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89章 伟大的胜利
    “投降怎么说?”

    方醒找来通译只是为了这个,只是他却忘记了大明人现场学外国话的窘迫。

    “******”

    “******”

    于是到处都传来了走调的劝降外国话。

    多克就亲眼看到一艘明军老式战船靠近了一艘泰西战船,几个明军在劝降,而那些泰西人却听不懂,于是就产生了误会,顷刻间双方就开始激战。

    但更多的泰西人不管是否听懂了,面对明军的逼迫,都无师自通的放下风帆。

    方醒的坐舟一路跟着追击的船队,在前方遇到了林正的船队。

    林正带着人跪在甲板上请罪,声音虽然大,可这边却听不清。

    方醒大致猜到了他的意思,就说道:“叫他留下收尾。”

    追击船队鼓帆而进,林正起来看着,心驰神往的道:“伯爷果真厉害,竟然连夜全速赶来,否则我部……”

    柳溥挣扎着起来,身上的血痂大片的掉落。

    他若有所思的道:“这就是国战吗?”

    林正说道:“小侯爷当年跟随文皇帝打过哈烈人,那也是国战啊!”

    柳溥点点头,“那是陆战,打的惨烈,最后文皇帝亲自冲阵才击溃了敌军的意志。”

    他看看狼藉一片的战场,说道:“不过海上也差不多,不胜则死。”

    这支小船队损失很大,所以林正哪怕再想杀敌报仇,也只能忍下。

    “去收拢那些敌船!”

    ……

    三个使者在海风中摇晃着,仿佛失去了重量。

    陈默站在边上,他的嘴巴已经许久都合不拢了。

    几百艘船只,现在在前方的只剩下了三十多艘而已。

    宝船已经完全跟不上全力追击的战船,只能在后面跟着打扫战场。

    虽然身后没了庞大的宝船,可那些战船却更让人害怕。

    “我们败了!我们败了!”

    法兰克将领一直在说着丧气的话,可史密斯却无暇去管他。

    他在看着追兵,在计算着双方的航速。

    “我们的船最快,等他们解决掉落后的战船后,我们早就跑了。而且离天黑也不久了,他们必然不敢一直追下去。”

    史密斯冷静的分析着这一切,然后看着侧面那艘战船冷笑道:“他跑的最快!”

    侧面就是里斯本将领的船,他最先发现明军的主力来援,然后撤了回来。逃跑他也是第一个。

    “轰轰轰!”

    前方传来轰鸣声,一艘战船没有被击中,可依旧开始减速了,然后渐渐的停了下来,眼力好的能看到那些泰西军士已经跪在了甲板上。

    这艘船随即就被控制住了,史密斯叹息一声,回身喊道:“我们要再快一些,至少在黑夜来临之前,我们必须要摆脱他们。”

    ……

    一个泰西军官被带上了宝船,他单膝跪在方醒的身前,只求一命。

    方醒招手叫来三个使者,说道:“你们对这场战争怎么看?”

    多克麻木的道:“你们胜利了,仅此而已,难道还要我为大明赞颂吗?那很抱歉,我做不到。”

    方醒不置可否的看向阿贝尔。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如果我能归国,那么做出出海决策的那些家伙就要倒霉了,不,他们是奸臣,就该被绞死!”

    阿贝尔的软弱并未让方醒高兴,他最后看向了亨利。

    亨利诚恳的道:“是的,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我说的是出海到这边来的决定,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总是想着要更多的东西,却不知道这个世界需要尊重大明的意见。阁下,毫无疑问,大明让人赞叹。”

    他率先躬身,然后阿贝尔和多克跟上。

    “都很聪明。”

    方醒笑着说道:“大明对于这个世界并不贪婪,所以他们才能一路无阻的来到了大明的海疆边缘。”

    这是在为这场大战定下基调,连洪保等人都在仔细倾听,而王贺更是老习惯,弄出小本子和炭笔开始记录。

    “他们主动发起了攻击,大明水师……林正不错,果敢迎击,击溃优势敌人,随后追击……”

    傅显心中叹息,知道林正拖住敌人的功劳大概是不会被记录在这次大战的详细信息里。

    洪保却惊叹于方醒对于国家之间交涉的轻车熟路,以及冠冕堂皇。

    方醒继续说道:“泰西联军背信弃义,围剿林正船队,幸而本伯率军巡查至此……”

    他在看着三国使者,等通译们翻译过去后,三个使者的面色都没变,方醒才继续说道:“我军势弱,然诸将士久慕皇恩,心怀保卫大明海疆之念,浴血奋战,击溃联军,臣方醒率部追击……”

    这是报捷文书……

    洪保等人不知道方醒为何要把准备的报捷文书说给泰西人听,却看到那三人都是面色苍白,心中渐渐有了明悟。

    这是在告诉泰西人,大明从上到下,对护卫大明海疆的决心坚不可摧!

    进而在警告他们,这次大明能以弱胜强,那么等到下次……

    “…然上天有好生之德,臣牢记陛下宣慰四海之念,依照旨意放归使者,只望彼此和平……”

    那个被带上来的泰西军官已经傻眼了。

    才将大战啊!这就要和平了?

    而且他本以为这三个倒霉蛋大抵是要在大明被囚禁一辈子了。

    居然放了他们?

    而且他居然注意到了放归,而不是送。

    死里逃生啊!

    巨大的欢喜让他不禁身体一软,就瘫坐在甲板上。

    这个主动给自己加戏的举动让方醒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等各自归去之前,本伯在此有话相告。”

    三个使者都在狂喜着,连亨利都遮掩不住。

    方醒淡淡的道:“回去后告诉你们的国王或是什么人,告诉他们,不,是问问他们,是要和平……还是战争!”

    方醒单手握住刀柄,侧身对着三国使者。

    斜阳映照在他身上的盔甲上,熠熠生辉。

    这是大明的世界!

    他的眼神轻蔑,不,是俾睨。

    亨利第一个说话,很诚恳:“里斯本不要战争,阁下,我见到了大明的博大,我深知这样的大明只能交好,请相信我,里斯本不愿,也不会做大明的对手。”

    多克强笑道:“是的,金雀花应当和大明做朋友。”

    阿贝尔的表态更是夸张:“我们应当做盟友,法兰克愿意成为大明在泰西最坚定的盟友,牢不可催的盟友!”

    “这很好!”

    方醒微微颔首表示赞赏,然后面色微冷,“大明需要朋友,但从不畏惧敌人,不管敌人多强大,大明水师都有能力把敌人送进海底,让他们的海岸线成为废墟,从此远离大海……”

    这是一个威胁!

    若是旁人的威胁,他们多半是要当做放屁。

    可方醒对皇室的影响力在那里,知道一些这方面信息的三人都心中凛然。

    方醒最后说道:“回去吧,希望下次再见面时,我们不是敌人!”

    三人都躬身表示感谢,并再次表达了和平的想法。

    方醒的眼神冰冷,并没有送朋友的温和。

    几人准备坐吊篮下去,那个泰西军官第一个上去,在吊篮被放下去之前,他大着胆子问道:“阁下,您是谁?”

    这是个无礼的问题,方醒不准备回答他。

    王贺收好纸笔,嗬嗬的笑道:“这是大明兴和伯!”

    几个通译习惯性的翻译了过去。

    那军官骇然道:“是那个魔神……”

    方醒皱眉摆摆手,他一刻都不愿意再敷衍这些人。

    那军官失魂落魄的被放在下面的战船上,手下来问他,他也没说大家都能回家的好消息,只是喃喃的道:“是那个魔神,我们居然能死里逃生……”

    在归来的法兰克使团的嘴里,那个魔神杀人不眨眼,不,是以杀人为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