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0章 朱勇杀人了
    方醒依旧不信。

    站在长街上,看着前方的皇城,方醒突然笑了笑。

    纠结这个干嘛呢?

    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可藩王分封已经不可阻拦,否则朱高煦就敢打上乾清宫去。

    “兴和伯,谁的错?”

    身后传来了一个问题。

    方醒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谁都没错,错的是这个时候。”

    “时候?”

    “对,这个时候,许多人都以为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不给就是问题,不给就有问题,大问题。”

    方醒回身,看着沈阳问道:“谁撑不住了?”

    “定国公家中的生意被断了不少……”

    “他不可能会这样屈服,没出手吗?”

    “还有……我怎么感觉最近许多事情都雾里看花似的,我也懒得打听,只是定国公却不可能会退,他没了退路。”

    沈阳点点头,有些唏嘘的道:“刚来的消息……死人了。”

    方醒的心中咯噔一下,问道:“哪里?多少人?”

    “德平,死伤百余人。”

    “为何动手?”

    方醒有些粗暴的追问道。

    沈阳面色难看的道:“一群书生想进京,成国公生怕他们是来京城闹事,就令人拦截,结果……”

    方醒只觉得心往下沉,“肯定是有人暗中蛊惑,可抓到人了吗?”

    朱勇再蠢也不会大开杀戒,方醒断定这里面有人策划。

    “是有人失手了,一箭射杀了带头的书生,然后就引发了冲突,收不住手了啊!据说当时遗尸遍地,惨啊!”

    沈阳设想着当时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不是他胆小,他见过更惨的场面,可那是大明的敌人和对手啊!

    “收不住手,那些书生扑过来……可能被射杀的那人威信高,所以他们疯了,居然去冲击军阵,然后动手……你知道的,那时候血气一冲,又没人叫撤离,于是就……”

    此刻不是明末,军中血勇之士不少,壮士不可辱,否则血溅三尺只是寻常。

    可朱勇呢?

    “定国公当时不在……兴和伯,陛下的意思……”

    ……

    大半天之后,天快黑之前,外面终于知道了消息。

    朱勇杀人了!

    而这些读书人不过是想举行一场诗会罢了。

    消息以大家都意想不到的速度在飞快传播着。

    京城首当其冲,在接到消息之后,就有人在皇城外叩阙,只是被守卫皇城的军士一刀鞘打晕,然后丢到了外面。

    这股风不可起!

    朱瞻基及时作出了反应,京城的戒备马上上升了一个等级,巡查的军士多了许多。

    “在查清楚之前,不,没什么可查的,此事……压下去!”

    朱瞻基压根就没想过去惩罚朱勇,那是自乱阵脚,自毁士气。

    “东厂和锦衣卫下去查,查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朕就不相信……”

    朱瞻基觉得整件事都是一个阴谋,他冷笑道:“朕就不信这天下还有朕查不到的东西!”

    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倾巢出动,一时间京城为之噤声。

    方醒很欣慰,他觉得此事会成为一次契机。

    “清查之事一直都没有什么激烈的反抗,我还以为北方的士绅胆子都变小了,谁知道却是在朱勇那里爆发了……”

    方醒觉得这个世界有些颠倒了顺序。

    在他看来,朱勇是属于儒家可以争取的对象,所以该亲近些。而他是死敌,有啥黑锅当然要让他背。

    黄钟觉得自己的东主有些魔怔了,思路被卡在了一处。

    “伯爷,他们下手不比您轻啊!”

    “成国公在山东一地如今也算是威名赫赫,全是杀出来、抓出来的名声,早就不是当初了。”

    方醒点点头,自嘲道:“我总觉得他们不会真的成为对手,所以难免出错,朱勇这次算是什么?投名状的话也多了,都成了死仇。”

    黄钟觉得方醒有些过分了。

    若非当时他去兖州逼了朱勇一下,朱勇只会缓缓行事,哪会如后面那种电闪雷鸣的风格。

    方醒准备去找张辅问问这事,他觉得朱勇会和张辅有联系,很密切的那种。

    “我要马上出发……”

    ……

    秋风吹的人头痛,京城依旧平安。

    安纶起床,然后洗漱。

    他如今身份不一般,偶尔也能在宫外住。

    他的宅子不奢华,不算大。

    马圈里,那匹战马摇摇头,嘶叫了一声,显得极为快活。

    它的一只前腿已经上了夹子,药是最好的药,只是不能落地,三只腿支撑着有些累。

    “靠着这边。”

    天才麻麻亮,安纶拍拍马圈侧面的架子,战马靠着三只腿缓缓挪动过来,然后把身体靠在架子上,

    安纶拿出刷子给它刷着,一边刷一边念叨着。

    “…不能给你洗澡,就忍着吧,好了再说……”

    “…换药的时候不许闹腾,等好了……”

    安纶的动作停了一下,唏嘘道:“他们说你再也带不了人,也没法奔跑了,你说说,能吗?”

    战马甩甩脑袋,用大舌头舔舐着安纶的脸。

    安纶没躲避,只是笑着摸摸它的脸。

    一人一马在晨曦中相处了一刻钟,安纶交代家中的奴仆照看好马,然后出门上衙。

    太阳还没升起来,天边依旧挂着残月,照的北平城冷冷清清的。

    安纶闻到了肉汤的味道,还有烙大饼的味道。

    他吸吸鼻子,指指右边的摊子说道:“要些锅贴来,中午热一下吃了。”

    随从就过去喝道:“弄几十个锅贴来,包好。”

    做锅贴生意的是一个年轻少女,她被随从的语气吓到了,然后抬头看了面无表情的安纶一眼,就哭道:“不要钱,不要钱……”

    随从骂骂咧咧的道:“谁不给钱了?赶紧做!”

    说着他摸出铜钱,得意的炫耀道:“好好做,好吃明早还来。”

    少女长得姿色普通,她看了那些铜钱一眼,怯怯的点点头,然后赶紧把已经半熟的一锅锅贴翻身。

    香味散发出来,随从看着少女随着动作而微微颤动的胸前,不禁吸吸鼻子,有些躁动。

    等锅贴好了,随从给钱的时候还顺带摸了一把少女的小手,在少女的惊呼声中得意的回身。

    被两名番子护卫着的安纶依旧是面无表情。

    等到了东厂后,安纶进了房间,随从得意洋洋的和人吹嘘着卖锅贴的少女的身材是如何的好,那小手是如何的……粗糙,可惜了云云。

    “成国公回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