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53章 面白如纸(为盟主‘卸甲葬弓’贺,加更)

第2153章 面白如纸(为盟主‘卸甲葬弓’贺,加更)

    “陛下,兴和伯在涿州找到了亲人,只是还动了手,打了当地的青皮和小吏,那些青皮被冻了一夜,都半死被抬了回去……”

    “涿州知州呢?”

    朱瞻基对这种生活很感兴趣,可他家的亲戚非富即贵,和方醒的亲戚地位差距太大了。

    是的,朱瞻基早就知道方醒的两位伯父在涿州的状态,只是方醒没动作,他自然不会横加干涉。

    方醒这个时候去寻亲,张辅的提醒是一回事,朱瞻基的人查到有人在试探方鸿中两兄弟才是关键。

    叶落雪说道:“陛下,有人看着有些心虚,不过鲁云还没动静。”

    “有趣。”

    朱瞻基觉得真是好笑的很。

    他不相信有心人会不知道方鸿中两兄弟和方醒之间的关系,那还敢观望,这就是恨毒了方醒啊!

    不过这只是江山一隅,他这几日更多的在关注着水师的争执。

    军方要求那船队划归都督府,大不了加个兵部作为婆婆念紧箍咒。

    可正在休养著书的郑和闻讯就忍不得了,挣扎着来了朝中,然后和张辅等人吵了个沸反盈天。

    朱瞻基的态度很暧昧,不,是在旁观。

    陆地上的威胁在慢慢变小,只余下哈烈和肉迷,而且距离遥远。

    那么大明近期的着力点就是船队,壮大船队,让船队出去为大明寻找资源,这才是大家看重船队的原因。

    太监……就算是郑和退下来了,可王景弘和洪保等人的忠心却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们只会听从朱瞻基一人的命令,旁人无法干涉。

    这相当于是皇帝的私人武装!

    而武勋们现在想接收了这支武装,这个就有趣了。

    那些大声疾呼,想毁掉宝船的家伙,何尝真是为国为民?

    想让朕成为孤家寡人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吧……

    朱瞻基玩味的想着,然后问道:“婉婉还不肯出门吗?”

    叶落雪告退,俞佳说道:“公主近日有些发热,太医院看过了,说是无碍,只是静养。”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天气冷了,不是进了些好木炭吗?母后她们都有了,送些去婉婉那里。”

    俞佳应了,亲自叫人拿了板车,装了一车好炭去婉婉那里。

    初冬萧瑟,走在宫中,那些太监宫女都是缩头缩脑的,见到俞佳马上把袖着的手放开,然后笑着问好。

    这便是权势!

    男人一辈子,大抵第一愿望就是征服女人,那是他们的动力来源。

    而失去了男人功能的太监们只能去迷恋权势,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那就是事业。

    郑和、王景弘这些都是事业有成的代表。

    而那些迷恋权势的大多不得好死,比如说前唐的那些太监……

    咦!那些太监好像很牛啊!能决定皇位的走向,那是什么感觉?

    俞佳的面色突然潮红,然后他看看左右,冷汗马上打湿背腋。

    这种想法要不得啊!

    黄俨是怎么死的?

    不就是贪慕权势,一直在错误的道路上行走,最终只能铤而走险……

    俞佳觉得自己以后该去看些佛经,以免哪日闯祸。

    “公主,陛下身边的俞公公送来了好木炭。”

    室内,婉婉正在窗前抄写经文。

    不,她应当是默写。

    “哦。”

    这是哦了一声,婉婉再度低头,手中的毛笔缓缓而动。

    青叶皱眉道:“公主,得动动呢!太医院的都说了,您得出去走走。”

    婉婉又哦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呆呆的看着窗外。

    她的脸蛋有些苍白,神色木然,就像是……

    一段槁木!

    青叶心中担忧,就劝道:“公主,皇后都请了您几次,您一次都没去呢,有些失礼了。”

    婉婉缓缓侧脸,脸上白的仿佛能看透进去,白纸般的感觉。

    她皱眉道:“端端……这几日端端没来吗?”

    青叶点头,欢喜的道:“端端公主那边在学习呢,听说都哭了几次,只是皇后那边却不肯再迁就她。”

    婉婉疼爱端端,青叶觉得这是个突破口。

    果然,婉婉抿紧了唇,然后想了想,说道:“去看看。”

    青叶欢喜的冲出去喊道:“公主出门。”

    宫中除去皇帝太后和皇后三人之外,其他人就别想什么架子,公主当然也不例外。

    只是一群宫女嬷嬷太监的在跟随着,一行人出门。

    俞佳见婉婉居然肯出门,就以为是自己的功劳,急忙迎上去说道:“公主,陛下挂念着您呢!”

    婉婉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垂眸,缓缓错身而过。

    这一眼冷冰冰的,让俞佳不禁呆在原地。

    等婉婉走远后,他才如梦初醒,讶然道:“公主怎么越发的冷清了?”

    一个洒扫的太监抱怨道:“整日不出门,换谁都冷清啊!”

    俞佳下意识的点点头道:“是啊!闷也闷坏了……”

    ……

    孙氏的肚子越发的大了,宫中近期多了些谨慎,不管是太后还是谁,看在皇帝宠爱孙氏的份上,也刻意的安静了许多。

    婉婉已经很适应,并喜欢这种安静的气氛。

    周围的人刻意挡着风,所以她在内圈觉得不冷。

    她微微抬头,看着周围的萧瑟景致,竟笑了笑。

    那面上渐渐多了些血色,眼睛微微眯着,把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其中。

    一路到了皇后那里,就听到端端嚷道:“母后,无忧就只学识字,还有听书,画画,我干嘛要学那么多?您这是欺负我,我要去告状,我要去找皇祖母告状……”

    “胡说!你就会拿无忧来做挡箭牌。”

    “没胡说,骗人是小狗,是小黑。”

    小方在婉婉的身边抬起头来,摇摇尾巴,然后就冲了进去。

    “小方……母后,婉婉姑姑来了。”

    里面一声欢呼之后,就是胡善祥无奈的叹息,然后端端就冲了出来。

    “婉婉姑姑。”

    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孩子的欢喜就是阳光。

    婉婉牵着她的手,低声道:“不乖。”

    端端摇头道:“婉婉姑姑,无忧真的没学那么多。”

    “为何?”

    “无忧说,说是兴和伯说的,说孩子小时候别逼的太紧,该玩就玩痛快了再说,不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学不好。”

    婉婉诧异道:“这些话怎么那么整齐?”

    端端的眼珠子开始转动看向别处,婉婉不禁就笑道:“可是无忧和你一起背下的吗?”

    端端急忙否认道:“没有没有,是我想的,真是我想的,婉婉姑姑,您不信我还有话要说。”

    这时胡善祥出来了,含笑道:“外面冷,端端别缠着你姑姑。婉婉快进来吧。”

    进了里面,顿时一股热气就让人觉得毛孔都打开了。

    “玉米呢大嫂?”

    婉婉没看到玉米,就找了找。

    “在母后那里。”

    胡善祥苦笑道:“母后如今就爱玉米,隔三差五叫人送过去,说是要稀罕一番,就差让玉米在那边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