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09章 公主安好(为盟主‘萧真人’贺,加更)

第2109章 公主安好(为盟主‘萧真人’贺,加更)

    婉婉总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困在宫中的一只小鸟,翅膀被牢牢的捆着,连宫外都看不到。

    所以她怀念着当初小时候的经历。

    那时候方醒会带着她出去玩,甚至还遇到过一次刺杀。

    她记得那一次。

    荒芜的小村,细雨中出现的刺客,以及那一排排军士,还有火枪齐射的声音,可惜她被方醒抱着,没看到那一幕……

    “嘭嘭嘭嘭!”

    婉婉以手支着下颚在打盹,外面一阵敲打声惊醒了她。

    午后的静谧时光被打破,婉婉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

    她的眼神呆滞,许久才有些灵动。

    “公主,太后娘娘召见。”

    外面传来了青叶的声音,婉婉嗯了一声,然后缓缓起身。

    午后的阳光有些晒,走在宫中,婉婉微微低头,听着那些叹息。

    宫中最漂亮的一朵鲜花就要被人采摘了,而且还会附带着不少好处。

    消息传得很快,甚至连最后入围的那三人的身份都有了猜测。

    看着一袭长裙,静静行走在宫中的婉婉,那些惋惜的眼神中多了些复杂。

    飞檐仿佛带着些凌厉,瓦片也多了肃穆。

    这便是皇宫!

    婉婉木然的看着这一切,脸色苍白。

    有人觉得这是个新发现,于是就飞跑着去禀告了皇帝。

    “……公主看着……呆呆的。”

    心丧若死,这话终究没敢说。

    也幸而没说!

    朱瞻基的面色不大好看,握着一份奏章,作势欲扔。

    俞佳瞪了来报信的太监一眼,然后带着他出去。

    到了外面,这人一脸期盼的看着俞佳,低声道:“公公,奴婢可是一路跑来的啊!”

    说着他动作夸张的擦着脸上的汗。

    这是在表功!

    俞佳不动声色的道:“咱家记住了,去吧。”

    看着来人欢喜的回去了,俞佳冷冷一笑,转身进了暖阁。

    “婉婉在想什么?”

    朱瞻基有些恼怒的问道。

    俞佳尴尬的道:“陛下,奴婢也不知,只知道公主这些时日郁郁寡欢,除了去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那里之外,就闭门不出,不过笔墨纸砚,还有蜡烛倒是要了不少。”

    朱瞻基眯眼看着俞佳,敲打道:“有话就说,存着想说给谁听?”

    俞佳马上下跪请罪,朱瞻基觉得气闷,就出了暖阁。

    外面秋风轻轻吹拂,万里无云。

    朱瞻基负手走出去,宋老实在屋檐下打盹,被惊动一下后,赶紧打个哈欠跟了上来。

    大明的公主真的过得太寒碜,一个不许涉政,就把多少驸马给坑惨了。

    也就是说,除非是那等一点儿野心都没有的人,否则这驸马就做的不甘心。

    登基的第二天,朱瞻基就透过俞佳给外面传递了一个信息:皇亲少涉政!

    大明的文武官员对皇亲国戚也没啥好印象,既然皇帝都说别给他们面子,那他们当真会不给面子。

    老实度日也就算了,不安分的,地方官员就能给你好看。

    “人心不足啊!”

    朱瞻基叹息了一声,宋老实一路在打盹,闻言就楞了一下,然后说道:“陛下,谁都该听您的话,不听就打板子!”

    朱瞻基的精神一振,说道:“是啊!朕倒是瞻前顾后,却忘了这是皇家。”

    皇家的规矩自然与众不同,那种十七八不成亲就找不到丈夫的,皇家不会担心这个。

    公主招婿成亲大多是在二十岁左右,婉婉还有两三年的时间缓冲。

    可太后却担心到时候太过仓促,找不到合心的驸马,所以准备先定下人选,再定下婚期,等几年也使得。

    有多宠爱就有多操切!

    朱瞻基想了想最后定下来的那三个候选人的情况,不禁叹息道:“都不合适啊!”

    他自然想给妹妹最好的,不管是驸马还是生活。

    可世事难为,真正出色的男子就没有愿意和皇家结亲的。

    这时前面来了一个太监,近前禀告道:“陛下,兴和伯请见。”

    朱瞻基精神一振,说道:“让他去母后那里,朕稍后再过去。”

    ……

    方醒一路被引着到了宁寿宫,本想在外面回话,里面有人出来说了:“娘娘说了,兴和伯不是外人,进来说话。”

    方醒硬着头皮进了殿内,在一群嬷嬷宫女的注视下行礼,然后说道:“臣去查探了……”

    他低头看看左右,太后说道:“都出去吧。”

    除去李斌和两个嬷嬷之外,所有人都出去了。

    等人走后,太后有些急切的问道:“他们如何?”

    “……吕辉和家中的丫鬟有些不干净,而且少了担当。”

    太后的面色如常,她本就没指望一下就能捉住金龟婿,排除一个只是小事。

    “真定府的余勇人懒了些,不过人还不错,只是……”

    方醒指指自己的头顶道:“他这里秃了不少。”

    太后皱眉道:“那想都别想!”

    想到婉婉的驸马是个秃顶,太后就觉得五脏六腑都齐齐抽动了一下。

    还有第三个,太后觉得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差,点中三个都有问题。

    方醒说道:“那个陈迪……”

    他有些为难,最后在太后面无表情的逼迫下,只得含糊道:“这人有些难言之隐……”

    太后的脸颊抽动一下,脖子上的青筋崩了一下。

    方醒也觉得很尴尬,可太后不发话,他也不能告退。

    太后大概是气狠了,喘息几下后,拍着椅子的扶手说道:“叫皇后去,不,叫皇帝,让他去查,去查查那些奴婢干的好事!”

    挑选驸马的人选自然只能由太监去办,可这些人是否尽心,是否收取了好处为别人遮掩缺点……

    方醒没去查这个,他只负责查看最后的那三个人选,其它的自然有太后去操心。

    “娘娘,公主来了。”

    太后正在发狠,闻言也是一怔,然后说道:“兴和伯辛苦。”

    方醒如蒙大赦的告退。

    出了大殿,婉婉在边上等候,两人相见都楞了一下。

    “见过兴和伯。”

    婉婉福身,含笑说道。

    方醒点头拱手道:“公主安好。”

    送他出来的李斌不禁干咳了一声,婉婉惊了一下,急忙垂首进了大殿。

    方醒不禁回身冲着李斌皱眉道:“你咳什么?”

    李斌尴尬的道:“无事,咱家嗓子发痒。”

    “那就去找太医。”

    方醒走了,李斌翻个白眼,心想哪有这么打招呼的?

    公主安好?

    这是你一个外臣能说的话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