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41章 一锅端
    两侧包抄过来的船之间拉开了大网,大网上面有工坊特地供给的铁丝。

    铁丝尖锐,能防止水下的人割开大网。

    “有人来了,是骑兵,老爷,是骑兵!”

    左边的岸边上远处有火头,马蹄声渐渐传来。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关处珪的家眷在惶然,六神无主。

    “关处珪!”

    战船缓缓逼近,有人在船头喊了一声。

    关处珪站在船头上,浑身僵直。惶然道:“是不是误会了?是不是弄错了?去问问!去问问!”

    两边的水面上突然多了泡沫,接着有鲜血飘了上来,在灯火的照耀下,看着竟然是黑色的。

    泡沫越来越多,右边的水面突然钻出一个人来。

    他的水性极好,双脚踩水竟然可以露出腰部。

    他高举双手喊道:“小的愿降……咳咳咳!小的愿降!”

    “本官傅显,落帆!”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关处珪的身体一震,绝望的道:“是傅显,他们一直在这边等着,守株待兔啊!”

    他的心腹目露凶光,环顾左右,喝道:“稳住,慌什么,他们封锁不住海面,咱们能冲出去!”

    关处珪如同捞到了救命的稻草,挥舞着双手喊道:“冲出去,都别想着活命,咱们能冲出去!”

    “置之死地而后生!”

    “破釜沉舟!”

    许多鼓舞士气的词句开始被喊出来,然后那些船夫竟然在拼命的操舟,不但没落帆,船速还加快了,冲着两艘船的中间而去。

    “轰轰轰轰轰!”

    前方的大船侧舷突然喷出火光,货船上有人绝望的喊道:“老爷,是战船,我们出不去了!”

    他们原先寄希望于那些船上只有弓箭和火蒺藜之类的武器,火炮一开火,顿时再无侥幸。

    关处珪的身体摇晃一下,然后看看左右,喊道:“往右边靠岸!马上靠岸!”

    是啊!靠岸之后离金陵城不近,到时候随便找座山一钻,哪怕是做野人也好啊!

    于是货船在这些资深船员的操作下,在水面上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朝着右边靠岸。

    一个船员在转弯完成后就侧身看了一眼左边,然后欢喜的道:“老爷,官兵没追!”

    关处珪回头看了看,果然是没追。

    那些战船都直直的驶去,然后两侧开始转向。

    这是要兜住他们的意思!

    关处珪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了,等船一靠岸,他甚至都顾不上家人,跟着家丁就往黑暗中跑。

    “老爷!”

    “夫君!夫君!”

    “爹!”

    身后一串喊声让关处珪恨得牙痒,这不是暴露行藏嘛!

    他在奔跑中骂道:“闭嘴……”

    “轰!”

    “轰!”

    他刚喊完,前方突然猛地多了几个大火堆。

    火焰轰然而起,这是浇了油。

    当年关处珪就干过这种事,只是他生火的目的却不是照明,而是处死私藏东西的手下。

    他跌跌撞撞的止住了脚步,然后眯眼看向前方,就看到了方醒。

    “轰轰轰!”

    火光突然朝着两边延伸,一个个火堆猛地窜起火焰。

    这是为了堵住我吗?

    关处珪大抵是想破罐子破摔,他缓缓走过去,边走边笑着。

    笑声渐渐响亮,他喘息着,然后说道:“兴和伯,为了堵住关某,用得着那么大的阵仗吗?”

    方醒缓缓走出来,辛老七跟着身边。

    那些军士举枪,从两边缓缓逼近。

    “弃刀跪地!否则格杀勿论!”

    阵列逼了过去,方醒也走到了关处珪的身前。

    “关处珪?”

    关处珪的眼中有利芒闪过,但在看到方醒身边的辛老七后迅速熄灭。

    辛老七上次在山东的杀戮让知道的人为之震惊,哪怕是曾经经常出海的关处珪也不敢妄动。

    “正是关某!”

    关处珪甩了一下散乱的头发,颇为洒脱的应道。

    方醒比他高,目光越过他的头顶看向前方,说道:“不只是为了堵你,更是为了堵住你的同伙。”

    关处珪的身体一震,缓缓回身看去。

    入海口那里依旧是灯火一片,而且那些灯火在移动,隐隐有厉喝声传来。

    “谁?”

    关处珪再次回头,迎接他的是一耳光。

    方醒一巴掌抽翻了关处珪,然后吩咐道:“逼过去,仔细搜索,务必要拿住陈金。”

    “陈金……”

    关处珪尖叫道:“伯爷,就是陈金的手尾,小的只是从犯,只是从犯啊!”

    方醒低头看着他,森然道:“不抓住陈金,你肯定会一直憋着,以为能逃过那最大的罪名……关处珪,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天明!”

    出海口处一阵繁杂,甚至还有火枪齐射的声音。

    稍后辛老七跑了回来,禀告道:“老爷,陈金带着人上岸负隅顽抗,打死三人。”

    “抓到陈金了吗?”

    岸边多了火光,渐渐的往这边来了。

    “抓到了,这人胖的都跑不动,居然还能在军中做指挥佥事,也不知道是谁的关系,居然能躲过几次清理。”

    辛老七对军中的感情很深,所以提到这等事也有些不满。

    “伯爷在这里,把陈金带过来。”

    火光烈烈中,傅显最先现身。

    “见过兴和伯。”

    “大晚上的让你们折腾了一番,辛苦了。”

    两人见礼,傅显回身招手,两个军士就拖着一个胖子到了方醒的身前。

    “跪下!”

    其实不用踢打,这胖子就已经站不稳了。

    他努力抬头看着方醒,这种姿势下,依旧能看到几重下巴。

    “陈金?”

    方醒用长刀的刀尖挑住了胖子的下巴,看着汗水流淌在刀身上,把火光反射的更加的明亮。

    胖子喘息着,努力的抬头道:“伯爷,下官正是陈金,这是为何?这是为何?”

    方醒微微转动刀身,锋利处在他的下巴那里刮了一下,然后问道:“当年军械失窃的案子可是你做的?”

    陈金的身体在颤抖,笑容在僵硬,然后目光闪烁着,“伯爷,下官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军械失窃的案子?下官想想……那是十多年前了吧?”

    “对,你的记性很好,值得表扬!”

    方醒微笑着,陈金也跟着在笑,看着很憨厚,近乎于憨傻。

    “伯爷,陈金的船上也有不少军械,只是人少些,就十余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