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64章 这世界的恶意
    辛建手头上最重要的权利被收走了大半,他的心也被收走了大半,心丧若死。

    郭璡却有些惊慌失措,他不知道蹇义为何突然冷落了辛建,并剥夺了辛建的不少权利到自己的手中。

    他不是不喜欢权柄,可他更怕辛建哪日重新翻身之后的疯狂报复。

    别怀疑,当你的上司被处置,而你恰好接手了他的权利,那么你最好祈祷他一辈子无法翻身。否则等他归来后,你最好换一个部门,因为那个阴影永远都会在他的脑海中,他会寻找机会把阴影清除掉。

    这个阴影可以理解为对地位的威胁,或是耻辱!

    而雪耻的最好办法就是收拾你!

    面对郭璡的惶然,辛建只是微笑,一直微笑。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锦衣卫那边会主动去追查当年的事。

    ……

    这个世界往往会在你最担心的地方给你一下,满满的都是恶意。

    沈阳悄然来到了方家庄。

    “你不该来。”

    天色不早了,方醒看着两个小女娃玩耍,心情愉悦了半天,然后就被沈阳打破了心境。

    沈阳没带东西,但方醒相信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脑子里,所以他抢先说道:“是当年的事吧?是发现了辛建的什么蛛丝马迹?”

    沈阳点头,方醒拒绝道:“不必了,辛建的事,不值当你弄这么一趟,这对以后不好。”

    “兴和伯,下官……”

    “没什么下官。”

    方醒不渝的道:“你是陛下的人,今日你来,这就是出私活,多了不好。”

    “那辛建……”

    方醒伸手再次阻止了他,淡然道:“方某真要弄一个人,难道还需要这些东西吗?”

    ……

    辛建不知道方醒是否发现了不对。从方醒崭露头角开始,他就在担心着。

    可时光流逝,十余年过去了,方鸿渐的尸骨早寒,方醒越发的显赫了,辛建就越来越放心。

    直至方醒突然去了涿州,突然在涿州抓了杨二,他才重新把那个担忧翻了出来。

    杨二他知道,在方醒开始崭露头角之后,他就派人去涿州查过,知道杨二在当年的手脚。

    方醒不会无的放矢!

    辛建很果断,他马上向蹇义报备,宁可丢掉升官的可能,只求保命。

    “保命啊!”

    马上要晚饭了,辛建有些尿急,就去了茅厕。

    辛建家的茅厕比百姓家的自然要好一些,可夏天那味道依旧能熏人一个跟斗。

    所以他只愿意在冬天上茅厕,夏天就是夜壶和马桶。

    推开小门,一股子臭味就冲进了鼻子里。

    辛建微微皱眉,进去开始解开腰带。

    稀稀拉拉的水声回荡在茅厕中,辛建最后浑身一个哆嗦,然后抖一抖,准备收起家伙事。

    就在此时,他只觉得身后被人推了一把,然后身体就往前扑倒。

    “救命!”

    短促的呼叫之后,辛建全身紧绷,然后张开了双臂,居然扑在了两块木板上。

    这时候用料扎实、施工实在的好处就出来了。

    普通百姓家的茅厕,木板就直接搁在粪坑的前后,人蹲在上面,不注意会有些摇晃。

    可辛建家的木板却是一头扎进了墙壁里,这样就算是再晃荡,木板也不会跌落。

    辛建就这样架在摇晃的木板上,他的双脚已经掉了下去,就凭着双手架在木板上。

    掉进粪坑的恐惧支撑着他爆发出了潜力,他不但撑住了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有余力仰头呼喊着。

    “救命啊……”

    茅房离大门有些距离,门房正在小炉子上煮着羊杂小火锅,等不及的他不时抿一口有钱人们不屑喝的烈酒,然后叹息一声后,就听到了辛建的呼叫声。

    等他把辛建从茅坑里救出来之后,整个辛家都被惊动了。

    “夫君,可是惊到了?”

    辛建的妻儿围在他的身边,看到他面如死灰,就以为他是被吓住了,想去找郎中。

    可辛建只是摇头,就在他的妻儿欢喜的时候,他却看着虚空,喃喃的道:“是他,一定是他!”

    “夫君,是谁?”

    辛建可是吏部左侍郎,大家一致公认的未来的吏部尚书,居然有人敢对他下手,顿时一家人都沸腾了。

    辛建摇摇头,面色惨淡的道:“叫人盯着家中,巡查,晚间要巡查!”

    家人追问是谁,辛建只是摇头,然后执意让人去巡夜。

    可辛家却没有家丁护院,于是仆役和丫鬟都被安排轮值,顿时怨声载道。

    当晚辛建辗转难眠,只是在凌晨时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做了噩梦。

    当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到了吏部时,发现有人在身后对自己指指点点的。

    我虽然失势了,可好歹还是左侍郎吧?

    辛建大怒,回身冷眼扫过,在那些人纷纷低头时,却发现他们的目光是在自己的背后。

    他进了值房,反手在背上摸了一下,就摸下来一张纸条。

    小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严厉的指控,而且在辛建不知不觉中就贴在了他的背上。

    如果这人要杀我……我能躲得过吗?

    瞬间冷汗爬满了辛建的脊背。

    他看看值房的房门,然后身体猛地弹起来,跑到了窗户边。

    他打开窗户,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伸头出去,只是靠在窗户边躲着,紧张的等待着。

    他等了许久,窗外也没有跳进一个持刀大汉。

    叩叩叩!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辛建几乎浑身瘫软,他用力的靠在墙壁上,这才维持不倒,然后问道:“谁?”

    这声音嘶哑,带着痰音,仿佛是七八十岁的老头。

    辛建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门外的人大抵也是,所以缓了缓才迟疑出声:“辛大人?”

    是郭璡!

    辛建只觉得身体发软,他缓缓过去开了门,然后努力挤出严肃的模样问道:“郭大人何事?”

    室内因为开了窗户的缘故,光线极好,所以郭璡一下就看到了辛建那苍白的脸色。

    “辛大人这是……病了?”

    早上辛建顶着一双大眼袋和黑眼圈来上衙,早就被那些八卦党们给分析出了几十种可能性,其中就包括‘肯定是掉茅坑了’。

    “没有,只是昨晚没睡好。”

    “那还得要多注意啊!本官认识一个郎中,他有个方子,吃了之后睡的极为香甜,什么都闹不醒……”

    “那多半是骗子吧?”

    “不,他就在本官家的巷子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