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68章 鲜衣怒马小伯爷
    长刀在颈侧,林正的眼神冷漠,商人相信,只有自己敢说谎,必定会被一刀给剁了。

    他是想说谎,可明军已经把他们的船系在一艘宝船的后面,这分明就是不准备让他们离开了。

    他担心会被揭穿!

    所以他低头了。

    “大人,模模糊糊的看到过三艘船,但是没看清,我们在躲着他们。”

    这时候他很坦然:“这边有海盗,那些土人划着小船会来堵截我们,然后用毒箭……虽然他们很少成功,可终究是个威胁。”

    是的,他们害怕见到大明船队之外的船只,因为那多半是海盗。

    “这片海域是大明的,我们看到那三艘船的模样不对,也没敢靠过去,就赶紧躲了。”

    “多长时间了?”

    林正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商人说了,通译转换了一下单位说道:“到现在差不多两个多时辰了。”

    “大人!”

    副将说道:“算上来回,那就是四个时辰了,咱们再追的话,船队那边没消息啊!”

    林正在沉思着,少顷他说道:“派船回去报信,咱们继续追!”

    ……

    在海上过年不是一个好主意,至少没有什么军舰烧烤,更没有什么大餐。

    所以宣德三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当方醒念叨着春天时,土豆也在期待着春天。

    北平的春天会来的很晚。

    方家庄积雪依旧,张淑慧一大早就进宫去见皇后,方家就以土豆为尊。

    他没有去上课,而是在家里自习。

    整个书院就只有他有这个特权,无人置喙。

    方家庄很安静,现在庄上无事,庄户们都在家里闲着,也就是管管牲口和没去读书的孩子。

    闲时吃稀,忙时吃干,这个是传统,可现在的方家庄却没那么寒碜。

    几个老汉拿着油饼在白雪覆盖的田间游走,欢喜的感受着明岁丰收的好兆头。

    “家里的儿媳妇越发的不会当家了,大早上就弄油饼,哎!”

    一个老汉叹息着,可眉间全是嘚瑟。

    另一个老汉也笑眯眯的说道:“以前这时节哪有油饼?稀粥都得等中午才有,哎!这想起当年的日子,就觉得像是睡了一觉。”

    先前的老汉咽下嘴里的油饼,说道:“谁说不是呢!想想,如果不是老爷,咱们哪有这等好日子过?这大明的百姓也没好日子过啊!”

    “就是,老爷找来的土豆,没有土豆,咱现在吃饭还得数着做呢!”

    三个老汉说到方醒都是唏嘘不已,等看到一匹马冲进庄子时,不禁就怒了。

    “谁那么大胆?居然敢冲咱们方家庄!”

    等三人看到是家丁时,就有些慌了。

    方醒走后,方家就是张淑慧在主持着,土豆也帮衬着当半个家。

    而规矩历来都是在的,没有紧急事务的话,谁都不能在庄子里打马狂奔。

    “这是出什么事了?”

    ……

    “大少爷,夫人先前在皇城外被一个官员给拦住了,那人呵斥了夫人。”

    土豆正在看书,闻言他丢下手中的物理书,霍然起身,问道:“那人是谁?”

    方六说道:“是吏部的周典。”

    土豆面色冰冷的道:“马上召集人,跟我走!”

    土豆换了一身衣服,急匆匆的到了前院。

    黄钟已经在等候了。

    “吏部的周典,黄先生说说。”

    黄钟瞬间就调出了这人的信息,说道:“他才将去吏部,蹇义最近在调整吏部的人事,所以没安排他的事,不过他六品……少不得要给个实缺……大公子,可是他触怒了咱们家?”

    土豆说道:“他先前堵住了我娘,然后还说我娘走裙带,可笑!”

    黄钟见家丁已经牵马来了,就急促的说道:“此事怕是和宫中最近的气氛有关,那孙贵妃很是乖巧示弱,这时候有人说夫人和皇后勾结,那便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暗示皇后娘娘在找外援。”

    土豆拱手受教,说道:“不管他,可我娘受辱,我为人子却万万忍不得,还请黄先生看好家中,我这便去了。”

    黄钟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只是大公子,还请注意分寸。”

    土豆说道:“是,那孙贵妃此刻在蛰伏,我觉得周典可能就是想讨个好,走个裙带,所以只到他那儿就好。”

    “好!”

    土豆的应对再无差错,黄钟心中欣慰,然后等土豆走后,就叫人去告诉小白,只说无事。

    稍后消息也传给了书院里的解缙。

    “那是作死!”

    ……

    土豆很少有这等鲜衣怒马的时刻,不,是从未有过。

    所以他一路骑马进城后,那些人见他面色冷峻,都不禁在猜测着。

    一路到了六部的外面,守门的军士不认识土豆,见他虽然年纪小,就以为是哪位大臣家的公子哥,不懂事来这边转悠,就喝道:“上衙时辰,不许打探!”

    土豆下马拱手道:“学生方翰,来寻周典周大人!”

    “方翰?”

    问话的军士一怔,随即京城的‘英雄榜’就在脑海中闪现,然后他看了那几个家丁一眼,就确定了土豆的身份。

    “小伯爷请进。”

    所谓的英雄榜,大抵就是京城厉害人家的情况,而土豆作为方醒的长子,自然是里面的一员。

    现在的六部早已不是以前戒备森严的模样,土豆一路来到了吏部大门前,报上名号,只说求见周典。

    吏部里,还没安排具体职务的周典正在屋檐下和人说话。

    正六品,在吏部有主事一职可以接手,可周典没去接任,这里面的道道可就多了。

    所以他有闲聊的兴致,陪同的人也不少。

    周典四十许人,看着颇为精干,口齿清晰灵活。

    “…谁能频繁进宫?太后娘娘的亲人都不行,可有人偏偏就得意忘形,隔三差五就进宫献殷勤,啧啧!这裙带……牢不可破啊!”

    周典在外面拦住张淑慧的马车,然后正义凛然的呵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六部。

    周围的人都在堆笑着。

    在这里的都是聪明人,最近宫中孙氏几乎是销声匿迹的表现,让人不禁大为赞赏。

    不过赞赏归赞赏,如周典这般去试探的官员再也没有第二人。

    方醒是走了,可英国公张辅还在啊!你欺负他妹子,张辅要是发飙的话,当朝打破你的头也没人能敢说什么吧。

    可周典也没错吧!

    今日虽然他呵斥了张淑慧,但却没用脏字,而且颇为隐晦。

    这些年来,朝中不是没人去喷过方醒,可也没见方醒去报复谁吧。

    周典矜持的道:“你等要多看史书,多看才会知道,宫闱之中交接外人的害处有多大……”

    这话过了啊!

    周围的人马上转移视线,有人甚至开始移动脚步,拉开距离。

    周典心中懊恼,觉得自己过火了些,就笑道:“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我辈为国效力……”

    见他转口,气氛就轻松了些,有人就说了最近的趣事,渐渐的活络起来。

    这时一个小吏抱着一堆册子进来,他身体后仰,气喘吁吁的道:“周大人,外面有人找。”

    周典正在揣摩着后续的发展,闻言就问道:“谁?”

    小吏抱着册子本就艰难,见无人来帮忙就有些郁闷,可那些都是上官,他只得憋气道:“不知道,小的没问。”

    他这个样子走路都艰难,怎么问?

    周典的眼中闪过厌恶之色,然后对左右笑道:“本官去去就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