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68章 争,茫然(感谢‘倾城月儿’成为本书的盟主)

第2068章 争,茫然(感谢‘倾城月儿’成为本书的盟主)

    气氛有些冷,却不是不融洽,只是心灰意冷的那种感受。

    孟瑛木然道:“篾儿干不敢进攻,肉迷还没加入战团,草原方面基本上没了急切的敌人……”

    薛禄的情绪稍微好些,他安慰道:“北边没敌手,那不是还能出海吗,郑和说那谁去探寻航线,看看吧,好歹等大海上也没了敌手,咱们也可以卸甲归家,含饴弄孙喽!”

    “哈烈和肉迷那边迟早会有一战!”

    方醒分析道:“肉迷人最担心的就是咱们把哈烈拿下了,然后他就得顾头又顾腚,篾儿干的举动告诉咱们,他现在就想利用肉迷人的这个想法,在两边的联盟中赚取更多的好处,仅此而已。他的信念坚定不移,那就是要联合肉迷,抗衡最大的威胁…大明!”

    “老夫……怕是等不到了……”

    薛禄自嘲道:“这几年老夫自觉身子沉重,能活过五年……老夫就得……”

    大家急忙劝慰了几句,可终究还是伤感了。

    自古名将如美女,不许人间见白头。

    草原上终究会有一战,但不是目前。

    目光转动间,武人们突然发现很寂寞,没有对手的寂寞。

    主动进攻哈烈和肉迷目前是疯子才会想的事,所以只能把目光投向了大海……

    几双眼睛都齐齐的盯着方醒,带着凶狠,连张辅这个大舅兄都不例外。

    大海,在座的就方醒出过海,而且还到了不少地方,征伐也不少。

    陆地没了敌人……海洋呢?

    方醒面有难色的道:“郑和……”

    最大的船队隶属于皇帝,出去串门都得要皇帝批准,军方……

    孟瑛淡淡的道:“郑和年迈,该荣养了。”

    薛禄微笑着,刚才的少许颓然已经消散无踪:“这领军的话,还是要咱们来才行啊!”

    张辅干咳一声,故作严肃的道:“前朝多有水陆并进之举,大明也不该落后……德华,你觉得如何?”

    方醒尴尬的道:“大哥,还有王景弘他们……他们的功劳不小啊!陛下怕是不好让人寒心。”

    朱勇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的道:“那些都是陛下的家奴罢了,难道还敢和咱们争?”

    薛禄干咳一声道:“那个……也是陛下的家奴啊!”

    朱勇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他马上坐直了身体,板着脸道:“我等对陛下忠心耿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何况出海?”

    孟瑛也表态道:“孟某愿意学船,学水战!”

    这些都是不要脸的啊!

    也就是张辅好一些!

    方醒正头痛时,张辅却淡淡的道:“海外听闻有不少矿场,户部不是嫌金银不够吗?”

    这事儿要是集体发难,朱瞻基也不得安宁。

    军队是要吃肉的!

    这话是当年方醒给朱瞻基说过的,如今就验证了这一点。

    不给军队吃肉,那么军队这只虎,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狼、狈……任人屠宰的羊。

    “爹!”

    几人在嘀咕着皇帝对军队未来的规划,差不多到吃饭时间时,无忧被人带了进来。

    见她小脸红扑扑的,精神不错,方醒就起身道:“今日劳烦大哥为我接风,可有好酒?”

    ……

    吃完饭,微醺的方醒带着妻女回家。

    天气太热,无忧嚷着要吃冰酪,可张淑慧却怕她吃坏了肚子,就不许。

    娘俩在马车里闹腾着,方醒却没凑趣。

    因为就在前方,一位美女正盈盈福身。

    大太阳底下,一个娇俏的妹儿朝你行礼,是不是有些喝凉水的惬意?

    可方醒却觉得满头包,那点酒意都化了。

    他觉得雀舌这个女人有些不知趣:我能帮你的都帮了,作为良民,手中还有钱钞,你要干嘛也别来堵我啊!

    “夫君,这位是……”

    张淑慧得了赶车的家丁暗中报信,就掀开车帘,温柔的看着雀舌,却问了方醒。

    这贤妻的模样自然是满满的,可从她身边冒出来的一个小脑袋,却让这气氛变得尴尬了些。

    “爹……”

    这丫头,就是喜欢作怪!

    方醒哭笑不得的道:“这是济南那边的事,淑慧你先带着无忧回去,我这边稍后就好。”

    雀舌也觉得不大对,就福身道:“见过夫人,小女只是请伯爷帮忙,倒是冒昧了。”

    她说的淡定,可眼神中却是惶然。

    张淑慧和皇后都交好,要弄她这样一位前歌女,那她也只能想着怎么死痛苦更少些。

    张淑慧含笑道:“夫君,既然是有事,那妾身就不恭,先回去了。”

    这娘们不会回家后就找几个女人结盟吧?

    方醒心中盘算着回家要怎么去各个击破女人们的联盟,等马车远去后,就说道:“去茶楼。”

    在茶楼要了个房间后,方醒要了冰毛巾擦脸,然后舒坦的问道:“你还是想求杨彦?不,是一起倒霉。”

    雀舌的眼神有些茫然,最后转为坚定,说道:“伯爷,小女……当时被您从湖中救起后,已经死心了,只是后来却……”

    “难得动情,外加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去路,惶恐不安,就宁可去海外……”

    雀舌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苦涩的道:“伯爷法眼无差,小女确实是……茫然无所依。”

    在上次自荐枕席被方醒拒绝之后,她压根就没敢再提这事。今天看到了张淑慧,她在庆幸方醒当初没有收了自己,否则她现在估摸着尸骨已寒。

    自己吓自己,总是会吓的格外的深刻。

    方醒掩嘴打个哈欠,说道:“杨彦免死……”

    雀舌马上面露喜色。

    方醒瞥了她一眼,微微叹息一下,说道:“他免死不是因为罪行不够死,而是因为大明要开发海外,急需人口移民,而海外……你能想象杨彦这等人在海外的遭遇吗?”

    雀舌面色苍白,眼神惊惧。

    海外对于此时的大明人来说就是个蛮荒之地。

    由于缺乏官方的宣传,靠着那些街头流言,大家对海外的印象,大抵就是宁可饿死在家乡,也不愿去的地方。

    家乡……

    家乡对于雀舌来说只是一个符号,偶尔午夜梦回时会想一下,然后就如沉入水底的石子,静静的藏在那里。

    回不去的……才是家乡……

    “伯爷……”

    那块石子突然被暗流激荡了一下。

    方醒叹息道:“他去了那里就是苦力,而且还得要留种……明白吗?大明需要更多的人口。”

    雀舌往后缩了一下,怯怯的问道:“伯爷,小女若是嫁给他呢?”

    “然后男耕女织?”

    方醒微笑着,很亲切,“别想多了,他本该死,只是大明需要他活着,但是他此生都别想再过正常人的日子,你……若是愿意,本伯为你安排,也算是酬功。”

    在济南时,雀舌主动说了不少人事关系,让方醒得以直接切入问题的核心,帮助不小。

    但方醒也已经仁至义尽了,她若是执迷不悟,方醒自然不会勉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