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3章 追索
    “这是蓄意的……”

    这里不是道场,没有什么道统之争,有的只是对亲人离去的不甘和痛苦。

    “对,蓄意的。”

    方醒觉得只要打开一个头,这些人就不乏把事情慢慢推演下去的能力。

    “穆棋!”

    他提了一个人的名字。

    “此人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管是说动张麟,还是鼓动你们的亲人去冲击军阵,此人都在其中若隐若现……”

    “前日还看到他!”

    “在哪?”

    方醒循声盯住了一个中年男子。

    “伯爷,前日他说要去找人讨公道,就走了。”

    说了当没说!

    “找出来!还有,那日领军的千户官何在?”

    ……

    等待处置!

    从那日之后,梁平觉得自己大概要死了。

    朱勇很有义气,不,是很有护短的劲头,把他暂时护住了。

    屋子里有些微冷,冷清清的。

    可他知道,外面有两个军士在盯着自己。

    朱勇毕竟是国公,世袭的国公。

    再愚蠢他也知道不能让梁平跑了,否则他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闭上眼睛,那日的杀戮仿佛就在眼前。

    “成国公仰慕儒学,他们不敢的,冲过去,咱们去京城,去请见陛下,为大明,为天下……”

    那些书生都疯了。

    不,他们都喝多了!

    梁平清楚的记得有人在呕吐,大部分人都是眼睛发红,亢奋的无以复加。

    那个时候别说是刀枪,估摸着火海他们都敢闯一闯。

    然后就是惨叫。

    那些军士被他们拳打脚踢,可这个不算是什么。

    最怕的就是抓。

    第一排的军士几乎没有一张脸是好的,都被抓烂了,恶鬼一般的吓人。

    当时他在犹豫。

    “我就是个蠢货!”

    梁平给了自己一巴掌,呼吸急促的就像是在拉风箱。

    当时他就算是下令撤退也好啊!

    撤退之后,重新组织一下,用拳脚把他们打趴下才是最佳的选择。

    可他犹豫了,然后那些已经被激怒到极限的将士们,在几个人的带头下,终于动手了。

    箭雨覆盖,长枪捅刺,长刀劈砍……

    一场教科书般的战斗!

    有史以来结束的最快的战斗!

    当前方只剩下几人站立时,大部分将士还处于舒爽的状态中,憋屈得到发泄的舒爽中,只有几个军官知道麻烦来了。

    那日他带着麾下回到了济南城,找到了朱勇请罪。

    几乎没怎么问话,朱勇就把他软禁在这个房间里。

    这是等死!

    他失去了胃口,廋的脱型。

    他在焦虑,可却等不来结果。

    黑夜带来了更大的风,吹的人心慌意乱。

    梁平很虚弱,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他睡的昏昏沉沉的,肚子里空荡荡的,就像是一团火在灼烧着。

    “大人……”

    就像是发烧般晕乎的梁平猛地一惊,然后坐了起来,低喝道:“谁?”

    “大人,下官徐鑫……”

    “徐鑫?你怎么来了?”

    徐鑫是他麾下的百户官,也是被监控的对象,所以梁平有些好奇他居然能得了自由,同时也期待着自己的好消息。

    门悄无声息的被打开了,一个黑影摸了进来。

    他居然是偷偷来的!

    梁平的心瞬息就冷成了冰窟窿。

    “大人,下官刚听说了,他们要把罪名全压在您的身上……”

    黑影的声音中带着不忿。

    是啊!这等让人背锅的手段在军中也是屡见不鲜,他梁平作为当事人,自然是最佳人选。

    “您肯定难逃一劫,可您的家人……他们说要流放到那个什么大岛上去,那上面全是野人,吃人的野人……”

    这就是绝望了!

    梁平知道,按照朝中现在的手法,他的家人再怎么着也就是流放。

    也就是说,就他最倒霉!

    黑影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就低声道:“大人,下官花钱引开了他们,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没有油灯,唯一的光亮就是外面的月色。

    月色冷冷的,人也冷冷的。

    ……

    济南府很大,府城也大。

    大明湖依旧清澈,却少了一艘画舫。

    一日之计在于晨,可在收获了之后,一年的活计差不多就结束了。

    该休息了,等重阳节之后,该找个活计补贴些家用,起码要一直做到年前,否则坐吃山空,迟早败家败业。

    最近济南城中最流行的早餐就是葱油饼,然后配上一碗酸辣汤,这是许多孩子从晚上盼到早上的美食。

    离布政司衙门一条街的地方就有一家新开的小店,里面专门卖葱油饼和酸辣汤,别的一概没有。

    这家的生意好到火爆,每天都是从开门持续到中午。

    “没了没了,今日都卖完了!”

    今天还没到中午,小店就开始赶人了。

    那个做葱油饼的男子面无表情的去洗手,打下手的那个妇人一脸不舍的看着案板下面的一袋子面粉,却不敢说出来。

    “就你家了不起,每日就做那么多!呸!下次看谁还来你家买!”

    那些客人骂骂咧咧的走了,济南城也恢复了宁静。

    农业为本,农闲时节,什么都闲了。

    那妇人收拾了店里,然后就出去转了一圈,再回来时就一脸八卦的给男子说道:“大哥,兴和伯进城了,和徐国公闹翻了。”

    男子坐在灶头边上吃面,闻言抬头,肤色居然有些白皙。

    “为何……为啥闹翻了?”

    妇人没发现他的语病,兴奋的道:“好像前日城中逃走了几人,徐国公说不关自己的事,然后被兴和伯呵斥了,大哥,你说一个伯爷居然敢呵斥国公,这是不是有毛病啊?”

    男子楞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面。

    妇人被晾在一边有些不爽,却不敢和自己的老板别扭,就一转身又跑了。

    等她前脚一走,男子就放下筷子,然后急匆匆的在灶空那里弄了些灰,用水调和了,让脸上淡淡的抹了一层……

    弄好之后,他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面,喃喃的道:“想不到我穆棋居然有改头换面的一天,方醒,你慢慢的弄吧,等你身败之后,我自然就是功臣。”

    大隐隐于世,灯下黑的道理古今通用。

    方醒心心念念想抓到的穆棋就躲在离布政司衙门的不远处卖葱油饼,而且生意火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