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96章 彼此的妥协
    发生了什么事?

    还没走远的周嬷嬷回身,心想这话应该是问我啊!

    德春看了她一眼,周嬷嬷讪讪的走了。

    王振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陛下焦急,太后娘娘那边……皇后娘娘很是和善,据说兴和伯在宫外等候,后来却提早走了。”

    “就这些?”

    德春觉得王振在敷衍了事,在孙氏生出了皇子的当口,她觉得该是扬眉吐气的时机了。

    只是刚才孙氏敲打了一番周嬷嬷和她,只说要谨慎,她这才收了些得意之情。

    王振低眉顺眼的道:“是,就这些。”

    德春冷冷的看了王振一眼,转身进去。

    里面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只是空气中那股子血腥味却依旧残留着。

    按照太医院的说法,这时候什么香料都别用,等消散罢了。

    可是要坐月子啊!

    一个月不洗澡,外加不用香料,那味道能把人熏倒。

    孙氏就躺在床上,她的面色有些白,看着有些虚弱。

    见德春进来,她叫人扶起自己。

    德春说道:“娘娘,王振说陛下焦急,皇后和善,兴和伯在宫外等候,却先走了。”

    孙氏闭上眼睛,然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太后娘娘呢?”

    德春说道:“他说太后娘娘那边,然后就转说了皇后和善。”

    孙氏想了想,说道:“下次说话不可少,出去吧。”

    这是不高兴了,德春看了她一眼,然后告退。

    孙氏的眼中有些疲劳过度的淡然,等德春出去后,她再次躺下。

    稍后产婆们依次进来,还带来了朱祁镇的消息。

    皇帝一直在想着大名,却忘记了取小名,所以现在才到。

    “殿下的身子好着呢,刚才又哭了一下,御医就在守着……”

    孙氏默默的看着虚空,突然问道:“月儿呢?”

    这是她产后第一次问了自己的女儿。

    跟着进来的周嬷嬷说道:“娘娘,公主还在太后娘娘那里,说是正在吃东西。”

    孙氏闭上眼睛,后面说的话都无法再让她动容。

    “陛下给殿下取了小名,说是从民间的最好,就叫做玉哥。”

    孙氏只是眼皮子微微颤动一下。

    “陛下先前出宫了,不知道去了哪,不过回来后,据说是喝了酒……”

    ……

    “玉哥?”

    太后看着明月在下面抓沙包玩耍,就点点头,说道:“本宫知道了。”

    玉哥,玉,看似王者之器,可那是皇位啊!

    这是来自于皇帝的妥协,他只想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母子安然无忧。

    若是跟着玉米用了食物来做小名,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太后接受了这个妥协,说道:“过几日本宫去看看玉哥。”

    太后也做出了妥协,于是和平降临。

    ……

    宫中添了一位皇子,该祝贺的就上了贺表,勋戚们送了礼物,加上宫中适时传出太后娘娘令赏赐宫中的消息,更是火上添油,锦上添花。

    只有方醒没动静。

    不,是方家没动静。

    一没贺表,二没贺礼,这个态度算是独树一帜。

    于是外面就传言,说兴和伯这是力挺皇后之子,其他皇子都是他的敌人。

    方醒听了只是笑笑,但李二毛却遇到了麻烦。

    都查院里的气氛不大好。

    自从刘观‘投靠’了皇帝之后,有些御史在背地里抱怨着,说都查院已经失去了独立性,成了皇帝的‘狗腿子’。

    这种人自然是要被刘观敲打呵斥,并处置了好几个。

    皇子出生,都查院里自然多了些气氛,却是在争论。

    他们在争论着这个皇子对大明的意义。

    “多一个皇子,国本才能稳固。”

    “是啊!国本稳固了,大明才稳啊!”

    “咱们也该上贺表吧?”

    “不,咱们是都查院,上了贺表,那是什么?”

    一群御史在嘀咕着该不该上贺表,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李二毛觉得这些人真的该被清理去大半才行,可目前刘观是盟友,却不好动。

    这些人在装疯卖傻,想去捧那个女人的臭脚,李二毛觉得有必要先恶心他们一下。

    几个御史见到是他,有人就冷笑道:“我说是谁那么厉害,原来是李大人。”

    另一人说道:“李大人的老师乃是太子少师,自然要坐稳了地方。”

    “是啊!坐稳喽!千万别偏。”

    几个御史冷嘲热讽,李二毛拱手道:“皇长子,不,嫡长子……”

    几个御史的面色顿时就难看起来。

    嫡长子继承制啊!

    你们谁想否认?

    几个御史拂袖而去,随后都查院就传出了方醒一系要力挺皇后和皇长子的消息。

    随后就传出了什么结党的话,渐渐的有了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你要请假?”

    “是的大人。”

    刘观看着这个以往很沉稳的年轻人,说道:“告诉兴和伯,不足惧,这是在煽动,陛下不会听这个。”

    李二毛拱手,沉稳的出去。

    刘观挠着头皮,听着沙沙作响,喃喃的道:“别人收几个弟子都在一路升官,老夫呢?哎哟!”

    他呆滞的缓缓收回右手,低头看着指甲里的血,然后剧痛从头顶传来。

    “这是凶……还是吉?”

    ……

    李二毛是去了方家,见到方醒时,方醒才将睡醒,看着懒洋洋的。

    “…弟子有些口不择言,倒是让他们抓到了话柄。”

    李二毛只是有些愧疚,却未惶然。

    “你觉得如何?”

    天气热了,方醒不大想出门,所以刚才就拒绝了徐景昌的邀请。

    李二毛说道:“老师,陛下宠爱那个女人,这是早就有之,可陛下却不是那等弃国顾家的帝王,一时的宠爱算不得什么。”

    方醒不置可否的继续问道:“国本如何?”

    李二毛早就想过了这个问题,他从容的说道:“老师,皇长子虽然还看不出聪慧与否,不过作为嫡长子,老师,弟子想问问……”

    “问吧。”

    “老师,听闻皇后娘娘以前有些振作,可最近却又有些消沉,难道是为了皇长子?”

    方醒端起茶杯,幽幽的道:“你说呢?”

    李二毛释然道:“是了,也只有这般才能解释。娘娘已经觉悟了,只要谨守分寸,那么殿下的太子之位就会顺理成章,这才是大智若愚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