也是愚钝,可孙子里面却有个能读书的,老师,您就是想把这些全都堆积在那个孙子的身上,所有的名望,所有的人情……让他一飞冲天……对吗?”

    汪元的眼中闪过利芒,然后淡淡的道:“你不去衙门里做个捕快倒是可惜了。”

    黄俭得意的道:“知道我是怎么发现这些的吗?”

    他指着后面说道:“我花钱请了一个鸡鸣狗盗之徒去了你的书房,找到了几封书信……然后我一一抄录下来,再让他连夜送回去……老师,您以为您当时烧那些书信我不知道?可我抄录是在你动手之前……”

    室内寂静,渐渐死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