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8章 有事业心的金英
    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他去了?”

    “是的伯爷。”

    “有趣,难道他还是一个痴心人?我不信!”

    方醒从未觉得杨五妹是个美女,哪怕是在哈烈人、肉迷人的审美中,方醒也觉得杨五妹不该是美女。

    所以他觉得也思牙只是在示弱。

    “那是个想在夹缝中求存的家伙,看着他。”

    锦衣卫来的人恭谨的应了,然后说道:“我们大人想请问伯爷,杨五妹和那一家子人是否可以撤了?”

    方醒在给无忧和珠珠做面人,他小心翼翼的用毛笔蘸了糖浆,在面人的眼睛那里点了瞳孔,然后抬头道:“能让他看一次就算是面子,不值当为了他再让大明的百姓折腾。”

    “是。”

    方醒继续低头,非常小心的在捏耳朵。

    “爹,好了没?”

    一刻钟后,外面传来了无忧的声音,方醒抬起头来,看着插好竹签的两个面人说道:“进来吧。”

    两个女娃冲了进来,满脸欢喜。

    “爹。”

    “叔!”

    整个方家庄的人都知道,老爷最宠爱的就是小姐,最近又多了一个侄小姐。

    所以她们可以在方醒这里得到温馨,而不是刚才那位锦衣卫的人得到的冷漠。

    方醒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近乎于宠溺。

    “来来来,无忧是姐姐,不许和珠珠抢,珠珠先选。”

    珠珠看向无忧,这个孩子到现在依旧还存在着谨小慎微的问题,方醒并未刻意去影响,只是让无忧多和她玩耍。

    许多问题实际上就是氛围造成的,那么想解决它,还是要用氛围。

    而这个谨小慎微却是由京城方家造成了,所以方醒责无旁贷。

    而这也是他经常接了珠珠来住的原因之一。

    两个孩子拿了面人就跑,方醒笑吟吟的喊着跑慢点,跑慢点。

    轻松总是短暂的,当宫中来人时,方醒飞快的换了衣服,上马进城。

    ……

    “哈烈统一了。”

    呃!

    这算不得什么大消息吧?

    对于哈烈的统一,大明内部早有预见,并未觉得这是一个威胁。

    “哈烈在向肉迷方向进攻……”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马上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东西。

    “陛下,这是合流了!”

    “对!哈烈和肉迷合流了,否则那两头羊就是他们之间的盾牌,不会去攻打。”

    武勋们都振奋起来,孟瑛说道:“陛下,哈烈人的狼子野心可见一斑,大明当趁机攻打,至少打下撒马尔罕,然后震慑肉迷人。”

    “肉迷很远,远远不是大明的威胁。”

    杨士奇觉得这些武勋都是巴不得天下大乱的家伙,一天就想着开战、开战,却忘记了撒马尔罕远离大明。

    “他们不敢进攻大明,甚至都不敢重建亦力把里,陛下,大明只需要坐视不管,他们两国之间必然会起龌龊,然后他们会自相残杀,到了那时,才是大明出手的时机。”

    杨荣可不是纯粹的文官,他跟着文皇帝出征多次,赞画军略乃是本行。

    武勋的那点儿弯弯绕瞒不过他,同样也瞒不过朱瞻基。

    他们想进驻亦力把里,然后逼着哈烈人要么放弃撒马尔罕,要么就得和大明决战,否则大明的袭扰将会让他们崩溃。

    “篾儿干怕了。”

    大国的自信来源于自身的强大。

    大明在当世已经足够强大,可暮气沉沉的朝堂却让君王头痛,于是打气鼓劲自然是免不了的。

    朱瞻基从容的道:“他想寻求保护,而肉迷却是虎狼,这个虎狼可敢冲着大明龇牙吗?朕觉得说不准,不过这样最好,一战而去最后的威胁,朕留给子孙的将会是一个庞大的大明,一个安全的大明。”

    这便是皇帝的底气!

    最精锐的火器卫所都在京城,一旦北方有警,他们就可以沿着现在不断在修建前进的水泥大道开进,快速部署。

    等南北两京之间的水泥路修通了之后,马车将会成为运输的利器。

    ……

    皇城外,金英站在一辆马车的边上等候着。

    虽然换了一茬人了,可依旧有人记得金英,就劝他去躲躲太阳,喝口水。

    金英只是摇头,他现在少了许多怨怼,他觉得再看到俞佳也会心如止水。

    人都有自己的路啊!

    他觉得自己的路就在工坊中,就在那些能把人烧的尸骨无存的炉子里。

    郑和能成为水师大都督,我金英为啥不能成为工部尚书?

    金英的野心从未消散,只是却换了个目标。

    是啊!俞佳现在看着风光无限,可终究是……

    帝王的宠信不可靠,可靠的是自己的本事,做事的本事。

    “陛下到……”

    一声喊后,守门的军士都赶紧列队,目不斜视的看着彼此。

    金英没想到皇帝居然会亲自出来,他看了一眼马车,想起了工坊里被折腾坏的那些马车,心中的信心十足。

    一队侍卫冲了出来,随后是叶落雪。他看看外面,然后走过去把马车检查了一遍,回身对守门的军士说道:“刚才你们可检查了吗?”

    军士摇头,却没回头去找自己的顶头上司做主。

    后面的百户官上来拱手道:“是下官的疏忽,请责罚。”

    皇城守卫不存在什么求情,谁求,谁允许都会倒霉。

    叶落雪看了他一眼,说道:“按照你们自己的规矩,稍后自己去领罚,若是让我知道敷衍,从头算起。”

    百户官凛然应了,有叶落雪盯着,谁敢敷衍,今日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滚蛋!

    稍后朱瞻基带着群臣出来了,他见到那辆马车就问道:“这便是你们工坊出的马车?有何长处?说说。”

    这是金英显摆的机会到了,他说道:“陛下,户部发了要求后,奴婢就盯着那些工匠做,用的钢都是好钢,而且还有簧,很粗的簧,颠簸的地方照样能跑……”

    工部尚书吴中有些尴尬的道:“陛下,工部的马车也好了。”

    户部准备采购一批马车,各部门都要,然后在方醒的建议下来了一次‘招标’。

    参与竞争的就是工部和金英管理的工坊。

    金英带来了马车,而工部就带来了嘴皮子。所以吴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回去查清楚是谁负责的此事,然后把他一脚踢出工部,回家吃老米饭去。

    朱瞻基并未在意这个,他走到马车边上仔细查看着,不时伸手摸摸,提出的问题也很专业。

    “…能跑土路,田间也试过,只是不能太快……”

    你在吹牛!

    吴中也是内行,他看了那弹簧,就问道:“这就是你说的簧?能顶住千斤?”

    金英伸出粗糙的双手,再指指同样变得粗糙的脸,笑呵呵的道:“奴婢亲自赶车,那些货物都使劲上,千斤都不止……就在各种路上来回折腾,快慢折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