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08章 发情的公狗(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

第2108章 发情的公狗(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

    在文皇帝驾崩之后,危机一直存在,直至朱瞻基继位,那些危机才慢慢的被压下,渐渐消弭。

    不,是疑似消弭!

    而危机多半来自于人,眼前这些人就是危机的来源之一。

    君臣之间的角力在渐渐的发生变化!

    安静!

    朱瞻基在感受并享受着这股安静。

    然后他微笑道:“山东有人勾结河间府,朕已让刘观便宜行事……诸卿散了吧。”

    等群臣出去后,门外的太监才敢进来禀告太后的话。

    “政事处置完毕,朕这就去。”

    一路到了宁寿宫,胡善祥已经回去了。太后见他就愁眉不展的道:“婉婉的事本宫看了好些人,都不如前面那三个,可终究要知根知底才行啊!”

    朱瞻基安慰道:“母后放心,儿臣已经让人去查了。”

    太后问道:“谁?”

    “兴和伯……”

    太后点点头,说道:“他做事倒是沉稳,哎!婉婉十八了,按照规矩,也该挑人了,你若是舍不得,那就多留几年……”

    朱瞻基点点头,认下了这话。

    可最不舍的还是太后啊!

    ……

    这世上最难保守秘密的地方大抵就是宫中。

    太后在张罗着婉婉的婚事,守住消息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公主,太后正在挑人呢。”

    婉婉就站在树下,一袭长裙,眉间微蹙。

    青叶低声道:“有小官,也有武人,还有进士举人,说是要挑一个好的。”

    她觉得自己肯定会跟着婉婉出宫,要是驸马不好的话,她的日子也不好过。

    大明不需要公主去和亲,从朱棣开始,更不需要把公主当做是筹码,来平衡朝政。

    这种风格就带来一个变化:公主们的驸马大多出身普通,能嫁给勋戚就算是烧高香了。

    及至朱瞻基时,已经挡住了几波勋戚对婉婉的求亲。

    这就是信号!

    婉婉深得三代帝王的宠爱,出嫁时的嫁妆在本朝肯定是头一份。

    被选中的驸马多半是普通出身,这一下就发达了啊!

    而且外界对婉婉的性子和容貌早有议论,大抵就是一旦成了她的驸马,那就是人财双收。

    婉婉看着天空。

    天空万里无云,蔚蓝。

    她有些郁郁,也有些迷茫。

    作为公主,她并没有挑选的余地,最多是太后那边确定了最终的人选之后,简单的给她说说情况而已。

    于是她就有些郁郁,晚饭都没吃。

    青叶悄然让人去太后那边说了。可太后也只是叹息一声,然后让人送了点心来。

    作为父母长辈,当然觉得自己的眼光绝好,为子女儿孙挑选的人再不会错了。

    太后就是这般想的。

    于是婉婉就沉默了,每日除了去太后和皇后那里坐坐之外,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青烟渺渺,少女认真的抄写着,边上的小箱子里已经摆放着不少抄写好的经文。

    等到了最疼她的文皇帝和仁皇帝的忌日时,这些经书将会被焚烧,只求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安乐。

    ……

    婉婉招婿,那自然是引得无数狂蜂浪蝶在觊觎。

    “本宫就知道保不住消息,那些人……不见!”

    不少人家都盯住了婉婉这块肥肉,特别是勋戚家,就想着用家中的子弟和皇室联姻,然后延续自己的荣华富贵。

    连那些家中儿子多的文官人家也难免有些意动,可他们却不能学勋戚的直接,于是秋风劲吹的时节,京城中隔三差五的有人在聚会。

    聚会自然是要有酒的,而且还得有菜,好菜。

    神仙居今日就接了一单,整个大堂都被包了下来。

    “酒菜都要贵的,可却舍不得去楼上包间,这些读书人在弄什么鬼呢?”

    两个伙计在嘀咕着,而提前回来的要弟也是面色不虞。

    这群读书人看似风度翩翩,可却假。

    加之他们堵在大堂里,被人认出来其中有几位是官宦子弟,于是有些老客就拱拱手,然后饭也不吃就走了。

    莫愁也出来了,她担忧跟着方醒的欢欢的身体,所以这几日有些心神不宁的。

    “小姐,要不要赶他们走?”

    要弟觉得自己不会骑马,所以才被方醒丢了回来,加上她喜欢的那人没在京城,所以火气十足。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可惜今日长剑不曾在手,不然在下定然要高歌一曲……”

    “国朝无外患,此后就是我辈效命的良机,高歌无妨,可却不要忘了学问!”

    “……”

    要弟看了半响,听了许久,最后总结道:“小姐,这些人让我想到了家中的事。”

    莫愁安慰道:“过了就过了,如今你过的还好,以前的事就忘了吧。”

    要弟摇头道:“小姐,没想家呢!只是看着他们就想到了那些发情的公狗……”

    莫愁皱眉道:“不许胡说!”

    她担心给方醒惹麻烦,所以就让要弟去二楼看看。

    要弟走到楼梯下时,外面传来了一声马嘶,接着有伙计出去迎客。

    “伯爷……少爷!”

    外面突然传来了伙计欢喜的喊声,莫愁急匆匆的出了柜台,就看到了方醒和欢欢。

    方醒牵着欢欢缓步进来,见莫愁出来,就说道:“还好还好,什么病都没生。”

    “娘!”

    母子小别,再见自然是要亲密许多。

    三人进了大堂,方醒瞅见那桌读书人气氛不错,有人在吟诗,有人在微笑,笑的矜持。

    “这些人怎么像是在招摇,顺便给人瞅瞅的意思……”

    方醒随口问了莫愁,莫愁低头不语,看到欢欢不时的看着方醒,心中就欢喜不胜。

    出去一趟,父子俩就亲热了好多啊!

    要弟却忍不得了,说道:“老爷,说是宫中在给公主招婿,这些人在显摆呢。”

    方醒的面色一下就阴了,然后说道:“都是些浪荡子,这般招摇,迟早会给自家惹祸!”

    要弟赞道:“老爷这话再没错了,他们看着就像是一群发情的狗。”

    那一桌人中有人突然坐直了身体,然后板着脸轻声说了一句话,然后一桌人寂然。

    “爹!爹!”

    方醒准备走了,欢欢却舍不得,父子俩倒是来了一出分离的戏码,最后方醒让莫愁带着欢欢回去住几天才结束。

    等方醒出去后,那一桌一阵如释重负的呼气声。

    那可是和皇家关系密切的方醒,要是被他说句坏话,什么驸马就别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