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31章 一来就动手
    北方的每一次消息传来,都能让金陵城中的气氛发生变化。

    秋高气爽的时节,也是开文会,大家一起玩乐的好时机。

    金陵城内外都有好地方,趁着青草未黄,无数学子士绅在聚会。

    “他们不高兴吗?”

    “是的伯爷。”

    士绅们在聚会,费石和李敬的人都在盯着,然后齐齐来禀告。

    李敬说道:“那些士绅在抱怨清理投献,说朝中断了大家的生路,到时候只能去叩阙。”

    “吓唬人的!”

    方醒轻蔑的道:“本伯倒是希望他们去叩阙,可他们敢吗?”

    李敬下意识的道:“他们必定不敢,他们担心会被流放到海外去。”

    方醒看了一眼费石,费石说道:“伯爷,锦衣卫查过了,这期间并无人从中蛊惑串联。”

    “那就是群体自发的恐慌……就像是要集体丢了饭碗。”

    方醒能理解这种感受,却不会有丝毫同情。

    “民脂民膏,国之赋税,他们可吃的满意吗?”

    这时外面有人来禀告,说是于谦求见。

    方醒点点头,然后对李敬说道:“东厂要盯紧那些田亩多的士绅,若是有人铤而走险,那本伯可要拿你试问。”

    李敬躬身道:“兴和伯,南方大啊!”

    方醒冷笑道:“本伯指挥不动你吗?”

    这话里带着杀机,李敬跪下道:“咱家不敢,但凭兴和伯吩咐。”

    “怎么跪了?起来。”

    方醒如沐春风般的扶起了李敬,笑眯眯的模样让李敬摸不着头脑。

    等于谦进来后,觉得气氛诡异,却也没遮掩,就说了来意。

    “兴和伯,近日金陵拿了几个越境的百姓,下官觉得按律不妥,可上报之后,都说祖制不可动摇……”

    这是求援来了。

    李敬在想着方醒突然敲打自己的用意,费石却知道这事,就说道:“南边近些年对这些管束松了些,听闻您要来,巡检司都开始发力,一下就抓了不少。那些人大多是有案子在身,少数是百姓走亲戚,或是去办事。”

    方醒沉吟道:“为何不肯去办路引?”

    费石苦笑道:“出远门倒也罢了,可去走个亲戚,探望个朋友,这些都得去报备办路引,回来还得注销,有那等懒的,看到近期查的不严,就心存侥幸。”

    “路引……有些不妥。”方醒若有所思的说道。

    呃……

    这是祖制啊!

    费石看了李敬一眼,只是惊讶,却未曾有深沉之色,这才放心。

    “对啊!”

    于谦兴奋的不行,觉得方醒果真是一代宗师,这眼光就是超脱。

    “兴和伯,下官就是这般想的,奏章都已经写了。”

    “太急了!”

    方醒觉得于谦的性子说好听点是雷厉风行,说难听点就是心中存不住事,少了许多城府。

    还是吃亏太少啊!

    于谦拱手道:“下官知错,可路引对大明来说确实是桎梏啊!”

    李敬觉得于谦这货就是个愣头青,迟早会把自己作死。

    路引施行多年了,朝中有眼光的大佬看不到利弊?就你于谦聪明,非要把事情拱起来。

    “这事你还是看的小了,眼界不够,气魄不够。”

    方醒的话让于谦惊讶欢喜的同时,也让李敬和费石想告退。

    方醒说道:“军户现在松动了,匠籍也在渐渐的推动,你明白了吗?”

    “下官明白了。”

    于谦却不见振奋,说道:“兴和伯,有的户籍却不好取消。”

    方醒沉默了一瞬。他如今越发的显得深沉了,只是一个沉默,就让于谦感受到了压力。

    压力渐渐增加,于谦不知自己的看法为何让方醒这般不高兴,然后就想到了当年方醒给他看的书。

    “凭什么你能科举做官,那些人就要一辈子吹拉弹唱,每日熬煮盐卤?”

    方醒看了于谦一眼,眼神中全是失望。

    “各自回去吧。”

    方醒转身进去,费石和李敬拱手相送。

    边上有家丁送客,李敬对于谦说道:“于大人这是想留下来吃饭?”

    于谦在发呆,只是跟着他们出去。

    一路回到自己的值房,于谦连午饭都没吃,只是在发呆思考。

    他在想所谓的户籍的作用。

    他知道户籍在禁锢百姓的迁徙,可却没想过去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这便是祖制的因素让他觉得不可撼动。

    他一直在发呆,下属对他不熟悉,也没人打扰他。

    于是屋内渐渐闷热,直至汗流浃背。

    “…兴和伯带着人出去了,气势汹汹的,看那模样是要动手啊!”

    “金陵从此多事了,也不知道今日会死多少人。”

    外面有人提到了方醒,于谦的眼珠子动了一下,然后起身开门。

    他的脸上全是汗水,身上半湿,把外面的两个小吏吓了一跳。

    他擦去糊住眼睛的汗水,然后找了马,问了方醒去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方醒出门了!”

    黄俭也得了消息,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

    城西的一户士绅家外面,一队军士整齐列阵。

    方醒站在前方,看着墙头冒出的脑袋问道:“梁梦德家?”

    墙头上的脑袋犹豫了一下,然后滑了下去,紧接着里面传来了尖叫声。

    “老爷,老爷,兴和伯来了……”

    方醒愕然道:“这是以为本伯是来做客的吗?”

    周围渐渐围拢了不少人。

    这里的住户以士绅居多,还有几家是官员,所以那些围观的人中,大部分都衣着考究。

    等看到是方醒后,有几个男子悄然回去,再出现时,身上已经换成了布衣。

    辛老七在方醒的身侧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就低声给方醒说了。

    方醒摇摇头,“这是知道敬畏,胆子是小了些,可好歹……还有挽救的余地,就算是田地被清理了,也会去寻找出路,不错。”

    胆子小意味着没有大的机缘,可在盛世,这等人却会一家平安。

    大门缓缓开了,一个赤脚的中年男子走出来,见到方醒就躬身道:“在下梁梦德,见过兴和伯,请进家待茶。”

    “不必了。”

    方醒看着男子,冷冷的道:“十日前你从常州回来,本伯问你,路引呢?”

    梁梦德看看左右,神色惶然。

    方醒森然道:“本伯既然来了,你以为自己能蒙过去吗?”

    梁梦德泪水滑落,跪下道:“伯爷,在下只是去访友啊!”

    梁梦德双手撑在地上,他身后的大门内,他的妻儿都慌了,小一些的那个孩子在嚎哭。

    “这就是破家前的征兆”

    后面的不远处,李敬和费石在看着这一幕。

    费石没有回应这个问题,李敬却因为方醒先前的敲打有些急切,就想去帮个忙。

    “东厂知道不少这等违禁之人,你说咱家去帮忙如何?”

    费石冷哼一声道:“伯爷行事无需旁人去指点,坏了大事,安纶可保不住你。”

    安纶在街头被方醒抽了一耳光的事早就传到了南方,所以提到这个,连李敬都觉得丧气。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