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84章 哈密城
    一顿饭从中午吃到下午,虎肉还剩下许多,那些武勋都各自带了些回家,只有虎骨方醒却不肯给,只说自家以后不打老虎,留着有用。

    虎骨在此时最大的用处就是治疗关节毛病,甚为灵验。

    喝的醺醺的徐景昌骂道:“德华你才多大就想着这个了?早着呢,到时候哥哥我给你弄两副来,随便你炖来吃,烤来吃,煎来吃。”

    张辅好一些,没醉,但也醺醺然了,他打个嗝道:“别胡说,那东西可不能乱吃,走了走了。”

    方醒这才知道徐景昌说的是那道菜,可那道菜他没吃啊!就被几个老家伙给抢光了。

    那带刺的玩意儿他没兴趣,不过一对腰子却被留下来了。

    “不敢吃啊!”

    方醒觉得有些热,他也没进内院,只是在外面的书房里休息。

    等他一觉睡到夕阳落山时,醒来懒洋洋的出去,结果门外的小刀被吓了一跳。

    “老爷……”

    方醒流鼻血流的前襟尽湿,进了内院被张淑慧数落了一通。

    他知道是这顿虎肉宴的作用,只是却焦躁不已,苦苦的等待着夜色降临。

    而赴宴的几位大佬也闹出了不少笑话。

    据说在府中以儒雅姿态示人的张辅居然大白天就……

    而徐景昌更是不堪,据说他召集了一群女人,然后大被同眠。

    ……

    火气起来了,这便是好事。

    当一顿虎肉宴让军方的几位大佬丢脸时,一队骑兵冲进了北平城,随即就去了兵部和都督府。

    随即消息就散发开来,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哈密城修建完毕!

    那些人在附近找到了能烧水泥的材料,然后烧砖、烧水泥,建城的速度大大超过了预期。

    哈密城修建完毕,大明必然是要驻军的,而驻军是警戒还是探索,这个让人头痛。

    头痛的是别人,方醒至少觉得心中松了一口气。

    篾儿干坐视亦力把里覆灭,坐视大明在哈密修建坚城,那么就说明他在忌惮。

    忌惮就好啊!

    方醒随后进宫,和群臣一起商议哈密卫那边的规划。

    这是一个微妙的议题,关系到大明对外的态度。

    “篾儿干野心勃勃,最少两万人!”

    孟瑛代表军方发声,一张口就让杨荣冷笑不已。

    “保定侯怕是以为现在是永乐初吧?篾儿干难道还能比得上他们的老王?”

    这个老王指的是最老的那位,也是哈烈的开创者。

    孟瑛没有被揭穿的讪讪,而是振振有词的道:“可现在有肉迷。”

    杨荣冷笑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今年?还是明年。”

    等两国打通联系,并磨合完毕,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这便是杨荣的看法,有跟随朱棣赞画军务的履历在,他的意见必须要重视。

    张辅干咳一声,出班道:“一万五吧。”

    杨荣再次冷笑道:“英国公,那边的补给多艰难,难道你们就不知道?”

    张辅有些尴尬,但军方的利益是必须要保证的,所以他说道:“杨大人,那边偏僻,补给是不易,可越是如此,咱们就更该多备些兵力,上次哈烈人只是过境,哈密就荡然无存的笑话可不能再有了。”

    文武之间的矛盾随处可见,金幼稚等人已经在摩拳擦掌了,准备把军方的过分要求压下去。

    现在说一万五,那么打压到什么程度?

    方醒想起了在大明最后的那些岁月里,那些谋划是谁做出来的?

    君王?君王不懂军事,还不是任由那些重臣忽悠吗?

    所以平衡啊!

    朱瞻基同样觉得平衡太重要了,所以他也只是在看着,若是武人再次被打压下去,少不得他要出头。

    “是啊!大明陆地上的大敌就在那边,若是太薄弱了也不好……”

    杨荣终究是首辅,知道不能倾轧太多,所以就打了个折中:“那就一万吧!”

    马上就有人出来反对,看上去和杨荣有些相互配合的意思:“不,太多,补给真的太难,不信你们自己去问夏大人。”

    “咳咳!诸位,哈密卫那边太偏了,补给过去的代价颇大。”

    钱袋子夏元吉最后敲定了棺材板,张辅皱眉道:“最多多少?”

    他没问杨荣,而是问了夏元吉。

    夏元吉想了想,说道:“朝中若是重视哈密卫,那么就要在沿途建仓,并找些好地方种地,土豆总是能丰收的吧,好歹也减轻些运送的困难,至于人数……五千吧。”

    张辅的眼皮子跳了一下,盯着夏元吉看。

    他想看看夏元吉是不是也加入了打压武人的队伍中。

    可方醒却知道夏元吉的操守,所以出来说道:“陛下,耗费太大也不合适,此事还是以夏大人的意见为准吧。”

    夏元吉对方醒微微颔首,他不屑于去辩解自己的立场,而方醒的话无疑就是在为他背书。

    方醒赞同夏元吉的话,由于他的立场,所以对文官们有着极大的权威性。

    是的,最少要五千人。

    朱瞻基说道:“如此户部要开始准备沿途修建仓库,都督府和兵部商议选派谁去哈密,散了吧。”

    “五千少了些啊!”

    出了大殿,孟瑛不满的道:“五千自保都难,更别提什么主动去袭扰哈烈人,亏了!”

    张辅也有些悻悻然,“最少要一万,这样游骑就敢放出去三千以上,也有回旋的余地。五千的话,游骑……只能算是斥候。”

    野心勃勃的武勋们在想着主动向篾儿干发起挑衅,这符合他们吃肉的本性,所以皇帝没有干涉,只是因为补给太难而只能打了折扣。

    “兴和伯,陛下召见。”

    方醒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大哥,此事不好弄,那边我去过,真的不好补给,移民也很艰难,所以夏元吉的话没错。”

    他急匆匆的跟着内侍走了,孟瑛苦笑道:“谁不知道哈密的条件差?只是漫天要价,夏元吉却欺人太甚,一下就砍掉了大半,这日子没发过了呀!”

    张辅却知道那是最后大战的机会,这个机会让孟瑛有些焦躁不安。

    “若是肉迷和哈烈联手,那必然是本朝自洪武年后最大的征战,几乎倾国,不,就是倾国……夏元吉老于世故,他怎会看不出来?所以才压了一下,实际上就是在暗示咱们……”

    张辅突然笑了笑,突然转换了话题:“家中的小子好玩啊!等大些倒是能近水楼台,到时候看看是去学科学,还是直接进武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