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34章 人之初,利益驱动人心
    方醒抓了三十余人,大家以为这事也就这样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人隔了半个月,居然再次悍然出手。

    杨田田看着越发的成熟了,方醒看着走来的他有些恍惚。

    “我怎么看到些官威?”

    杨田田近前行礼,方醒问道:“如今你的日子如何?”

    “很好,县尊多有信重,下面的小吏也听话。”

    方醒是真的有些恍惚,他想起了当年的杨田田,那个农夫,淳朴的农夫。

    而眼前这个留着短须的男子虽然看似在欢喜的微笑,可那威严竟然有些刻入骨髓的自然,就像是从前世便是做官的。

    杨田田见方醒有些神思恍惚,不禁有些紧张,然后以前的淳朴露了一线,随即消散。

    方醒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上次你们县令袁杰想举荐你,被本伯压了下去,你可有怨言?”

    杨田田急忙躬身说没有,已经心满意足了云云。

    可方醒却在他低头的一瞬看到了失落,巨大的失落。

    于是方醒的心就落了下去。

    “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一是上次因为你的缘故,本伯扳倒了县丞张迈,让袁杰逃过一劫。”

    方醒渐渐的冷漠起来:“袁杰自然是攀不到本伯这里,于是就通过给你升官来向本伯示好……”

    杨田田为官也有几年了,这些话里的含义怎会不明白,他毫不犹豫的跪下道:“是小的贪婪了。小的自从任职吏目以来,就喜欢上了那种手下有人,可以随意指使的滋味……”

    方醒背身过去,问道:“还记得你当年给本伯写的那封信的内容吗?”

    杨田田抬头想了想,就念了出来。

    方醒一直在听着,听着他从结结巴巴到流利,从生硬到有了感情。

    “……小民多艰,小吏如虎,上官麻木,勋戚得意,士绅逍遥……大明把担子压在了百姓的头上,却放纵了官吏、权贵和士绅……”

    杨田田停住了,他懂了方醒的意思。

    “是,小的忘却了当年的愿望,只想着升官……”

    方醒幽幽的道:“若都是这般,你哪来见本伯的机会?”

    杨田田躬身道:“小的不敢辩驳,只恳请伯爷冷眼看着,看小的以后如何。”

    他转身走了,等他消失在门外后,辛老七说道:“老爷,他没回头。”

    方醒转过身来,苦笑道:“人性本贪,我却过于苛求了。”

    辛老七随口道:“老爷,他本就是借了您的势。”

    “可我却不想在身边聚集一群官员啊!”

    方醒不想开这个先河,那样的大明不是他想看到的。

    可他更担心的是身不由己,当利益把大家都捆绑在一起时,由不得他不坐在那个‘盟主’的宝座上,然后带着那些人奋力向上。

    “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方醒打个寒颤,问道:“查到了多少?”

    辛老七说道:“到昨日回报为止,三百余人,有事的百姓两百多人。”

    方醒笑了笑,说道:“叫人来。”

    没多久,费石和李敬都来了,林群安也来了。

    随后来了一个让方醒都意想不到的人。

    “勤斋公?”

    方醒想了想,才想起那位连朱瞻基都要笑脸相陪的老儒。

    “请他待茶,等着。”

    方醒只是随意的吩咐着,费石尴尬的建议道:“伯爷,勤斋公在南方……颇为德高望重。”

    “这是国事,德高望重和国事有关系吗?”

    方醒皱眉看了在边上笑吟吟的李敬一眼,说道:“准备收网。”

    李敬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毛,就干笑道:“兴和伯,三百余人,怕是要整个聚宝山卫全部出击才能保证抓住那些人呐!”

    “只拿那一百余士绅。”

    呃……

    李敬的嘴角抽搐着,“兴和伯,那是……火上浇油啊!”

    金陵城中的气氛本就随着方醒的到来够紧张了,等他拿了三十余人之后,城中不少人都在盯着,只等他的后手。

    当这个后手出现后,城中的那些人会怎么想?

    方醒再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教本伯如何做事吗?”

    “咱家不敢。”

    李敬起身,束手而立。

    方醒看了林群安一眼,说道:“锦衣卫和东厂只是带路,动手还是要咱们的人,至于有负隅顽抗的……”

    林群安杀气腾腾的道:“那便是叛逆!”

    ……

    邱帧越发的老态龙钟了,一张嘴说话,就能看到嘴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三四颗牙齿。

    “兴和伯,你每次一到金陵,南方就会震荡不安,就会流血……”

    “何至于此?”

    方醒把茶杯推过去些,然后看着邱帧那双浑浊的眼睛,微笑道:“勤斋公,北方已经在清理了。”

    “是。”

    邱帧杵着拐杖,轻轻的敲打着地面,喘息了一下,说道:“北方贫困苦寒,而南方才是大明的根基,没了南方,赋税从何而来?”

    一阵风吹进来,竟然有些冷。

    院子里开始有了落叶。

    邱帧看着那些落叶,眼中多了垂暮的哀伤。

    “可老夫知道,既然动了北方,南方就没有幸免的道理,否则北方就会闹起来,哎!这是何苦来哉!何苦来哉!”

    方醒一怔,有些意外于邱帧的敏锐。

    “勤斋公倒是比那些一心想着侥幸的士绅们明白多了。”

    邱帧多大的年纪了,这等夸赞根本就不入他的眼。他突然起身,然后拱手问道:“敢问兴和伯,多久?”

    方醒沉默,这是国事,也是机密,就算是张辅来问他也只有沉默以对。

    “老夫懂了。”

    邱帧落寞而去,方醒并未相送。

    “老爷,咱们这次来就带了聚宝山卫,这不是动手的意思,他为何还问?”

    辛老七觉得邱帧有些倚老卖老,不值得尊重。

    方醒把玩着茶杯,说道:“他这等人一般不肯出来卖老脸,两次出来,背后肯定都有利益的驱使,南方和大明有隔阂啊!”

    他冷笑道:“而清理田亩,振奋科学,这些都是在和那些隔阂争斗,不消除隔阂,大明就无法腾飞!”

    他想起了后来神州陆沉,遍地腥膻的前夜。当君王殉国,京城失陷的消息传到南方后,南方……

    “他们会狂欢!欢欣鼓舞!利益控制之下的人心比魔鬼还要可怕。”

    “而这个隔阂不但是士绅,也有百姓。”

    王贺在后面飞快的找了纸笔来记录着,家丁们都在听。

    “士绅觉得朝中管束太严厉,没给他们太多的好处,不……”

    方醒想了想,说道:“是那点好处满足不了他们越来越大的胃口,于是他们会盼着改朝换代……”

    王贺停了一下,然后照旧把这话写了上去。

    “至于百姓……”

    方醒苦笑道:“百姓要的也是好处,但南边的百姓总觉得北方拖累了自家,就算是有了土豆,可这个观念依旧根深蒂固,他们觉得南方比北方富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