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9章 吏部门前的质问
    王振不喜欢袖手,总觉得这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干的事儿。

    他不怕冷,手心甚至有些潮湿,从不干燥。

    所以哪怕是最冷的天气,他依旧喜欢把双手敞在外面。

    他站在外面,看着角落发呆。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王振的眉间多了些不耐,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公公,小皇子又哭了。”

    这是一升,此处的小头目,最近王振颇得孙氏的信重,他也顺势向王振靠拢。

    这便是势啊!

    王振只觉得心中愉悦,就说道:“小皇子的哭声听着就大气磅礴,哭了才好啊!”

    一升嘿嘿的笑道:“公公的眼力好,小皇子当然是英明神武。”

    王振冷冷的道:“别拿这等话来试探咱家,小心把你自己给装进去。”

    一升尴尬的拱拱手,然后走过来和王振并肩,低声道:“娘娘刚知道了周典的事,说周典多事。”

    王振面无表情的道:“娘娘说多事,那周典必然就是多事。”

    一升身体不动,两个眼珠子却一起往右边转过去,斜着看了王振一眼,然后说道:“公公,这可是朝中第一次有人为娘娘发声,可喜可贺啊!”

    “喜个屁!”

    王振不屑的道:“那是在利用娘娘。”

    他侧身过去,用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一升说道:“周典本来是在等吏部主事之职,可他不甘心,吏部员外郎空缺了,明白吗?”

    一升恍然大悟:“他这是想利用陛下对娘娘的宠爱,在陛下那里投机呢?好啊!其心可诛!”

    王振微笑道:“娘娘听到就说周典多事,果真是贞静啊!”

    一升再次恍然大悟道:“是是是,娘娘贞静,安守本分。”

    ……

    张淑慧见到了胡善祥,两人说了最近的事,然后就看着端端带孩子。

    “弟弟不要跑,慢慢的走。”

    天气冷,胡善祥就令人在殿内铺上油纸,然后给玉米和端端折腾。

    玉米在慢慢的跑着,端端跟在他的身边劝着,不时还伸手抓住他后颈处的衣领。

    “公主像是个姐姐的模样了!”

    胡善祥欣慰的道:“是啊!有个姐姐带着,玉米都欢喜。”

    张淑慧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我家是两个小子先出来,拙夫又宠无忧,于是带着她在家里成了混世魔王,无人能制。”

    胡善祥笑道:“你家无忧聪慧,天真活泼,养的极好。”

    两人随后聊了些别的事,张淑慧就告辞了。

    等张淑慧前脚一走,一直在外面等着的一个宫女就进来禀告道:“娘娘,先前兴和伯夫人进宫前,被吏部……”

    ……

    张淑慧行走在宫中,却不见一丝不快,让那些得知了消息的太监宫女们也是暗自佩服。

    等一路出了宫之后,才有人告诉张淑慧。

    “土豆去找那个周典了?”

    张淑慧有一瞬的慌张,随即就稳住了,说道:“我们回去。”

    随车的邓嬷嬷问道:“夫人,要不去看看?”

    在她的眼中,土豆终究是太年轻了些,对上那些老官场,怕是招架不住。

    张淑慧安坐车中,说道:“夫君说过,不敲打不成器,不磋磨不成材,土豆平时在庄上很是严肃,有条有理,今日让他试试。”

    邓嬷嬷身手不凡,从宫中出来就在方家,几乎是看着土豆他们长大的,感情自然深厚。

    可身手再高的女人也难免瞻前顾后。

    “夫人,要不……”

    “夫君说过了,他不在的时候要多让土豆他们自己做主,不然家里的黄先生怎么没有随行?”

    ……

    吏部,看到大门后,周典的脚步放缓,因为他看到了土豆。

    人说老子英雄儿好汉,十三岁的土豆站在那里,个子竟然和那个守门的军士一般高。

    这不是方醒的种吧?

    周典恶毒的腹诽着,然后听到了那军士在热情的邀请土豆进边上的小屋里烤火。

    “多谢你了,我不冷。”

    土豆已经看到了走来的周典,哪怕不认识,可当四目相对时,无需询问,土豆就拱手问道:“可是周大人?”

    周典笑着拱手道:“小伯爷来找本官,这是为何?”

    那军士守门,早就得了消息,所以急忙闪到了边上,不敢掺和这种事。

    土豆的脸色瞬间冰冷,说道:“敢问周大人,家母进宫可是你拦截的?”

    周典在见到土豆时心中就有些猜测,此刻直面土豆的质问,他就微笑道:“是。”

    土豆再问道:“敢问周大人,说家母进宫见皇后娘娘是在走裙带的可也是你?”

    气氛陡然一紧,几个路过的吏部官员都止步,外面的几个官吏也驻足观望。

    “那是谁?”

    “兴和伯家的大公子。”

    “周典作死,以为兴和伯不在就能趁机浑水摸鱼,可这位大公子看着不错啊!”

    周典沉吟了一下,说道:“本官当时的措辞有些问题,不过后宫之人和外臣交往过密,本官认为不妥。”

    好!

    那几个官吏听了周典的话,不禁都暗自叫好。

    我拦住你娘的马车是有些不对,可我是急公好义啊!

    你娘和皇后娘娘交好,这是不是在走裙带关系?

    以后那些大臣家眷有样学样的话,这大明是不是要女人当家了?

    就算是女人不当家,可个个都想着枕头风,这像话吗?

    “这人在盯着吏部员外郎的职位呢!如今看他的机变,果真是有前途。”

    “咦!马苏出来了!好嘛!周典倒是忘了马苏可在这呢!这下可热闹了。”

    马苏从里面出来了,他面色平静,只是和土豆微微颔首,然后就站在边上,却不上去助阵。

    “咦!他居然不上去驳斥周典?”

    “他可是兴和伯的内弟子,就和大半个儿子差不离,居然躲了?”

    “这不是躲吧……”

    周典也看到了马苏,就拱手道:“马大人这是……”

    这话里有话,却是激将。

    你马苏是来助阵的吗?那就上吧。

    这人莫不是有些疯狂?

    马苏拱手,淡淡的道:“本官看。”

    简短的回答却表明了立场。

    我只是旁观,但后面说不准。

    马苏是方醒的大弟子,和当今皇帝有同窗之谊,走上仕途之后,方醒更是亲自安排他从底层做起,可见对他的期望之深。

    他在边上盯着,这便是给周典压力,你要是胡言乱语,少不得我马苏就会当场打脸。

    围观者们的眼神马上就变了,然后开始聚精会神,观摩着年后这难得的一次面对面的碰撞。

    土豆却置这些变化为无物,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炯炯有神,盯着周典说道:“方家和宫中的关系密切,这不是奇闻,外间尽有传言,大多为真。若是要走裙带,家父和陛下结识多年,何必家母去大费周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