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16章 你在说什么?
    中年男子走过来,他在坐下前看了一眼坐在方醒对面的徐景昌,微微皱眉。

    方醒是兴和伯,而且还是皇帝信重的重臣,我给他面子,坐他的下首。

    可你……

    中年男子看着灰头土脸的徐景昌,眼中的鄙夷一闪而过。

    可你算个什么东西?

    居然也敢大喇喇的坐在那个方位!

    徐景昌斜睨着他,看到方醒面色淡淡的,就说道:“方醒请客,你得先谢了!”

    中年男子这才想起自己有些失礼了,他起身,重新拱手道:“见过兴和伯。”

    方醒没和他纠结这个,指指矮凳。

    中年男子不由自主的就随着方醒的动作坐下了,然后有些懊恼。

    伙计刚才看到中年男子和锦衣男子是从边上那家酒楼里出来的,此时见方醒意态闲适的就安排了人,不禁心中暗呼侥幸。

    他送来碗筷,谄笑着告退。

    原地退了两步,他发现那三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是不对,就像是老家村里人分家时的气氛一样。

    而那个锦衣男子看着就是世家子弟,可也只能站在边上,空着个矮凳都不敢坐。

    这是……

    要出事啊!

    碗筷就摆放着,就徐景昌在喝酒吃牛肉,方醒和中年男子只是在沉默着。

    街上人来人往,不时有军士在巡逻着。

    这是个宁静的午后。

    太阳晒得人想睡觉,可风一起的话,会吹的人打个哆嗦。

    中年男子打个哆嗦,无意识的把玩着玉佩,说道:“世人皆好名利,名垂青史啊!”

    方醒等了一下,然后说道:“名利……你可见过百姓挣扎求存的日子?”

    中年男子笑的充满了世家子弟的矜持,他点头道:“见过,一日三餐倒是能吃饱。”

    “土豆?”

    方醒问道。

    中年男子愕然道:“这个在下倒是不知。”

    方醒看着他那一双保养的比女人还好的手,赞道:“你的手……是本伯见过的男人中最漂亮的。”

    中年男子的脸上浮起一抹青色,他冷笑道:“兴和伯这是要刻意羞辱我家吗?”

    “别把你家拿出来当挡箭牌!”

    方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你知道我不怕的。”

    中年男子的眸子一缩,沉声道:“我家的围墙倒塌,果真是你做的!”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你想说什么?”

    中年男子的面色微红,然后又平静下来,说道:“你这是笃定我家不能和你公开撕破脸,所以有恃无恐,果真是阴险。”

    锦衣男子忍住了呵斥,只是往前靠近了一步。

    大人说话,晚辈不能插嘴,这是规矩。

    方醒看了他一眼,说道:“大人说话,边去!”

    锦衣男子面色涨红,却想起上次被方醒扇耳光的事,居然退了回去。

    中年男子觉得有些诧异,他的这位侄子什么时候这般忍让了?

    徐景昌放下酒杯,突然就笑了起来。

    “方醒,你居然……哈哈哈哈!”

    徐景昌的肆无忌惮让中年男子更加的对他不满了,他忍了忍,说道:“北风渐起,家中的妻儿久盼,正是归期……”

    “你家是想为那些人出头吗?”

    方醒单刀直入,舍弃了隐晦的试探。

    中年男子抚须微笑道:“山东……不能乱啊!”

    方醒盯着他,也微笑道:“就算是乱了,本伯也能压下去!”

    中年男子点头道:“在下自然是信的,只是势不能使尽,这个道理兴和伯应该是知道的吧?”

    方醒伸手拽住了柳枝,用力的掰断了一截下来,然后对中年男子说道:“我扯断这一截,可明年春天,它还会慢慢的长出来。”

    中年男子打个哈哈道:“一人力短,这天下人……这就是水,不,是湖,是江,是海!”

    方醒笑了笑,摇摇头道:“你说的那些人,和天下的百姓比起来,谁多?”

    “你说百姓?”

    “有问题吗?”

    方醒看到他脸上露出的不屑,就说道:“我刚才说的春天,指的就是百姓,懂吗?百姓的生存状态才能决定一个国家是处于寒冬还是春天,我觉得大明的春天,应该是不远了。”

    中年男子起身拱手道:“今日与兴和伯一晤,在下不胜荣幸,告辞了。”

    方醒没有起身,他笑吟吟的道:“尽早归家,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中年男子微微颔首,对于这种威胁,他需要全面评估事态之后再做决断。

    锦衣男子终究年轻,忍不得方醒刚才的威胁和羞辱,就拱手道:“兴和伯,螳臂当车终究只是一场空…你……”

    一直没说话的徐景昌陡然手一动,一杯酒就泼到了锦衣男子的脸上。

    锦衣男子愕然,然后缓缓的抹了一下脸上的酒水,眼中闪过杀机。

    “你,这是在找死!”

    方醒他们不敢动,可一个灰头土脸的家伙,方醒就算是护着又如何?

    中年男子先前被徐景昌几番蔑视,早就恼怒的不行,所以他只是袖手旁观,盯着方醒。

    方醒没动,他对徐景昌揶揄道:“你惹事了,惹上大事了。”

    徐景昌满不在乎的道:“那又如何?”

    说着他夹了一片牛肉吃了,满足的放下筷子。

    锦衣男子已经是羞刀难入鞘,他森然道:“报上名来!”

    徐景昌仔细的吃了牛肉,然后拎起酒壶喝了一大口酒,打个嗝,粗俗之极。

    他斜睨着锦衣男子,疑惑的问道:“你说什么?”

    锦衣男子冷冷的道:“报上名来!”

    徐景昌皱眉道:“你说什么?”

    锦衣男子终于确定徐景昌是在羞辱自己,中年男子却觉得不对了,正准备喝住他时,年轻人的热血上涌,就指着徐景昌骂道:“你这个……”

    徐景昌的手握住碟子,就在锦衣男子的话刚出口时,他一碟子就扔了过去。

    呯!

    碟子落地碎裂,锦衣男子呆呆的站着,脸上和前襟全是汤汁。

    徐景昌拿出手绢擦擦手,起身道:“德华,这牛肉不错,可惜了,回头叫人来买几份回去,晚上咱们接着喝。”

    方醒起身道:“小事情。”

    两人施施然的准备回去了,中年男子沉声道:“敢问尊姓!”

    徐景昌上马,回头道:“老子姓徐!今日若是在京城,那小子得断两条腿!”

    锦衣男子面色苍白,中年男子拱手道:“原来是定国公,此事是家中子侄孟浪了,在下致歉。”

    徐景昌大笑道:“方醒,这边的人都是这般文绉绉的吗?在京城,那可得硬对硬,不然你的面皮可保不住了!哈哈哈哈!”

    中年男子面色百变,等锦衣男子过来后,他说道:“定国公乃是每任帝王都要敲打的勋戚,他来了济南,那必然是陛下觉得……而方醒却如虎添翼了。”

    有随从弄了毛巾来,锦衣男子擦了脸,低声道:“二叔,那徐景昌只是个纨绔。”

    中年男子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方醒等人,若有所思的道:“纨绔不纨绔,可他代表着徐家,明白吗?”

    锦衣男子恨恨的道:“徐景昌方才是蓄意的。”

    “那又如何?”

    中年男子微笑道:“方醒捅了济南一下,陛下这是担心他兜不住,就让徐景昌来帮忙,实际上就是想把勋戚绑在这里,这是在忌惮啊!”

    “回去,我要马上回去,把此事告诉家里人,记住了,你在此别轻举妄动,那些人自然不甘心,会去和方醒斗。”

    两人刚离开,伙计就追了过来,喊道:“哎!还没给钱呢!”

    锦衣男子压着的火气一下就爆发了,回身骂道:“贱人!也敢…”

    伙计刚才可是看到徐景昌泼了锦衣男子一脸的菜,所以他怒道:“凭你是谁,也敢在济南吃饭不给钱吗?来来来,报个名来,看看你家的脸有多大。”

    锦衣男子气得浑身打颤,中年男子却冷冷的道:“给他钱!”

    随从给了钱,中年男子告诫道:“这是徐景昌在表态,和咱们割裂的表态,明白吗?做事要心平气和,怒气只能让你做出错误的判断!”

    两人走了,伙计冲着背影呸了一口,说道:“看着是斯文人,给点钱还扣扣索索的,活该被人给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