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61章 遍体生寒(为盟主‘迪巴拉嚼食’贺,加更)

第2061章 遍体生寒(为盟主‘迪巴拉嚼食’贺,加更)

    当春天的尾巴悄然被拖拽走时,皇城中传来了消息。

    “他居然去了亦力把里?”

    金幼孜惊讶的说道:“陛下果真是要斩断篾儿干伸出的手吗?只是却会给篾儿干以警觉……”

    “仆固……篾儿干杀了东厂的人,这就很难回头了,不过他大概也不想回头。”

    黄淮觉得蛮夷就是蛮夷,什么计谋都不懂。

    杨荣看着这些同僚,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别人兴许不知道方醒去了哪里,可他们作为皇帝的近臣,通过那些蛛丝马迹,早就猜到了是亦力把里。

    所以他们刚才只是在装模作样!

    杨士奇把手臂搁在椅背上,揉着眉心,说道:“山东一地稍微安稳了些,要慢慢来。”

    杨荣笑了一下,却说着不相干的话题:“汉王殿下勇猛,兴和伯稳妥,亦力把里肯定是保不住了,篾儿干接下来会怎么办?”

    杨溥最近在研究这个,闻言就说道:“篾儿干野心勃勃,但他若是想独立对抗大明,就算是他统合了哈烈也没有信心,所以还得要看肉迷那边。”

    “肉迷和哈烈被隔断了,若是两家齐头并进,打通过去并不是什么难事。”

    气氛热烈了些,杨士奇分析道:“他们一旦联通,谁说了算?自古可没有两国亲密无间的道理,最后还得互相防备着,弄不好就是大打出手,大明顺势还能捡个便宜。”

    “这个便宜不好捡!”

    杨溥沉声道:“肉迷国在西边有大敌,若是和哈烈打通,那肉迷必定会有所倚重,不会压迫哈烈,否则东西夹攻……”

    “那也还早。”

    在辅政学士中,金幼孜和杨荣大抵对军事的造诣最深,他淡淡的道:“肯定是突袭,那么按照时日,他们也该在回程了。”

    杨荣看着门外,平静的道:“篾儿干也该知道了。”

    金幼孜叹道:“近日很是安稳。”

    黄淮看看两人,就劝道:“内外都稳,那才是真的稳。”

    金幼孜冷笑道:“方醒要回来了,原先多少人以为他是被陛下贬嫡出去,等灭了亦力把里的消息传回来,多少人会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

    篾儿干一直在踌躇满志中。

    撒马尔罕重建已经初见成效,一个庞大帝国正在成型。

    对,篾儿干一直认为伟大的国家必须要用伟大的建筑来衬托。

    所以哪怕花费了不少资源,耗费了不少时间在重建上,他依旧不悔。

    他就住在焕然一新的宫殿之中,身边美女无数,却无法让他多眷顾一眼。

    他不是和重臣们商议发展大计,就是和将军们研究局势。

    宽敞的宫殿中,也思牙麻木的看着篾儿干在指点江山。

    他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从东厂的人死在撒马尔罕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怕是回不去了。

    他想起了那个女孩,于是忧郁。

    “……肉迷人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强壮了,所以他们在冲着那两头羊虎视眈眈,咱们这时候是夹击还是什么?”

    “为什么要夹击?肉迷人当年和咱们可是大仇,就算现在咱们有共同的敌人,可谁敢担保他们不会背后动手?”

    “明人在,他们要是敢背后动手,明人不是傻瓜,肯定会起大军远征。”

    “等明人到时,早就打完了!”

    “蠢货!肉迷大军开过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明人倾国远征!在此之前,你们说的都是废话!”

    篾儿干觉得手下的将军们太蠢,可文官们却太精明,要是两边综合一下就好了。

    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成为对抗明人的先锋!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逃避,然后带着人马远遁。

    可包括也思牙都从他重建撒马尔罕的举动中看出了端倪。

    这人就是铁了心不想臣服于大明!

    哪怕是名义上的臣服他也不肯!

    而他敢于强硬的理由就是断定明人不会倾国远征!

    真要倾国远征,篾儿干认为肉迷人不会坐视,否则他就敢投降明人,然后灭了肉迷。

    所以他觉得胜算在自己的一边,只要能利用明人和肉迷之间的互相牵制,哈烈就会活的很好,比老王在时还要好。

    将军们垂首受训,文官们无人敢插嘴。

    这是他的时刻!

    篾儿干瞥了发呆的也思牙一眼,问道:“明人内部在忙些什么?”

    他早就私下问过也思牙,这是要告诉自己麾下文武的意思。

    也思牙强笑着说道:“明人在忙着修路,内部有些混乱,还杀了不少人,据说皇帝的权威受到了那些文人的挑战。”

    “他们的军队很久没经历过战阵了,而且文人明显看不起武人…”

    “他们很富庶……”

    篾儿干微微点头,然后给麾下打气道:“咱们不去袭扰他们,最多是斥候去查探,两边无事最好。”

    这是个和平的基调!

    众臣心悦诚服的听着。

    “肉迷地处要冲,咱们不能往东边……”

    篾儿干的眼神飘忽,一个文官出来替他把后面的话含糊的说了:“东边,除非是明人和以前一般,几十年后就渐渐衰退,否则咱们就不去,至于另一边……”

    再蠢的人也该听出了这话里的含义。

    于是将军们面露狰狞,摩拳擦掌的,恨不能马上一统哈烈,然后挥师扩张。

    篾儿干喜欢武人们的这种精神头,他满意的道:“要慢慢的来,现在要先一统哈烈!”

    那些王子们已经被篾儿干的势头给吓住了,最近各自派来使者,在试探篾儿干以后对自己的安置方法。

    篾儿干冷冷的道:“都在看着,看什么?都在想着侥幸!”

    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于是有人杀气腾腾的建议道:“王,先扫灭一个!”

    杀一儆百的道理古今中外都通用,大家没注意这个,只是有些诧异于那一声王。

    哈烈尚未一统,这时候称王,早了些啊!

    篾儿干也觉得早了些,正准备糊弄过去,外面有人进来禀告。

    “殿下,亦力把里有溃兵来了。”

    殿内的气氛骤然一紧,篾儿干点点头,很快就有人被带了进来。

    这人蓬头垢面,神色惊惶,见到篾儿干后就大哭起来。

    篾儿干负手转身,自然有侍卫过去一巴掌扇醒了此人。

    “殿下……仆固杀了我们殿下……”

    篾儿干心中一松。乌恩死了不可怕,可仆固为何要动手?除非是明人在草原上露出了破绽,让他觉得可以撇开乌恩去弄一把大的。

    “……那个魔神亲自来了,他就躲在明人的汉王背后,就在咱们想突围时冒了出来,然后……”

    篾儿干的身体有些发僵,问道:“后来呢?”

    “殿下,明人围城,仆固杀了我们殿下,然后让咱们去冲,他自己带着人从后面跑,被魔神给截住了……”

    “仆固被杀了,魔神又铸了京观……”

    大殿内气氛凝固,先前的兴奋都消失了。

    大家都觉得一股寒气从头顶钻了进来,随即遍体生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