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17章 蓬勃发展的工坊
    “殿下还有三四年的时间。”

    前院的书房里,黄钟在分析着大明开国来难得一见的隐晦夺嫡。

    “等殿下开始学习之后,那就是靶子,无数人会盯着殿下,稍微有些不好,马上就传的沸沸扬扬。”

    “二皇子有些尴尬,毕竟大皇子是嫡长子,他再怎么争,逆袭的可能性太小了,唯一可虑的就是陛下的宠爱。”

    方醒随意的道:“陛下的宠爱确实是挡不住,可她想再进一步的心思,真的可以歇了。”

    他很自信和从容的说了自己的想法,却不知道的是,在历史上,孙氏就是凭着儿子逆袭成功。

    而且还是她携手朱瞻基一起的逆袭。

    而胡善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成了悲剧,堪称是千古悲剧。

    她成了所谓爱情的背景板,以及陪衬,几乎和所有里的配角一般,再多的名目,却只是陪衬。

    而孙氏自然就是小三翻身的代表,以及真爱无敌,可以逆袭的代表。

    没有吃午饭的方醒有些饥肠辘辘,可饥饿在见到了锦衣卫的人时,都化作了警惕。

    “伯爷,那人被打死了。”

    “灭口?谁的手笔?”

    方醒一下就打起了精神,觉得宣德年的第一次挑衅总算是出现了。

    来人苦笑道:“是俞佳亲自令人动刑,就在乾清宫的下面,许多人都看到了。”

    “俞佳疯了吗?”

    方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却在警惕着这里面是否会有什么陷阱。

    “此事他交给东厂也好,最好的就是禀告陛下,然后等待圣裁。”

    来人显然是得到了沈阳的全部授权,所以非常清楚这事的来由。

    “那人最先是想引了宋老实去散播皇后娘娘的坏话,只是却不知道宋老实对陛下和娘娘都有敬畏之心,一脚就把他踢进了粪坑里……”

    “俞佳接了此事,只是拷打却不得法,当场打死了那人,最后一无所获。”

    方醒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他是个念旧的人,所以不希望看到故人变样,往坏的一面急剧下滑。

    来人继续说道:“那人什么都不肯说,俞佳又不肯交给外面,最后活活的打死了他,连带那个内侍亲近的人都被关押了,据说已经开始用刑。”

    “病急乱投医,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

    等来人一走,方醒就交代了张淑慧:“以后咱们家离俞佳远一些。”

    “记得他以前老老实实的,笑起来还带着些害羞,怎么现在变化那么大呢?”

    张淑慧想起了当年在金陵时,俞佳跟在朱瞻基的身边鞍前马后,那时候的他看着本分,不缺小机灵,所以这也是后来他击败金英的主要原因。

    “这人怎么就得意忘形了呢?”

    张淑慧真的不理解,于是一上午都在嘀咕着这个事情。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你要是有空就赶紧给我按按,少去嘀咕别人。”

    方醒躺在地毯上不耐烦的打断了张淑慧的感慨,然后觉得有些安静。

    他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小手。

    “啊……”

    ……

    宫中的事如方醒所想的那般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俞佳心急了些,但本意是好的,就被呵斥了几句。

    而后案子被交给了东厂。

    “这世上总是有些贪婪之辈,得陇望蜀啊!”

    通州的码头边上,方醒和张本在看着这片繁华景象。

    “盛世景象啊!”

    车水马龙,往来不息,可等着卸货的船只依旧排出老远,有人都急的跳上岸来叫骂,然后被码头的人拎着棍子追杀。

    天气热,人的脾气也不好,据说码头这边已经出现三起流血事件了,打的头破血流。

    张本没觉得粗俗,抚须笑道:“这是工部失职吧?”

    方醒说道:“随着兴和城的建成,实际上从兴和城到京城这一片地方都成了后方,再也不用担心敌人的袭扰,所以不断繁荣,对运力的要求不断增加……”

    “所以朝中才会决定要修建南北大通道,全用水泥铺设,若是以往,谁只要敢提,别说是南北大通道,就算是从北平城修建到通州,夏元吉都会发狂。”

    夏元吉的疯狂大家都知道,那是连文皇帝都拿他没辙的人,现在几乎无人能制。

    所以大明的钱钞才会有序发放,大明的财政一直在健康,越来越稳健。

    两人随后就去了工坊。

    金英正在炉子边看着一炉钢出炉。

    “闪开些!”

    监控安全的工匠没注意来人是方醒和张本,只是见有人想靠近,就喝骂道:“想找死呢!那钢水出来沾到一点……呃,伯爷。”

    “开了……”

    方醒来不及说什么,眼前一亮,就看到钢水倾泻而出。

    金英看到了方醒,就绕了个圈子过来,得意的道:“兴和伯,张大人,这炉钢水可是金陵船厂要的。”

    张本问道:“船厂要去用在何处?”

    金英的脸上有些蜕皮,看着红白相间,格外丑陋,可张本却意外的对他和颜悦色。

    金英有些意外,因为以前他还没被‘流放’时就和张本有过一次交集,那次张本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只蛆虫般的厌恶。

    他楞了一下,然后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张大人客气了,船厂自己要用,再有就是船上用的地方也不少,只是要尽量保证少生锈,这些我们工坊一只在探寻,已经做了好几年的方子,各种都试过多次,烧钱如流水啊!”

    “花钱如流水。”

    张本算是个严谨的人,所以忍不住就指出了他话里的错谬。

    金英却不认错,他指着还在倾倒的钢水说道:“张大人,咱们工坊花钱从来都不说花,是烧,您看看这是不是。”

    张本莞尔道:“这个确实是。”

    “船厂用钢铁不少,以前是钢不好,而且出产不多,所以用得少,现在不一样了,咱们工坊这边供货之后,金陵那边来人找上了工部和户部,只说以后专用我们工坊的钢铁……”

    金英得意的模样和以前差不多,但看着他那像是破相的脸,以及黝黑的手,方醒和张本都暗自赞叹。

    “工部要疯了,吴中前几日就来过我们这里,还想诱惑几个工匠回去,被咱家知道了……嗬嗬嗬嗬!”

    张本能想象得出吴中当时的狼狈,只是却不好取笑同僚,就问道:“船厂那边在建造更大的战船,上次行文说要不少东西,工坊这边可接到了?”

    “接到了!”

    金英得意的几乎飘飘然了,说道:“那份清单工部和咱们一起分,最后船厂的人在场,单场就把大半货物给了咱们,吴中……嗬嗬嗬嗬!”

    方醒看到了朱芳,就过去说话,张本正色叮嘱道:“泰西使团都来了京城,所以战船关系到大明海疆的安全,不可懈怠,工坊一定要抓紧。”

    金英收了得意,肃然道:“张大人放心,这事咱家知道轻重,定然会盯着他们,不许弄虚作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