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56章 圣旨到
    “远山公为何不等等方某?”

    曹瑾只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段朽木,再无生机。

    曹安觉得自己的前路茫茫,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光亮。

    父子俩的身体齐齐微颤,曹瑾眨巴着眼睛,老泪飞快的积蓄滑落。

    曹安不敢相信的呆立原地,他看到那些人的眼中多了尴尬和意外。

    是的,就是意外。

    他侧身看到了老父眼中那浑浊的泪水,以及感动。

    然后他们缓缓转身。

    冬季来临,金陵的气候就是湿寒,刺骨的湿寒。

    方醒只是微微一笑,却宛如春风拂面。

    曹安不知所措,曹瑾却只是发呆。

    方醒走过来,从另一边扶住了曹瑾,笑道:“如今大明不缺马,远山公可要换吗?那方某这里倒是有多的。”

    曹瑾只是拍拍方醒的手背,而曹安则是被巨大的欢喜给弄的几乎窒息。

    方醒把曹瑾送到马车上,微笑着站在侧面。

    曹瑾拱手,眼中似乎有些水气。

    “多谢兴和伯相送,回家!”

    车夫是管家兼职,他轻轻拍拍牛屁股,通人性的老牛哞的一声,缓缓拉动牛车。

    曹安有些失望,频频的回头看着。

    “看什么?”

    曹瑾居然在微笑,曹安回过头来见了也惊讶,欢喜之余,就问道:“父亲,兴和伯不肯出手吗?”

    曹瑾看了他一眼,有些失望的道:“你还是差了许多阅历,吃亏少了,人情世故没沾染,哎!是为父一直在护着你,罢了,以后你且多支应门楣,为父便在家休养。”

    曹安觉得憋闷,可却不敢再问。

    牛车行了一段之后,赶车的管家叹道:“少爷,老爷这是为你好啊!”

    曹安只是沉默,管家说道:“那兴和伯乃是杀神转世,能给老爷的面子,那是尊老。当年兴和伯还了人情,那就是说不想和咱们家交往,老爷今日来也是勉强……”

    曹安终于忍不住抱怨道:“可他并未伸手帮忙。”

    “少爷!”

    管家忍不住想呵斥曹安,曹瑾却先行一步。

    “你啊……兴和伯先前只是送到了门内,后来他出来,扶着为父上了牛车,这是什么意思?”

    曹安不是笨蛋,只是心态失衡罢了。

    他想了想,“父亲,难道兴和伯是做给外人看的?”

    “你说呢?”

    “那……国子监的人知道了之后,必然不敢赖掉上次的人情……”

    “你说呢?”

    ……

    北方的消息一直在不断传来,今日是某权贵被抄家,明日是某个异想天开的士绅举家造反,消息不断。

    “…那士绅有三百余亩地是投献,按理是不多,可他不知在想什么,居然卷着那些庄户和亲戚一起造反,还自立国号叫做什么……宋,结果被隔壁村子的人知道了,那村子的几个村老一合计,就叫了村子里的精壮去了一趟……”

    此事目前已经成了大明的笑话。

    只是一个村子的精壮就轻易的扑灭了所谓的造反,被扑灭时,那士绅才册封了皇后和贵妃,龙袍都只绣了开头。

    “…那村子得了许多好处,还被免了赋税五年,听说外村的女人都抢着嫁过去……”

    费石在说着八卦,这和他的秉性不符,方醒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事暂时放下,回头自然会算你们的功劳。”

    费石一听就欢喜的道:“伯爷,那下官以后还盯着?”

    “当然。”

    方醒说道:“做事要看全局,比如说沈阳,他就知道不和东厂争一时之长短,等四五年之后,格局自然就出来了。”

    这是方醒的提点,费石马上束手而立,仔细听着。

    “想做官很正常,这没什么羞愧的。可做官首要是什么?就是格局。”

    费石帮了方醒不少忙,于公于私方醒都该给些好处。

    升官方醒是不管的,免得破坏了沈阳在锦衣卫里面的布局。那么就给些经验和忠告,算是缘分一场。

    “做事,不管公事私事,首要就是看当前的格局,要契合当前的格局,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

    “比如说现在的金陵是什么格局?”

    方醒问道,算是考教。

    费石低头想了想,说道:“目前金陵是要稳,在北方稳固之前,金陵,乃至于南方不能乱,任何苗头都要压下去,否则南方一乱,北方马上就会响应,天下也就乱了。”

    中规中矩,但是方醒并未听到特别出彩的地方。

    他有些失望,于是难免神色微动。

    费石马上就接着说道:“伯爷,您来了这段时日,清理军中和士绅亲密的将领,这是在未雨绸缪,以后若是要清理南方,这便是助力。”

    他看了方醒一眼,却看不出喜怒。

    “去吧,本伯走了之后,你要盯好金陵和男方,有事及时报给京城。”

    费石心中一惊,只觉得肩上猛地一沉,就大胆的问道:“伯爷,可是要出海了?”

    方醒说道:“再不走就只能等年后了,所以最迟半个月之内,船队必须要出海。”

    ……

    三天之后,一队骑兵带来了圣旨。

    而在驿馆里,多克等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当陈默出现时,三人几乎是冲到了他的身边,气急败坏的问着出发的时间。

    “稍后出发。”

    陈默板着脸道:“本来今年是不准备出海了,可你们一直说要回家,为此陛下动用了水师,靡费很大!靡费很大啊!就只是为了送你们回家!”

    “可以回家了?”

    三人对视一眼,心中的喜悦在升腾着。

    亨利的反应最快,就问道:“大明是要派出大船队吗?”

    多克和阿贝尔齐齐止住了欢喜,心中忐忑。

    陈默得意的道:“没错,陛下担心这一路有海盗侵袭,就责令兴和伯率船队出海,把你等送回泰西。”

    “他?居然是他?!”

    三人的心都凉了半截,多克更是失态的问道:“为什么是他?他不是陆上的将领吗?”

    在旁人的眼中,此刻的陈默就像是一个纨绔,更像是一个恶霸,得意洋洋。

    “兴和伯水陆都行,你们可有这样的名将吗?”

    他不知道自己得意的模样很招人恨,“要买什么东西都赶紧,不过有些东西却不许接触,随行的人会告诉你们,希望大家照办,否则本官会很难做。”

    他斜睨着三人说道:“本官难做,想来你们也不好做。别想着自己立功什么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三人已经被这个消息搅乱了心绪,就胡乱的糊弄走了他。

    “明人想干什么?”

    “那个伯爵亲自出海,而且是大船队,他们想干什么?”

    “明人的战船太厉害了,如果有三十艘那种战船过去,海峡就会易主,多克,难道你们的船队能挡住他们的进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