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8章 礼部的乡下人
    多克在等待着,阿贝尔和亨利也在等待着。

    他们在等待着大明皇帝的召见。

    可从他们到了京城之后,宫中之事不断,皇帝自然没心情接见他们。

    于是他们继续等待,一直等到大明多了一位皇子之后,依旧没有动静。

    “我觉得明人这是在轻视我们。”

    多克看看在发呆的阿贝尔说道:“接见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甚至只需几句话,可他们依旧不肯,阿贝尔,你们的使团来过了,可他们依旧没给法兰克面子。”

    阿贝尔摇摇头,说道:“他们此刻应当已经到了法兰克,那么他们带回去了什么?”

    野火瞬间在多克的眼中生成,并渐渐扩大。

    “你在说法兰克已经和大明成了盟友吗?”

    多克强硬的道:“有不见面的盟友吗?别做梦了阿贝尔,你只是在一厢情愿。”

    阿贝尔看了他一眼,矜持的道:“多克,明皇和大臣之间有些矛盾,是的,你没发现吗?那个孩子的出世许多人都不欢喜,这不正常,所以他们得先清理内部的矛盾,然后才会接见我们。”

    多克讥讽道:“盟友应当得到优待,至少应当住在单独的地方,而不是和我们混在一起。”

    阿贝尔伸个懒腰,起身说道:“别挑拨了多克,我会等待明皇的召唤,而你,因为金雀花有恶劣的先例在,所以只会让大明厌恶和警惕,是的,所以你该去寻找自己的盟友。”

    “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从外面传来,多克起身道:“是那个官员来了。”

    阿贝尔换上了笑容,然后迎了出去。

    “我的朋友,我的兄弟,看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陈默拎着一个坛子来了,他单手和阿贝尔用力的拥抱了一下。等进来之后,见多克带着警惕,他就皱眉道:“你不愿意和我拥抱吗?不,你不愿意和我做兄弟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多克觉得陈默就是一个流氓,一个没读过书的痞子。

    大明的礼部居然用这样的人来接待他们,这里面的味道值得琢磨啊!

    就如同金雀花的王宫中多了一个乡下人的味道。

    多克心中冷笑着,然后缓缓走过来,渐渐笑了起来。

    陈默把酒坛子放下,然后和多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多克在用力,他用力的扼住陈默后背。

    陈默肺里的空气一下就被挤了出来,然后愕然。

    他想起了以前见过那些孩子打架时用的招数,就用力抱起多克,然后低头,用力的顶在了多克的胸口上。

    多克莫名其妙的就觉得自己无法动弹了,也失去了平衡。

    他觉得下一刻陈默就会把自己仍在地上,所以急忙喊道:“兄弟!兄弟!”

    两人的架势就像是要干架,通译在边上早就满头大汗了,闻言就赶紧翻译过去。

    “兄弟?”

    陈默还在抱着多克,多克急忙狂点头。

    他要是被陈默摔在地上,那么就算是明皇把陈默杀了,可大明和金雀花也无法成为朋友。

    “你们看这样不就很好吗?”

    陈默放下多克,然后拍拍他的肩膀,憨厚的道:“兄弟不做,非得要抱一抱才行,这是撒娇啊!”

    多克的笑容僵硬,阿贝尔却笑得畅快。

    这是在警告金雀花啊!

    非得要揍你们一顿,你们才知道只能和大明做兄弟吗?

    亨利就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幕,心中转动着许多念头,最终都化为对大海的渴望。

    他最近在北平城中游逛,收获很大,却不是最需要的收获。

    要想了解大明的航海实力,只能去码头,或是去造船厂。

    是的,他迫切的想去大明的造船厂看看,据说是在他们的另一个首都。

    能去那里吗?

    和只想与大明全面接触的金雀花,只想和大明结盟的法兰克相比,里斯本的路将会很艰难。

    里斯本必须要寻找海外殖民地,否则迟早会被泰西大国压制,然后湮灭无闻,苟延残喘。

    ……

    “里斯本的国土不大,而且陆路被堵住了,国内人口众多,也就是说,他们地少人多,还穷,所以不向海外寻找地盘就会出问题。”

    “他们的背后是大国,也是他们原先的母国,所以他们不可能指望朋友,亨利就是这种想法的代表,必须要为里斯本寻找到更多的地盘,和兴和伯以前的说法一样。”

    大殿内,洪保在侃侃而谈,方醒站在边上仔细听着。

    群臣觉得这很荒谬,就像是倭国突然想摆脱大明的影响,向海外扩张般的荒谬。

    “你怎么知道他们穷困?”

    胡濙那几年常在外面跑,所以对洪保等人不大熟悉。他觉得这种事情应当谨慎,而不是臆测。

    洪保休息了一段时间,看着略微白净了些。

    他皱眉道:“他们的百姓看着衣衫不整,蓬头垢面,而且商品不多,食物也不多,他们的国王宴客,那些菜……不多,真的不多。”

    “而且奴婢目睹了几起百姓闹事,那些人看着穷困,他们在呼喊,然后被军士扑倒抓走。”

    方醒说道:“这是国内矛盾的爆发,看来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方醒终于知道了里斯本必须要向海外扩张的原因,所以心中大定。

    “金雀花和法兰克一直在迷恋陆地,所以就给了里斯本大航海的机会。”

    洪保愕然看着方醒,赞道:“兴和伯虽然人没去,但这话却极为精辟。”

    方醒笑了笑:金雀花和法兰克的延绵大战,不就是为了陆地吗!

    朱瞻基说道:“兴和伯一直在关注泰西,朕想知道的是,肉迷人的实力如何?”

    洪保肃然道:“陛下,在天方时,奴婢派了斥候上岸去打探,肉迷人和哈烈人已经合流,肉迷人在复兴之中,他们的战士更加的悍不畏死,人数不明。”

    除非去肉迷驻扎调查,否则很难探知他们的真实实力。

    朱瞻基理解,所以说道:“陆路太远,变数太多,所以还是要走海路,郑和……”

    郑和出班道:“陛下,臣以为天方人可以利用。他们行走各国,沟通有无,还能接触到上层人物。”

    朱瞻基点点头,同意了这个安排。

    他看看群臣,说道:“既然都知道了情况,那么就准备安排他们来觐见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