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9章 本伯就是来报复的
    杨二出了城,一溜烟就往小路跑。

    跑到没人的地方后,他换了衣服,然后下马,摸出一把短刃,在陪了自己几年的这匹马的马屁股上拉了一刀。

    一声长嘶,受创的马儿也顾不得什么主人,一溜烟就跑了。

    杨二拍拍手,然后弄了些东西出来涂抹在脸上。

    他回身看了一眼远方的涿州城,冷笑道:“十多年前我能玩弄你方家于股掌之间,今日老子依旧能让你方醒吃瘪!呸!看老子怎么逍遥……呃!”

    他回过身,就看到两个男子缓缓走过来,有说有笑的。

    他急忙微微低头,心中大悔。

    走了就走了,还说什么话,被人听到可就完了。

    某些职业带给人的烙印几乎是终生的,而青皮这个职业留给杨二的一个烙印就是私下给自己打气,那怕是自言自语也好。

    他低头看着那两人的手脚,脚步从容。

    这是一条小径,两边都是田地。此时空荡荡的田间全是枯黄色,让人觉得灰蒙蒙的。

    当双方交错时,杨二死死地盯着和自己错身那人的手。

    没动!

    杨二的心中一松,随即双方错身而过。

    他想了想,就缓缓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耗尽了他此生的气运!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

    方五单手就捏住了他的脖颈,笑道:“你也不想想自己干了些什么,居然以为能逃脱。若是真被你逃走了,我家老爷哪来的名将之称?”

    小刀在边上催促道:“五哥快些,咱们还得去看看那人的围剿。”

    方五单手把杨二压倒在地上,小刀打个呼哨,远处的田间跑来了三匹马。

    杨二绝望的被提上马,然后就看到被自己砍了一刀的马儿又跑回来了,正咴儿咴儿的跟在后面。

    马儿的忠诚是许多人难以比拟的,而此时的杨二最痛恨的就是自己居然弃马。

    “动手了!”

    前方的小刀突然加快了马速,方五也押送着杨二跟了上去。

    就在前方,涿州城的外面,一群骑士正在围捕着那些男子。

    “正当百姓站好别动,探子跪地不杀!”

    叶落雪带着藏锋的人从左右包夹过来,他甚至都没用刀,只是在和那些奔逃的男子错身时轻轻的踢出一脚。

    “杀了你!”

    一个被堵住的男子猛地回身,然后短刃就往马身上捅去。

    这是要把叶落雪弄下马来,然后搏斗。

    这是叶落雪今天第一次动刀。

    在诸多人的注视下,刀光闪过。

    鲜血飙射的老高,人头被冲了一下,然后歪斜着掉在地上。

    战马在来回奔驰,那些百姓都呆呆的站着,已经被吓得不知所措。

    那些探子在奔逃无望后,大多跪地请降,几个呆呆傻傻的也被打翻在地。

    “太弱了!”

    小刀觉得这些探子和塞外的敌人比起来,一个是大汉,一个是婴儿。

    “他们大多是那些人家的家丁,见过血的没几人。”

    方五觉得这事儿现在才有趣,等叶落雪那里拿到口供之后,那些权贵想必会大吃一惊吧。

    因为担心方醒搞事,所以派家丁去观察一二,这个不算是罪过吧?

    那些权贵正是如此想的。

    可他们却错估了朱瞻基的脾气!

    重阳宴的君臣交锋他一直在记着,然后借着方醒来探亲的机会发作出来。

    这是在告诉群臣:朕记仇,非常的记仇!

    皇帝记仇是常事,不记仇是傻事。

    而且朱瞻基想通过这么一次行动来告诉群臣和士绅们:朕想什么时候开始就什么时候开始,这决定权是在朕的手中,谁也别想夺去!

    杨二看到了这一幕,作为涿州城里的红人,他当然知道这些人在窥探着方醒,可没想到居然会拿人,这说明什么?

    他瞬间面如死灰!

    ……

    州衙里,不少官吏都在嘀咕着杨二先前的交代,觉得这事儿真的是在冒险。

    到了此时,他们认为这是鲁云为了讨好皇帝和方醒而自发采取的行动。

    为了上官的官帽子而冒险,这个怎么看都有些傻啊!

    鲁云得知情况后有些恼火,然后叫人去找杨二来。

    可杨二一去不复返,而此时传来方醒带人在城中拿人的消息,鲁云什么心思都放下了。

    “叫人去帮忙!去帮忙拿下那些探子!”

    鲁云的上官面纱瞬间被揭开,歇斯底里的让人不敢相信这位就是往日崖岸高峻的知州大人。

    他已经扔了好几个东西,茶杯、镇纸、毛笔……

    那些官吏被他逼着操起各种武器,他训话一番之后,就气势汹汹的往州衙外冲去。

    可还没到门口,一群人就进了州衙,为首的却是方醒。

    方醒看到这个场景就楞了一下,然后问道:“这是要……谋逆?”

    呯呯铛铛的一阵声音后,这些官吏都是扔掉了‘武器’,知道劫难来了。

    从方家那位亲戚被曝光就是方醒后,州衙中的人都觉得知州鲁云怕是危险了。可这种清算多半会牵连,手脚不干净的也会被带出来。

    等两名家丁押着杨二进来后,所有的侥幸都消失了。

    方醒看着跪了一地的官吏,对沈石头说道:“这个不关本伯的事,你自己处置,找叶落雪帮忙也行,我就找鲁云。”

    沈石头苦着脸道:“兴和伯,这些人该是都查院的人来处置吧?”

    “那就快马请示陛下,我不管。”

    方醒不想插手这等事情,他丢下焦头烂额的沈石头,带着家丁们去了后面。

    在看到方醒的那一刻,鲁云起身,然后说道:“下官并未对方家动手,兴和伯,冤有头,债有主……”

    “我喜欢牵连!”

    方醒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说道:“当年你坐视方家报官而不顾,这是渎职。”

    鲁云心中一喜,低头到:“是,下官渎职。”

    方醒沉吟道:“本伯本想直接用贪腐拿下你,名正言顺……”

    鲁云噗通一声就跪了,他现在只求不被流放,可他贪腐的数额却不小,所以没有侥幸。

    “伯爷,下官知道涿州那些权贵士绅的龌龊,只求平安度过,下官愿辞职。”

    这是绝境下的叫唤,鲁云愿意为此赌一把,赌方醒不会过河拆桥。

    “你以为这些消息很难吗?”

    方醒突然觉得大明有眼光的官员真的不多,他感慨道:“弄那些士绅权贵,重要的不是证据,而是气势和决心啊!你连这个都不懂,还怎么升官?啊?”

    方醒起身走到鲁云的身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鲁云抬头道:“伯爷,下官愿意……”

    啪!

    方醒反手一巴掌抽过去,然后闪身避开血水。

    鲁云趴在地上,右脸渐渐肿起,半边嘴唇也在膨胀着。

    “本伯就是来报复的,明白吗?”

    方醒走到杨二的身前,微笑道:“杨二,本伯被流放到哪了?说说,说对了本伯饶你一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