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28章 太子少师
    “兴和伯,你这是想要军方的支持吗?”

    这不是话,而是眼神。

    方醒并未理会这个,只是等待着朱瞻基决断。

    忠烈祠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文官。

    朱瞻基沉吟着,他想起了自己参与北征时,那些战火硝烟。

    生命在那里成为了数字,鲜血就像是湖水一般的流淌。

    那些无畏的将士高呼酣战,没有怯弱,没有畏惧,直至……殉国!

    “血流成河啊……”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兴和伯此言正合朕意,工部和礼部回头就商议一番,然后报与朕。”

    此事说大也大,但那是对武人而言,他们算是有了一个供奉的地方,而且还是国家供奉,这份荣耀必然能鼓舞士气。

    但对于文官而言,却有些头痛。阻拦吧不好,说不定晚上家里就有砖头飞进来,路上都会被人扔臭鸡蛋臭袜子。

    方醒一人出了乾清宫,却被李斌堵住了。

    “兴和伯,娘娘问您,殿下以后的学业如何?”

    方醒没想到太后会派人来问自己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说道:“言传身教,缺一不可。”

    李斌觉得方醒在回避这个问题,就说道:“兴和伯,殿下渐渐在长大……”

    方醒觉得太后过于心急了,说道:“他还小,现在就定下他的老师,我认为只会让殿下和被选中的人成为靶子,引出些不安来。”

    李斌拱手,说道:“咱家知道了,兴和伯,济南那边……可还好吗?”

    太后居然也在关注着济南,这话大抵就是问方醒:济南是不是已经血流成河了?那些士绅是否已经背弃了大明……

    方醒认真的道:“请回禀娘娘,此事如箭在弦,不得不发,否则等到了殿下时,已成痼疾,再无痊愈的希望……不过请娘娘放心,济南乱不了,山东乱不了。”

    李斌一路回到宁寿宫,小黑卧在太后的脚边,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

    太后放下话本,摘掉老花镜,问道:“他如何说?”

    “娘娘,兴和伯说殿下的老师不宜安排过早,不然会被人盯着,借机生事。济南那边,兴和伯说此事错过就再无机会,济南和山东都不会乱。”

    太后摆摆手,等李斌出去后说道:“此事……历朝历代皆无,本宫本想看着,可外面却不肯消停,他们倒是信心十足啊!”

    于嬷嬷说道:“娘娘,今日请见的人不少呢。”

    “不见!”

    太后重新拿起话本,说道:“皇帝那边他们劝不动,就想从本宫这里入手,可此事对社稷大有裨益,她们却看错了本宫,不见!”

    于嬷嬷出去告知了李斌,李斌冷笑着道:“这些人不只是想着请娘娘去劝劝陛下,好歹缓缓清理投献之事,另外更想借机和娘娘套近乎,为家里的男人挣些脸面和好处。”

    随后在宫外等候的一群贵妇人就被打发了。

    在宫中能影响皇帝的就只有太后,而皇后不行,孙氏……

    朱瞻基回到后宫之中,先去看了孩子。

    几个月的孩子无知无识的只知道吃喝拉撒,当然,还有一个爱好:哭!

    朱瞻基到时玉米正在嚎哭,他皱眉道:“这孩子怎么老是哭?”

    胡善祥熟练的把孩子趴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把尿布拉下来,翻过来看了一眼,平静的说道:“拉了。”

    空气中弥漫着孩子大便的味道,朱瞻基面色古怪的站在那里,看着玉米渐渐的变成了抽噎,最后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

    “咯咯咯!”

    小孩子的笑大抵是世间最纯真的,那笑脸无法用词语来形容。

    朱瞻基百感交集的看着胡善祥熟练的在换着尿布。

    皇后亲自给孩子换尿布,这还能有谁?

    一种小户人家的气息在弥漫着。

    胡善祥把孩子交给嬷嬷,这才起身行礼。

    “孩子给朕。”

    朱瞻基接过孩子,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睛,随口说道:“朝中有人说该给玉米准备老师了,你怎么看?”

    胡善祥的身体一僵,看了在朱瞻基的怀里挣扎着的玉米一眼,说道:“臣妾不该干涉外事……可玉米的老师,臣妾……记得当年兴和伯说过,他愿意做皇子的老师……”

    朱瞻基沉默着,轻轻的颠着玉米。

    玉米渐渐的有了些睡意,他打个小哈欠,然后靠在朱瞻基的胸前,闭上了眼睛。

    “兴和伯……他的学问自然是能做皇子的老师。”

    朱瞻基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有些混乱。

    “玉米……朕会好好的想想……”

    胡善祥打断了朱瞻基的话,说道:“陛下,以前有人说过,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皇子必然是没出息,臣妾不想玉米有多大的出息,可好歹不能成为纨绔膏粱。”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不会,等开蒙时,朕把以前的字帖给他。宫中要和睦……”

    这是一个隐晦的暗示。

    胡善祥福身道:“陛下放心,一切有母后在看着呢。”

    她是皇后,可却颇有些无为而治的意思。

    宫中还有太后在,有她老人家坐镇,就算是孙氏也得小心翼翼的,免得被这位朱棣口中的‘好儿媳’盯上。

    胡善祥表示自己不揽权,朱瞻基回馈以微笑,然后出了坤宁宫。

    站在坤宁宫的后面,看着前方的花园,朱瞻基问道:“兴和伯在哪?”

    俞佳说道:“陛下,太后娘娘的人拦住了兴和伯问话,随后兴和伯就在宫外等着。”

    朱瞻基点头道:“让他来。”

    ……

    暖阁中并未烧炭火,有些冷。

    方醒见到了一个沉默的朱瞻基。他自顾自的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别想太多了,玉米会是个好孩子。”

    国本稳固,可以后朱瞻基还会有孩子出生。

    “玉米……的老师是个大麻烦,现在不少人都在盯着这个位置。”

    朱瞻基有些无奈的道:“杨荣他们盯得死死的,朕估摸着就是担心玉米以后走到了科学那边……”

    暖阁里冷冰冰的,外面的阳光不能增加一点温度。

    “这事要看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大明。”

    方醒认真的看着朱瞻基,问道:“你想在咱们去了之后,大明变成什么样?”

    朱瞻基的面色微变,方醒盯着他说道:“别去想什么你喜欢的女人,告诉我,百年后,咱们去见文皇帝,你想告诉他什么?”

    朱瞻基看着虚空,仿佛看到了朱棣在看着自己,目光殷切。

    方醒为何要回京?

    不是什么一税制,更不是回来汇报工作。

    再多的困难,方醒也能去克服。

    可京城多了许多言论,大抵就是中宫有子,老师该准备人选了,至少开蒙的老师要预备着。

    这是儒家在行动!

    他们在争取下一代的话语权!

    所以方醒回来了。

    朱瞻基也知道一税制是个由头,方醒回来的目的就是和他打擂台。

    “别想别的孩子,瞻基。”

    朱瞻基身体一震,在他登基之后,方醒很少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不由得他不重视。

    方醒看了一眼室内,俞佳已经赶走了其他人。

    “我愿意教这个孩子,等孩子长大后,我也该退下来了,什么都不沾,就享受天伦。”

    这是一个承诺!

    朱瞻基缓缓偏头看着方醒,看到方醒一脸的认真,就说道:“大明的未来?”

    “是的,我希望大明能够一以贯之。

    政策的延续性不能被打断。

    方醒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去打破这个延续,所以他回来了。

    室内静谧,安静到掉根针都能听见的程度。

    俞佳有些惶恐,他偷看了方醒一眼,却看到方醒只是在面无表情。

    而朱瞻基在沉默着。

    就在俞佳已经站不稳时,朱瞻基微笑道:“德华兄,太子少师,如何?”

    方醒起身道:“甘之如醇!”

    方醒微笑着伸出手去,朱瞻基下意识的和他击掌,然后苦笑道:“我就这般不值得信任吗?”

    “不,我只是急不可耐!”

    “哈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暖阁里,外面的太监们不知道皇帝为何那么高兴,但也都是满面笑容,希望能有些赏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