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70章 皇长子第一次出宫
    “学生来了不少,德华,啥时候请陛下来说话?咱们也好开学啊!”

    解缙站在窗户边,看着操场上两百多名学生在做操,不禁踌躇满志的问道。

    方醒在看最新的教材,儒学的。

    科学的教材现在已经不归他操心了,自然有马苏抽时间组织了那些老师来商议。

    他把教材丢下,愁眉苦脸的道:“解先生,陛下现在不好露面啊!”

    解缙想发火,最后念了声佛,说道:“也罢,这次扩招居然没人闹腾,咱们就少惹事,只是少了陛下来,书院你越发的要远离了。”

    方醒知道他的意思,说道:“我去找他商量商量,总得让书院挂上皇家的名头才好,以后大家都好。”

    解缙点头道:“对,大家都好。”

    书院不能是私人的书院,否则就算是朱瞻基不说话,不忌惮,那些文官们自然会趁机攻击。

    方醒去了宫中,朱瞻基正在处理政事,方醒也不避讳那些文官,直接说道:“陛下,书院开学在即,得有个人去看看吧?”

    这人果真是坦荡啊!

    杨溥看着方醒,心中转着几个念头,想着方醒这是坦荡还是胸有城府。

    朱瞻基看看群臣,知道自己不适合亲自去了,就想了想,想到了一个办法。

    “要不……明日事情不多,诸卿一起去看看如何?”

    群臣纷纷变脸,心想我们没下绊子就算是不错了,居然还要咱们去给书院捧臭脚,这是觉得大明的重臣不值钱吗?

    人一生气,就变得胆大。

    一个声音突兀的让大家呆住了:“陛下,国子监开学也没那么大的阵仗啊!”

    这话让朱瞻基发现自己下意识的就偏向了知行书院,可说出去的话却收不回来了。

    他正准备强硬压下去时,方醒却说道:“陛下,臣以为……宫中的殿下也该出去见见外面的风物了。”

    卧槽!

    金幼孜盯着方醒,心中大骂着不要脸。

    玉米才多大?他知道个屁的风物,连人都认不全呢!

    可在朱棣的带头下,皇子出宫不算是什么大事,朱瞻基自己就经常出宫。

    一箭双雕啊!

    玉米出宫去开学现场,算是第一次和外界接触,意义重大。

    而更重大的一层意义让人有些惊惧。

    以前知行书院开学仪式大多是当时的皇太孙,后来的皇太子朱瞻基去。

    现在玉米去了,那意味着什么?

    群臣看着方醒,心想这人必定会成为小皇子的老师,否则他不会费那么大的劲。

    可皇帝正当年,年富力强,你方醒这时候抬起皇子来……

    但朱高炽的身影马上就出现在了这些人的脑海中。

    朱高煦很早就开始了监国,继位时年纪可是不小了。

    皇子现在还是婴儿,就算是三十年后才能继位吧!

    皇帝的身体看来不错,那么这个时候去见世面并无忌惮之处。

    果真是老奸巨猾啊!

    朱瞻基面色古怪的想着昨晚嚎哭的让坤宁宫不得安宁的玉米,然后说道:“好。”

    他相信方醒会照顾好自己未来的学生,只是玉米要是哭起来……

    “什么,要玉米去出席什么仪式?”

    皇帝的吩咐传到了坤宁宫,胡善祥差点以为皇帝想要杀了自己的儿子。

    “玉米还小,出去吹风受凉了会生病。”

    她抱着在嘟囔的玉米,就像是一个护犊的母兽,就算是朱瞻基来了,也休想让她妥协。

    从未有孩子去出席什么仪式。

    在胡善祥的印象中,也只有那些亡国之君才会在很小的时候被拉出去当傀儡。

    可玉米不是啊!

    俞佳没想到胡善祥会是这种反应,他警告的看看跟着自己来的两个太监,然后说道:“娘娘,是知行书院,以前陛下还是太孙太子时,每年开学都去的。”

    这下轮到胡善祥尴尬了。

    皇帝这般看重玉米,让他去行那未来太子才能做的事,她却以为是在害她的孩子。

    于是第二天凌晨时,玉米同学就被打扮了起来,来催促的俞佳见了也没提醒。

    玉米这模样哪能露面,也就是在马车里当个招牌罢了,让那些师生知道皇室对书院的看重。

    玉米被侍候着尿了,然后吃了早饭,打个饱嗝,丢下了他的食物,被人抱着出去。

    奶娘比胡善祥还担忧,她一边套上衣服,一边说道:“娘娘,殿下还小,外面不说冷,有邪祟呢!”

    这个胡善祥倒是不担心,她说道:“有兴和伯在,什么邪祟都不敢靠近。”

    奶娘楞了一下,喃喃的道:“娘娘,这老师就要开始教学生了吗?”

    胡善祥欢喜的道:“是啊!还是陛下许的。”

    她憧憬着玉米渐渐的长大,然后娶妻生子,然后接过了这个庞大的帝国,君临天下。

    她一直在憧憬着,居然忘记了玉米要君临天下的话,首先她得做了寡妇。

    在自己母亲的憧憬中,皇长子被人抱着,簇拥着走在宫中。

    作为胡善祥最信任的人,怡安紧紧地跟在边上。

    一路上遇到的人都躬身闪避,然后大为好奇。

    等玉米出了宫之后,宫中才传出了消息。

    皇长子去参加知行书院的开学仪式!

    侍卫们上马,肃然看着两个奶娘和玉米上了马车,随后又是一辆马车,上面装着小马桶和小夜壶,以及几个太监和嬷嬷。

    怡安上了玉米的那辆马车,对跟出来的称月点点头,然后说道:“好了。”

    领头的将领正准备喝令出来,前方却来了一队骑兵。

    “见过伯爷。”

    来人正是方醒。他亲自来迎接玉米,这个架势非常的足,作为第一次出宫的玉米来说,以后这一刻将会被不断提起。

    皇帝出宫兴和伯都没来接过啊!

    怡安从马车里探出头来,说道:“多谢兴和伯。”

    她这是代表玉米在道谢,方醒微微颔首。

    今日他一身青衫,这个含义更加的明显,宫中的孙氏得知后怕是会扎他的小人。

    他微微颔首,说道:“臣请殿下启行!”

    车队随即缓缓而动,并渐渐远去,可方醒刚才对玉米的礼遇却让人心惊。

    这是赤果果的宣言:殿下就是未来的太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