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06章 一人,六十人……
    苍穹下,大雨中!

    一人的长刀被挡飞,长刀还在半空中,他的神色还在是愕然。

    但他相信辛老七下一刻就会死去!

    他对此深信不疑!

    无数长刀划过雨线!

    嘭!

    辛老七猛地撞了过去!

    就像是两辆车的相撞。

    辛老七的是牛车,而他当前的贼人却坐在了木马上。

    就像是炮弹一般的,贼人就向后飞了出去。

    嘭!

    前方被这一撞,撞倒了几人,顿时一片混乱。

    而后面的长刀在辛老七不退反进之后,纷纷落空。

    辛老七向前冲出几步,低着头。

    长刀再次挥斩!

    这次却是身后!

    这一刀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斩断了雨线之后,居然没有雨点飞溅。

    雨线继续落下!

    谁都想不到这刀的快!

    血光闪过,随即被雨水压下。

    人头飞起,脸上还带着愕然之色。

    辛老七出刀时已经计算过了角度,可最后一个贼人要比他的同伴们高出一头,而这一刀的尽头正是此人。

    长刀之势正好将尽,在这个贼人的手臂上划过,然后辛老七顺势收刀。

    手臂从肩膀处掉落,高大贼人却只是一怔,然后狂喊一声,长刀继续斩落。

    是悍勇之士!

    辛老七并未出刀,对方失去一条手臂,平衡也同时乱了。

    他只是微微侧身就避开了这一刀,然后左手握拳,挥出!

    这是方醒第一次见到发狂的辛老七的战斗力!

    只是一拳,那身高起码有一米九的贼人就像是被铁锤撞上了一般,颈椎那里发出了可怕的咔嚓声,然后方醒就看到了他的脸。

    一张从身前转动一百八十度,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脸!

    这就是一拳之势!

    那些贼人不禁为之一滞。

    “杀了他!杀了他!重赏!”

    后面一个中年男子在雨中挥舞着双手蹦跳着,眼中全是怨毒!还有兴奋。

    “杀了他!”

    一阵大风吹过,风卷起雨线,扑打在辛老七的脸上。

    长刀飞舞,大雨如注……

    “杀!”

    辛老七大喝一声,不退反进,迎着人多的地方就冲了过去。

    “老七,回来!”

    方醒拿着霰弹枪,却面对着混战的局面不知所措。

    他不能开枪,一旦开枪,估摸着误伤辛老七的概率还大一些。

    于是他举枪,却找不到目标。

    小刀和方六,还有于谦在盯着后面,哪怕前方的战斗再激烈,他们也不能回头,除非是辛老七战死!

    三把长刀同时劈来,两人跃起,正面一人把长刀当做长剑使用,直刺过来。

    你还能格挡吗?

    呼!

    辛老七用力的呼气,然后身体高高跃起。

    方醒瞪大了眼睛:这得有一人高吧?

    空中的辛老七左腿弹出,左边的贼人反应都没有,直接摔了出去,倒在地上抽搐着。

    叮!

    半空中,辛老七的长刀只是一撩,就把右边贼人的长刀卸掉,旋即右膝重重的装在正面贼人的面门上,长刀挥出。

    右边的贼人脖子喷血倒地,正面贼人的脸已经成了平坦之地。

    辛老七落地,周围的贼人马上展开围杀。

    身后有破空声传来,辛老七转身,左手如长鞭般的挥击出去。

    嘭!

    身后偷袭的贼人宛如被鞭子抽中了胸部,短促的惨嚎之后,就再也不能发出声音。

    这如同挥鞭的抽打,已经把他的前胸打的塌陷,肺部被胸骨刺穿。

    呼!

    辛老七紧握长刀,刀指前方,漠然道:“今夜,你们将无一人能活!”

    群贼悚然,正面的气势一滞。

    “老七,退!”

    方醒的喊声并未挽回辛老七决绝的冲击,他疾冲过去。

    长刀下意识的劈砍。

    呐喊声震天,就像是一群羊在面对凶兽时,集体发出声音,妄图吓退凶兽。

    后面那个男子焦急的喊道:“围杀他!围杀他!”

    可那些贼人却怯了,先前辛老七一人和他们展开厮杀时,人人都以为不过是瞬息就能解决的事。

    可现在地上倒着七八个人,而辛老七却越发的悍勇了。

    这是谁?

    万人敌的悍将吗?

    方醒的身边有家丁,这是大家事先都计算进去的阻力。

    六人!

    有人在城外用鸟鸣报信,方醒一行六人。

    所以他们认为稳操胜券!

    可辛老七只是几刀,就把他们的信心彻底摧毁!

    一人对六十余人,他,居然就那么无畏的冲阵了?

    中年男子呆呆的看着前方,辛老七的长刀挥斩,就像是砍柴般的,挡者披靡。

    “这特么的!这特么的!”

    中年男子看到辛老七每次挥刀,必然会有一人中刀,惨嚎的倒下,不禁浑身在颤栗着,也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

    这人……他居然能压着那么多对手,丝毫不处于下风。

    中年男子抬眼看着被方五挡在身后的方醒,心中悲愤。

    你号称魔神,麾下的家丁居然也这般的……

    “杀!”

    方醒也呆滞了,他呆呆的看着辛老七挥舞着长刀,宛如杀神般的在人群中收割着人命。

    这特么的就是杀神啊!

    天神降临!

    中年男子有些绝望了,事先的安排被他抛在脑后,就嘶吼道:“别躲了,都出来!”

    他担心断后路的伏兵出不来了。

    因为先前辛老七的长啸声已经惊动了守城的军士。

    哪怕他们准备了拦截袭扰的人,可最多一刻钟,那边的援兵就能杀到。

    时不我待!

    “吼!”

    辛老七一声暴喝,矮身,然后身体旋转。

    长刀随着他的转身挥斩出去,现代打造的唐刀无坚不摧的斩断了阻力。

    方醒呆呆的看着辛老七收刀,然后跃起,返身再次出刀,后面的两个贼人脸上飙出血箭。

    一人,一刀!

    长刀在人群中闪动着,惨嚎声不断,辛老七却在不停的推进着。

    他竟然在反击?!

    长刀闪动,人头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身前。

    血水马上在雨水中开始散溢,一股股,逐渐变成一丝丝……

    那双眼睛居然眨动了一下,然后才呆呆的看着雨幕。

    “啊!”

    中年男子被吓到了,他跌跌撞撞的退后几步,然后靠在墙壁上喘息着。

    抬眼,那些贼人依旧在悍不畏死的围杀着辛老七,可却只能看到那孤独的刀光在闪动。

    而方醒等人的身后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伏兵,截断方醒后路的伏兵!

    ……

    “钱大人,回去吧。”

    布政司衙门里,所有的官员都不得离开。

    钱晖固执的不让姜旭泽接手事务,已经僵持到了现在。

    “姜大人,在兴和伯回来之前,本官不会离开这里!”

    钱晖摇摇头,嗓子都沙哑了,可他依旧不肯离去。

    布政司的事务被按察使干扰,官员们对此是是抵触的,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否则姜旭泽一个跋扈的说法,就能扣住钱晖,然后再上奏章告状。

    以下犯上啊!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按照行程,兴和伯此刻已经在济南城的外面了,若是他定本官之罪,那本官无话可说。”

    钱晖有些僵硬的起身道:“但在此之前,本官寸步不让!”

    姜旭泽依旧是沉稳的道:“钱大人,本官还是那句话,济南城当前第一要务就是稳,稳住,等兴和伯回来了再做处置。”

    钱晖只是冷笑。

    时间在流逝,一刻钟后,姜旭泽起身道:“今日就这样吧,回头若是兴和伯来了,让人去叫本官。”

    他施施然的走了,钱晖却依旧坐着。

    这是全体官员待命的意思。

    下面的官员都麻木的坐着,有人悄然转头打了个哈欠,然后就看到一个小吏疯狂的跑了进来。

    “城东有喊杀声……”

    瞬间,所有人,包括钱晖的面色惨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