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40章 离去谁欢喜
    冬天到了,环县有些懒洋洋的。

    县衙里越发的冷清了。

    “焦取仁,有人来找你。”

    自从方醒来过之后,环县官吏被清洗了一番,焦取仁的日子陡然变得安逸起来。

    他急匆匆的出去,看到的却是方五。

    “五哥……”

    方五看看左右,那个小吏赶紧后退。

    “去告假,跟我走。”

    ……

    一群斥候冲了过去,对站在路边的方五和焦取仁压根没多看一眼。

    焦取仁看到斥候居然都是一人三马,他的心跳加速,问道:“五哥,这是要打哪里?”

    方五看着大道,沉声道:“不该看的别看,不该问的别问。”

    焦取仁的心中更火热了,这是要出塞的意思啊!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焦取仁觉得双脚被冷的发麻时,沉闷的马蹄声传来。

    稍后,一队队的骑兵就映入眼帘。

    庞大的骑兵队伍从两人的身前缓缓而去,中军到时,焦取仁赶紧躬身。

    “见过老师。”

    “我和学生说几句话。”

    “你自去。”

    朱高煦点点头,带着中军浩荡前行。

    方醒下马过来,仔细看看焦取仁,说道:“这边换了人,据说移民也出了些成绩,你要好生的做事。”

    焦取仁知道方醒这是专门为他停留,就赶紧说道:“是,学生谨记。”

    他看到方醒全副武装,手套都是皮的,就说道:“老师出征,请万万保重。”

    方醒笑道:“我出征的次数太多,无碍。看着你好似成熟了些,我也就放心了。”

    随即他上马,被家丁们簇拥上追了上去。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可焦取仁知道方醒治军严谨,这已经很难得了,不禁心中感动。

    他一直看着,等后面备用的战马和辎重火炮辚辚而来后,不禁在担心着。

    这边一路和边墙平行而进,是要去哪里?

    “哈密卫?”

    ……

    “哈密卫!”

    武勋们被召集进宫,朱瞻基指着地图说道:“汉王和兴和伯将从哈密卫出击,突袭仆固和乌恩。”

    朱高煦和方醒出发的悄无声息,但是却瞒不过武勋。

    朱勇难掩失望的说道:“陛下,臣也能千里突袭。”

    朱瞻基摇摇头,说道:“兴和伯对仆固和乌恩了解甚多,此战要彻底击败他们。汉王侵略如火,兴和伯沉稳,当能一战功成!”

    张辅说道:“陛下,此刻已是冬季,他们在路上必然会遇到风雪,特别是出哈密卫之后,补给可有保障?”

    “他们一人三马,民夫一个也无。”

    “是,臣冒昧。”

    一人三马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民夫。

    也就是说,出了哈密卫之后,这支军队将会如狼似虎的扑向别失八里,要在短时间之内干掉仆固他们。

    “陛下,此战必须要速胜,否则一旦变成攻打坚城,辎重将会成为最大的问题。”

    朱瞻基点点头,“是这样,一旦变成了攻打坚城,朕的意思就是马上撤回来!”

    薛禄觉得朱瞻基想的太简单了,就说道:“陛下,临战时,怕是难以割舍。”

    什么难以割舍!

    这话就是说朱高煦一旦发了性子,谁能说得动?

    朱瞻基笃定的道:“兴和伯会把握时机。”

    出了皇城,几人各自散去。

    “那人出征了?打哪里?”

    张辅心中记挂着家中的孕妇,无暇去看准备过年的热闹景象,可这句话却让他不禁减缓了马速。

    左边两个男子在说话,满面的喜色。

    “不知道,朝中好像不许说,不过多半是济南之事闹腾的太大,陛下也兜不住了,就把这人丢了出去。”

    “好事啊!这消息传出去,这个年可就过的舒心了。”

    “那是,这不小弟今日就准备买几件首饰,好歹让家中的女人也跟着欢喜一番。”

    张辅悄然下马,朝后面摆摆手,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没了投献,没了进项,咱们能去干什么?难道去教书?哎!诸事皆难啊!只希望陛下能看到咱们的难处,好歹缓几十年也是好的。”

    “是啊!咱们不能去种地吧?教书也不好弄,教不出秀才举人,你能干几年?等到没了办法,最后一条路就是经商。”

    “经商?咱们要是去经商,体面全无,而且就此断了宦途的希望,暗地里倒是可以试试。”

    “……”

    张辅止住脚步,看着热闹的街面,心中却有些沉重。

    如果只是道统之争,那么他觉得皇帝加方醒,还有朝中的一干支持者,那么可以期待。

    可这不只是道统……

    这是生存之战!

    一群习惯了无需太操心,就能过上好日子的人,突然发现这条路要被堵死了!

    ……

    济南好似静了一瞬,万物皆往北边看了看。

    然后喜悦就如同是被咬开的汤圆里的馅料,慢慢的溢了出来。

    那个煞神走了啊!

    “他去了哪?”

    锦衣男子觉得自己的养气功夫顷刻破碎,不禁面露喜色的问道。

    “公子,此事打听了,可京城那边也是讳莫如深,大多说是去打哈烈。”

    “打哈烈?哈烈……撒马尔罕?”

    世家对比平民最大的优势就是传承,一代代的传承着祖先留下的学识,然后以此为立身之本。

    “是的公子。”

    锦衣男子挥挥手,等来人走后,他拿出纸笔,在纸上画了两个点,中间用线条串联。

    “很远。”

    “来回加上作战,至少要差不多两年才能回到大明……”

    锦衣男子的身体微微发颤,他急匆匆的吩咐道:“叫人来!”

    半个时辰之后,几个青衫男子满面笑容的拱手进来。

    “公子,天大的好消息啊!”

    “那个屠夫终于走了,哈哈哈哈!”

    “公子,济南这边何时能恢复?”

    锦衣男子摇摇头,说道:“此事还在混沌之中,济南一地依旧看不到恢复的希望。”

    “那个畜生!”

    “都是他的怂恿,这才让陛下贸然行事,此次济南一地损失惨重,多少人想生吃了他的肉啊!”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此人必定会死在敌军手中!”

    “对!最好是万箭穿心而死!”

    几个人在咬牙切齿的咒骂着方醒,戾气就像是黑雾,渐渐的笼罩了前厅。

    “好了。”

    锦衣男子皱眉说道:“他若是立下大功……回朝之后,挟势……谁可当之?”

    咬牙切齿变成愕然,随后是惶然。

    锦衣男子叹息一声,说道:“现在……”

    “公子!”

    这时门外来了个大汉,风尘仆仆的。

    锦衣男子看了一眼室内的几个男子,最后还是忍住了赶走他们的冲动,问道:“何事?”

    大汉说道:“刚到的消息,汉王和兴和伯领军一万五千,战马有好几万匹,往陕西那边去了。”

    “一万五?”

    锦衣男子的面色微变,挥挥手,等大汉走后,他面无表情的道:“都回去吧。”

    “公子……”

    几个男子还在懵逼中。

    蠢货!

    锦衣男子强打精神说道:“一万五打不了哈烈,其它的自己回去想。”

    一个男子猛地惊呼道:“一人数马,这是要偷袭?”

    看到他们有些沮丧,锦衣男子说道:“别着急,陛下既然弄走了他,自然是想到了济南一地,山东一地的反对,都回去吧,后面看看,看看……”

    多少士绅准备屈服?

    多少士绅在摩拳擦掌?

    锦衣男子冷笑着,负手看着外面。

    “下雪了!”

    阴霾的天空下,雪花静静的飘落下来。

    锦衣男子走出去,伸手接了一片雪花,看着它在掌心中慢慢融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