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14章 慌什么(感谢“就支持nader”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014章 慌什么(感谢“就支持nader”成为本书新盟主)

    qq群,624065836,方家庄。无需验证全订。全订的进去可找管理员,验证后转全订群。

    王裳家的门槛已经被卸掉了,几辆马车直接开进了院子里。

    “这是……”

    王裳看到那些男子从马车里卸货,一个袋子有些泄露,漏了些大米出来。

    方醒说道:“陛下不差饿兵,先生尽可收下。”

    “落魄半生,老了老了,老夫居然还能吃皇粮?这可是祖坟冒青烟了啊!”

    王裳自嘲道:“兴和伯,此事老夫接过之后,那些人可不会坐视,化笔为刀…口舌为剑……”

    方醒无所谓的道:“见明,何为见明?我见大明,我对大明之所见,先生大胆去做,文以载道,方某相信先生蛰伏多年后的爆发,至于其它,他们若是要动粗,本伯会用真正的刀剑来和他们说话。”

    一句话,别熊!

    “王植世兄行事严正,先生可愿意割爱?”

    方醒随口说道:“报纸不可能只有先生您的文章,您也无法一一沟通,让世兄去如何?大流大流,众人皆迷,但方某相信必然会有人不甘,到时候请他们做了文章来,先生审核,若是能付印,那便给了润笔费……”

    王裳讶然道:“润笔费?”

    这时候文人的文章能够付印,那是宁可倒贴钱都行。

    方醒居然要给钱?

    这是脑子抽抽了吧?

    王裳的诧异让方醒不禁失笑,他说道:“文人之间的风雅我不管,不过这是战斗!”

    “战斗?”

    王裳陡然感到肩头一沉。

    方醒终于表态了,而他将作为奔赴第一线的战士,用笔作刀,和那些儒家子弟厮杀。

    不见血的厮杀!

    惊心动魄的厮杀!

    “既然是战斗,军粮是必备的,放心吧,比拼财力,方某并不惧任何人。”

    王裳看到了半扇猪,他沉默片刻,说道:“兴和伯,您要去动那家人吗?”

    “我行正道,他家若是坐不住,那便出招吧,”

    王裳自嘲道:“老夫多年与众人为敌,自以为大明独一份,谁知道兴和伯您的胆子比老夫还大,毕竟……”

    “圣人家,惹不得?”

    方醒摇摇头道:“那只是个招牌罢了,他家也非常清楚,自家只能做个招牌,任何越矩的动作都有可能会导致被厌弃,而科学……正在身后,手持大斧。”

    王裳被这个比喻给逗笑了,可仔细想想却真是这么回事。

    “科学是润物细无声,不上台,儒家却是以天下为己任,喧嚣不休……”

    说到以天下为己任时,老先生明显的带着讥讽。

    方醒也笑了,说道:“无需文藻,咱们要办让百姓都能听懂的报纸。”

    ……

    秋季干燥,湖边是个好去处。

    两个男子在大明湖边散步。

    太阳晒的人微暖,湖面有微风不时吹来,如情人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脸。

    “你在这边诸般运作,依旧不成,家中有些恼火了。”

    锦袍男子的身边是一个中年男子,两人沉默了一阵,锦袍男子说道:“二叔,方醒看似鲁莽,从到济南开始只是按部就班,那些人在长山造反,小侄是知道的,可这等事不可能成,只想着让他难堪罢了……”

    中年男子不满的道:“老五,你是在家里坐井观天惯了,却低估了方醒。那人可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爵位,长山那等阵仗,对他而言就是孩子的玩闹。至于后面借机截杀,手段倒是不错,可惜……”

    锦衣男子懊恼的道:“丁耀当年可是悍匪,手下都是一帮子亡命徒,可谁曾想方醒的手下却更为悍勇,那夜……厮杀声震动了半个济南城。他们用女色迷住了李维,那个时候无人能插手,那般好的机会,居然被那个辛老七一人杀破了胆!”

    中年男子眉间不见恼怒,淡淡的道:“此事非一时之胜负,你要明白这个道理。方醒应该也清楚,所以你看他马上就偃旗息鼓,就是不敢进一步激怒儒家子弟,否则众怒难犯……”

    两人说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前方的画舫边上,锦衣男子指着画舫说道:“二叔,这女人号称大明湖第一艳,她的姘头现在在牢中,按照方醒的残忍,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二叔……”

    中年男子干咳一声道:“你多久没做文章了?”

    锦衣男子不自在的道:“二叔,到了这边之后,小侄每日战战兢兢……”

    “怕什么?”

    中年男子看了画舫一眼,说道:“就算是陛下,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敢拿咱们家的人怎么样,所以你这是多虑了……”

    锦衣男子笑了笑,正准备说话,却见自己的仆役急匆匆的跑过来,就皱眉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世家子弟最注重的就是规矩和风仪,中年男子侧身过去,觉得这个侄子越发的没出息了。

    “……那方醒和王裳亲密,有人等方醒走后潜入了王家,听到王家人说什么邸报……还说要给润笔费。”

    中年男子嗯了一声,喝问道:“什么邸报?”

    仆役满头大汗的道:“二老爷,王家养了条小奶狗,警觉的很,那人后来被小奶狗发现了,幸而跑得快,不然……”

    中年男子无语望天,稍后摇头道:“居然被一条小奶狗给发现了,回头处置了他!”

    锦衣男子身体一震,躬身道:“是,二叔。”

    那仆役面露惧色,只恨不能蒙住耳朵。

    中年男子负手看了他一眼,说道:“继续盯着。”

    仆役如蒙大赦,急忙告退。

    锦衣男子摆摆手,然后说道:“二叔,方醒这是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看到他面露急色,就冷冷的道:“慌什么?养气功夫哪去了?”

    锦衣男子急切的道:“二叔,您不知道这方醒……”

    中年男子冷笑道:“他连进士都不是,小儿辈罢了,你却畏之如虎!若是不成,我便让家中换个人来。”

    锦衣男子急忙认错。

    大家族中的竞争比官场还激烈,若是一朝被认为无能,以后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水磨工夫才能慢慢的爬起来。

    中年男子面色稍霁,说道:“你年轻,不知道那些大势。文皇帝去了之后,方醒蛰伏了多久?这是为何?不就是因为没了靠山吗?”

    锦衣男子呐呐的道:“二叔,当今陛下和他的私交更密切啊!”

    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往画舫那边走了两步,负手而立,微微仰头看着上面,说道:“你不懂啊!大势之下,当今陛下可有文皇帝的威信?你看他登基以来的举措,无不是先试探,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动作,想想文皇帝吧,文皇帝不会去试探,一旦下了决断,谁敢阻拦?”

    锦衣男子突然抬头,看了画舫上面出现的雀舌一眼,挥手劈砍,低声道:“二叔,那就……”

    中年男子也看到了雀舌,他微笑道:“我家什么都不涉足,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心守着学问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