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05章 雕虫小技(为盟主‘姬卡卡洛瓦’贺,加更)

第2105章 雕虫小技(为盟主‘姬卡卡洛瓦’贺,加更)

    府城中依旧如故,那家羊肉店铺的生意依旧不错。

    方醒带着两个孩子一路溜达着。

    “来两碗汤,一碗少一点。”

    掌柜已经知道了方醒的身份,马上哆嗦着去弄了羊汤,心中却有些窃喜。

    兴和伯都喜欢在我家吃饭,说明味道好啊!

    这一路疾驰下来方醒倒是没事,只是两个孩子有些难受。

    土豆端着碗慢慢的喝汤,方醒慢慢的喂着欢欢。

    这是标准的平民版的父子相处模式。

    欢欢以前很讨厌肉汤,可到了方醒的身边之后,每天跟着土豆跑,消耗大了,自然是吃的香甜。

    喝了肉汤之后,欢欢满头的汗,脸蛋红红的。

    “爹,好喝。”

    能陪着自己玩耍的爹,那当然得是好爹。

    这个儿子太好收买了啊!

    方醒有些忧郁,然后给他擦了汗,牵着出去。

    行人如故,并不会多看方醒父子三人一眼。

    收获的季节,总是多了许多欢喜,也多了许多忙碌。

    欢欢好奇的看着街上的行人、掌柜、伙计、店铺……

    孩子对他所看到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好奇心,并敢于无畏的去探索。

    回到营地,要弟已经望眼欲穿了。方醒把欢欢交给她,然后带着土豆去了大帐内。

    “老爷,南边第一鲜收不到食材了。”

    留守的家丁传达了北平传来的消息。

    “第一鲜……”

    方醒看看土豆,鼓励道:“你说说看。”

    土豆也没怯,想了想说道:“爹,北平的第一鲜好好的,南边的被卡住了,就说明他们怕,胆小,所以只敢弄南边的……”

    这看法只是平庸。

    “孩儿不知道第一鲜对咱们家有多大的影响,就记得每年南边的庄子和第一鲜来报账送东西时,娘都很欢喜,可见是影响不小,那么孩儿以为……”

    方醒看着前方,仿佛没有注意他的话。

    土豆迟疑了一下,说道:“爹,该传信南边,让他们动手……”

    “强硬?”

    方醒问道,语气淡淡的。

    土豆没有犹豫的说道:“爹,一次不动,别人就看轻了咱们家。”

    “而且南边的第一鲜和庄子会被欺负,孩儿记得庄上那些人经常说有爹在,就没人敢欺负他们,所以干活都卖力,就想着南方会不会是一样……”

    方醒沉吟着,土豆有些忐忑。

    这是方醒对他的考教,而且方醒以前说过,什么性子就决定了一个人以后的命运。

    土豆不敢哄骗,说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按照方醒的说法,他这等小屁孩的想法太嫩,只需看看脸色,就知道是真是假。

    这孩子还是太在意了啊!

    方醒微笑道:“这是报复,那些人对清理士绅优待恨之入骨,而为父却力主此事,并亲自动手,所以这是报复。”

    “这是胆小的报复,为父敢担保,现在南边的第一鲜已经恢复了正常,知道是为何吗?”

    土豆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说道:“爹,他们是怕了吗?”

    方醒在外面的名声很大,特别是那个宽宏大量,连土豆都知道,惹了宽宏大量,你就要做好被疯狂报复的准备。

    “哈哈哈哈!”

    方醒不禁大笑起来,土豆知道自己的回答不错,所以也跟着笑了。

    方醒满意的看着土豆,说道:“还稚嫩,不,是很稚嫩,不过方向能掌握就行,以后慢慢的经事,自然会越来越成熟。”

    谁都希望妻贤子孝,不,不但要孝顺,而且还得要能干,沉稳,聪明……

    人世间几乎所有的父亲都一样,他们隐藏着自己对孩子的温柔,眼中多是严厉,或是不耐烦。

    而所有的一切,只是他们希望世间所有的长处都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得到展现,一切安好,并完美无缺……

    土豆就和别人家得到了父亲夸赞的孩子一样,忍不住就笑了,很欢喜。

    方醒心中微叹,知道自己终究难逃普通父亲的某些劣根性。

    他走过去摸摸土豆的头顶,鼓励道:“你很好,去吧,晚些和弟弟一起玩耍。”

    土豆用力的点点头,那眼睛都在发亮,仿佛有光。

    这便是被父亲肯定之后的欢喜和自信。

    等土豆出去后,辛老七进来说道:“老爷,河间府各处都算是安稳,不过京城却有些暗流、”

    “河间府不算是什么,只是一个信号,让北方的权贵们知道的一个信号,他们别想躲……”

    ……

    河间府成了三不管地带!

    从刘观和方醒到了之后,京城的目光聚焦,但不管河间府被抓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却无人质疑。

    丰收的气息弥漫在乡野,弥漫在城市之中。

    方醒完全放手之后,刘观的表现完全称得上是一位能臣。

    各地那些愤怒的士绅被刘观指挥着聚宝山卫直接镇压了下去,他的命令冷酷,而聚宝山卫也照着执行。

    一时间刘观的大名在河间府能止小儿夜啼,真是凶名赫赫!

    左都御史这个职位,刘观如今才算是做出了些味道来。

    而在山东,纨绔徐景昌和朱勇配合,一内一外,直接用武力开始清洗那些反抗的士绅。

    皇帝对此只是漠然,少许几份奏章连御案都上不去,就被杨荣他们过滤掉了。

    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从山东弥漫到了京城,再从京城弥漫到了南方。

    “整个大明都在颤栗!”

    “是的,那些士绅……不,我们也在颤栗着,不知道这等厄运何时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两个士绅站在大道边,身后是牛车,以及仆役。

    田野上有淡淡的雾气在升腾,清晨的空气中带着一股子收割后的甜香,让人精神一振。

    两人在等着,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咱们家中都有投献,以前想着京城肯定不会被清算,可如今看来却是错了。”

    “是啊!陛下坚定,朝中那些也劝不动,兴和伯更是嗜杀如命,连那个纨绔徐景昌都在山东和定国公杀红了眼,我辈奈何……”

    两人面带愁色,不知这等困境如何解决。

    一阵马蹄声传来,很密集,两人赶紧退到了边上。

    这等时候在官道上疾驰的骑队大多是信使,阻拦者被撞死了活该。

    两人站在路边,皱眉看着马蹄声的来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