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83章 大势之前的小算盘
    气氛紧张到辛老七都已经握住了刀柄,然后眼中杀机毕露。

    他可不会管你什么国公爷,威胁到了方醒就是一刀。

    朱勇的家丁忌惮他,顿时就紧张起来。

    而且辛老七距离朱勇不远,就在方醒的身侧,想起他曾经在济南的雨夜里斩杀多名悍匪的事,一个亲兵不禁喊道:“保护国公爷……”

    “哈哈哈哈!”

    朱勇突然笑了起来,一下就冲淡了双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喝酒?”

    朱勇点点头,骂道:“特么的!这一路晒死人了,吃了一路灰,弄些好酒解解乏!”

    方醒当先,两人进了大堂。

    “老七,叫人去弄个火锅,辣椒多放些,汤不红就不算数。”

    辛老七应了,朱勇坐下道:“这天气吃火锅,还弄辣椒,你这是不嫌热?”

    方醒笑道:“喜欢吃火锅的,都知道最好的时节在夏季,越热越吃,出一身汗,那滋味…酣畅淋漓啊!”

    朱勇把腰刀解下来,随手扔给进来的亲兵,然后活动着脖子问道:“那边什么情况?”

    方醒说道:“一个士绅,大概是舍不得那些投献的田地,打死了小吏,然后卷着不少人进山,自称楚王。”

    “楚王?”

    朱勇笑了笑:“什么狗屁的楚王,这是自己想弄死自己呢!他死定了!”

    方醒点点头道:“是,我已令人去了,见之立斩!”

    “立威?震慑?好!”

    稍后火锅上来,热气腾腾的,顿时就让朱勇没工夫说话了。

    这季节的食材多,厨子弄了只鸡,还有两条羊腿,鸡熬汤,羊肉切片。

    桌子中间摆着个小泥炉,锅里热气腾腾。

    边上摆着几大盘羊肉片,还有时蔬。

    酒是好酒,朱勇先喝了一口,然后夹了一块鸡肉,看着红色的汤,无奈的道:“明日怕是要夹着屁股走路了啊!”

    “有痔疮?”

    方醒坏笑着问道。

    朱勇尴尬的道:“有,吃了辣椒第二天就会飙血,特么的,火辣辣的疼!”

    方醒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朱勇有些恼怒,渐渐的也笑了。

    气氛变得慢慢的好了起来,先前的阴云仿佛都消散了。

    方醒下了几片羊肉进锅里,然后找了块鸡腰子吃了,满足的喝了口酒。

    朱勇等了等,然后夹片羊肉出来,看着肉片上的红色汤汁,愁眉苦脸的道:“很想吃,吃了明日却要吃苦头,德华何以教我。”

    方醒舀了一勺子红彤彤的汤在碗里,然后吹了几下,轻轻的喝了一口,一脸的享受。

    朱勇的脸颊抽搐了一下,那是鸡汤熬出来的,味道鲜美,但同样辣的不行,他却不能享用。

    方醒喝了几口汤,说道:“苦头……谁都吃,有的苦头值得吃……”

    朱勇淡淡的道:“苦头自然是可以吃,只是却怕吃了苦头,还得背负罪名。”

    方醒笑眯眯的道:“那是想多了,要想让人卖力,可不只是惩罚和威胁,更多的是鼓舞,比如说……听闻有人去冲击见明报的地方,幸而成国公果断出手,这才免去了一场灾祸,方某要多谢了。”

    说着方醒起身拱手。

    朱勇的眼中多了些亮色,压压手道:“举手之劳罢了,德华过誉了。”

    等方醒坐下后,朱勇说道:“在京城待久了,出来有些不适,不过陛下重托在前,再怎么不适也得把陛下交代的事办好,否则也没脸回去。”

    方醒赞道:“成国公忠心耿耿,陛下那边必然是在翘首以盼,就等着这边的好消息……”

    朱勇的眼中多了笑意,举杯道:“如此我明日就回去,在济南盯着。”

    “正该如此。”

    ……

    “兴和伯,成国公这是什么意思?”

    吃了饭,方醒去后面冲了个冷水澡,然后出来就看到了王贺。

    天空渐渐成了橘红色,夕阳在天边燃烧着。

    方醒走出去,王贺跟在后面。

    “成国公已经在城中安置了,手下的人都没出去……”

    王贺在试探着。

    方醒站在堂前,感受着微风吹来的阵阵热气,说道:“他们在济南坐镇,我却突然来了兖州,他担心什么?不就是替罪羊吗?”

    王贺悚然而惊,说道:“那他这便是不忠!取消士绅优待多大的事,居然还怕这怕那的,难道他不怕陛下处置了他?”

    天空中有些散开的云被晕染成了橘黄色,一缕缕的,就像是棉絮。

    “谁都怕,明白吗?这里可是山东,谁敢、谁愿意亲手摧毁那些长久形成的堤坝,谁愿意做天下公敌?”

    方醒回身,淡然问道。身后夕阳映照,他的身上仿佛在反射着辉光,神圣感十足。

    王贺心中一惊,然后想起了连朱勇都得要忌惮几分,就问道:“兴和伯,难道是那家人出面了?”

    在他想来,除去那家人之外,谁也影响不了朱勇。

    方醒摇摇头,“不可能,那家人只要是不傻,此刻就该闭门不出,否则陛下可不会容忍!”

    朱瞻基在盯着山东,只要那家人敢于冒头对抗,方醒就敢拿下!

    至于朝中的反对,朱瞻基自然会一一压下!

    再厉害的家族在此时也无用,在经过蒙元人的统治之后,原先的那些世家早就灰飞烟灭了。

    仅存的这家人自然知道厉害关系,所以分寸感很强。

    “那是什么?若是自己的思量,那咱家觉得成国公怕是要完蛋了。”

    王贺对武勋也没多少好感。

    至少他们在历次争斗中并未表现出坚定的立场。

    这让以皇家奴才自居的王贺很不以为然,觉得这些人端着皇家的碗,却很不地道。

    所以他自然不会客气。

    方醒打个嗝,觉得还有酒味。

    他问道:“城中的士绅可有不安躁动?”

    王贺摇头道:“你兴和伯都来了,谁敢躁动?那是作死!”

    想起朱勇的亲兵都被辛老七吓坏了,王贺不禁嗬嗬嗬的笑了起来,让边上的辛老七不安的皱着眉头。

    方醒看着被夕阳映照着的屋檐,辉煌一片。

    他缓缓的道:“大势之下啊!这些人会如何抉择?”

    王贺用手遮挡着眼侧,眯眼道:“谁敢挡?”

    ……

    “谁敢挡?”

    朱勇吃饭时喝了不少,可他的酒量却不小,只是装醉。

    屋里很热,他待不住了,就走出去,在外面的台阶上坐下。

    石阶冰冰的,让朱勇不禁舒坦的呻吟了一声。

    右侧走来一人,问道:“国公爷,咱们以后是要全力以赴,还是……”

    朱勇抬头看着夕阳,喃喃的道:“那日…自焚的那人,我虽不惧,可却看到了那些目光……恨,狠,徐景昌是掌总,不管细节,方醒在外围游弋,就我到处跑,得罪的事也就是我在做,这样的布局……如何不让人心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