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60章 战船的威慑(感谢‘寂寞红尘中’的盟主打赏)

第2060章 战船的威慑(感谢‘寂寞红尘中’的盟主打赏)

    海面上还散乱的漂浮着那些遗骸,那些求救的人也无人去管,水性好的自然能活,水性不好的,那就需要赶紧祈祷两边和气收场。

    三艘战船拖后,护着两艘粮船,前方的那艘战船缓缓靠近码头。

    码头上,国王退到了他认为足够安全的地方。

    战船缓缓靠岸,岸边站着的中年男子颔首说了一通,边上一个男子说出了让洪保有些惊喜的大明话。

    哪怕口音有些古怪,可洪保还是听懂了。

    “……这里是里斯本,尊敬的明国大人,这里对大明抱着友好和期待,先前的只是一场误会,国王陛下希望能和明国大人亲切交谈。”

    洪保看了一眼远处,说道:“咱家大明使者洪保,今日率领船队至此,本是探访,却被攻击,这是对大明的羞辱!”

    这个定性让中年男子有些急,他看看洪保身后被绑着的王子,说道:“国王陛下已经过问了先前之事,那是些流浪汉想弄些好处……”

    洪保冷笑道:“流浪汉也能在港口拦截船只吗?贵国倒是让人大开眼界!咱家只想问一句,这是哪国的规矩?”

    中年男子听了这话,身上明显的放松了些,他说道:“鄙国肯定会处置那些流浪汉,此次事件中涉及之人,都将会受到惩罚。”

    洪保看了看那些在远处集结的军队,中年男子回身看了一眼,说道:“对于朋友,我们不会使用武力。美酒已经备好,就等着您的到来。”

    这是礼敬,可这个略微带着些软弱的态度,就是洪保脚下的战船所赢来的。

    眼前这座城市在洪保的眼中自然算不得什么,他的心中转过几个念头,随口问道:“你们的国都何在?”

    船队需要一个稳定的补给点,而且更需要向导,所以他暂时压下了那些念头。

    中年男子指着身后的城市,骄傲的道:“尊贵的使者,这里就是我们的国都,里斯本,一颗闪亮的明珠。”

    “国都?”

    洪保多看了一眼,说道:“咱家可以进城,不过船队需要些补给,可以交换,但军队不许接近,这会让咱家认为你们想和大明为敌。不得船队的许可,任何人不得靠近我们的船,可否?”

    中年男子点头,隐藏住遗憾,说道:“朋友之间的往来而已,一切听从贵客的意思。”

    洪保松了一口气,他需要补给,同时需要停泊来修补一下船只。

    而现在这一切都有了!

    代价是他必须要进城一次!

    “看好船队,轮流停靠,若是有异常,可尽快离开……”

    洪保的交代很简单,却很坦然。

    若是他被扣下,或是有人想趁着停泊的机会动手,那么他的安危就可以抛弃。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张旺大声说道:“公公放心,若有意外,下官会血洗了这座城市。”

    “正该如此!”

    洪保微笑点头,然后带着一个小旗部的军士朝着国王那边去了,而王子也被释放。

    他无需用人质这种把戏!

    大明的惯例,被敌人扣住人质,那你扣好了,等时机一到,连本带利一起弄回来。

    所以他不认为扣着王子有什么好处。

    “陛下,确实是明人,而且是使者,船队就是护送使者来探寻各国。”

    国王点点头,低声道:“本是一件好事,我们即将赢得一个强大国家的友谊,可那些人却搞砸了,马上吊死他们,就在码头上!”

    “陛下,那对我们的士气是一次打击……”

    国王身边的自然是重臣!

    不过今日国王却不准备听取他们的建言,他淡淡的道:“不可一错再错,记住了,咱们的身后还有敌人,再过去就是法兰克,他们打了许多年,如果听闻东方来了使者,而且战船凶狠,你说他们还打不打了?”

    “陛下……”

    这时洪保已经接近了,国王看了一眼,赞道:“走路稳,神色稳,大明……看来应当是一个大国!”

    他迎了过去,却没说话。

    一个是使者,一个是国王,自然不对等。

    有臣子出来介绍了国王的身份,洪保拱手道:“大明使者洪保,奉吾皇旨意出海,今日得见国主,欣喜之至。”

    国王听了翻译,神色微喜,说道:“大明……早就听闻东方有大国,只是一直找不到航线,这里是里斯本,使者,你将会得到贵宾的接待,这是来自于里斯本的友谊。”

    这是套话,也是在定基调。

    洪保对此再熟悉不过了,他颔首道:“大明希望同泰西诸国经常往来,咱家此次只是初行,等归国后自然会禀告陛下。”

    两人渐渐微笑起来,然后一起往城里去。

    ……

    而在码头边上,自然有人来交接贸易。

    “看好,货全部由咱们的人交接,不许他们的人上船!”

    两艘粮船依次靠岸,食物和饮水源源不断的被抬上去,而船队也在搬运货物出来。

    当看到丝绸时,一个商人不禁摸了一下,然后惊叹道:“天呐!这比少女的肌肤还要嫩滑!”

    丝绸、瓷器,这是最大的发现,当茶叶出现时,船队的人如愿看到了一群土老帽。

    “我们要金银!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要!”

    于是码头上人头攒动,那些看了样品的商人都疯狂的叫人去拿金银。

    “食物和水交换!”

    有人想出了这么一招,可却被一脚踢了出去。

    “我们是贵宾,那点食物不值钱!”

    张旺不屑的道:“要是不给,咱们就抢!”

    ……

    “大明想要什么?”

    在皇宫之中,双方试探了一番之后,国王就问了洪保。

    王子已经被解开了,就站在国王的身后,目光炽热。

    洪保在心中已经评估了一番国王父子,说道:“大明要朋友。”

    这时候说什么上国没什么好处。

    洪保想阅历了整个泰西之后,再做一个总体评估。

    而目前,他需要做的是收集各种信息……

    “朋友……”

    国主诚恳的道:“里斯本希望能和大明成为朋友,我们有着广泛的利益,共同的利益,沿着航道,两国的货物会源源不断的往来,而里斯本,愿意成为大明在泰西最坚定的朋友和……盟友!”

    洪保点点头,说道:“咱家对此乐见其成,不过这一切都得等陛下和朝中商议之后才行。”

    国王微笑着说道:“这是当然,里斯本希望能派出使团,去觐见大明皇帝陛下,阐述里斯本对泰西的诸多看法。”

    王子的眼睛骤然一亮,期待的看着洪保。

    可洪保只是微笑着,语气却坚定的道:“使团之事还需陛下首肯!”

    新航线有多重要,几次历险的洪保再清楚不过了。

    一旦被泰西人知道航线,以后大明的海边肯定会出现许多……流浪汉……

    “这一路他们将见不到船外的景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