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01章 不,是整个大明
    “这个逆贼死定了!”

    一户人家中,男子正在给一个手臂被砍伤的衙役换药。他看到在边上呆呆看着的儿子,不禁骂了起来。

    “他马良只是个青皮,居然也敢造反,肖大人,大军啥时候能到?”

    伤者叫做肖志,他坐在矮凳子上,龇牙咧嘴的看着伤口,说道:“怕什么!兴和伯就在济南府城里呢!他老人家麾下的勇士最多一日就能赶到长山,到时候马良和那些逆贼都没跑。”

    肖志只是个衙役,在马良作乱时,县令见对方人多势众,就果断带着官吏们逃了。

    只有肖志,他晚了一步,然后被追杀,幸而那些逆贼的目标是仓库,所以他干掉一个穷追不舍的逆贼之后就翻墙进了魏学家。

    魏学帮肖志处理好伤口,他媳妇从大门处小跑进来,还是掂着脚,小心翼翼的。

    “夫君,肖大人,那马良刚才带着人往县衙那边去了。”

    肖志活动了一下左臂,悄然去大门处往外看了看,回来说道:“别担心,兴和伯用兵如神,马良这等青皮,估摸着还没见着兴和伯就被乱刀砍死了。”

    ……

    “马良能成事?”

    长山的一处宅子里,七个青衫男子正坐在书房里议事。

    “那就是个青皮,他能成什么事?等方醒一到,他铁定跑,到时候咱们来个里应外合,这是啥?”

    一个倨傲的中年男子看看大家,得意的道:“这是立功!咱们立功了,可长山谋逆是谁造成的?”

    他指指众人,说道:“正是那方醒!”

    大家面面相觑,然后笑容慢慢流露出来。

    “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

    县衙里,马良看着几大箱子的宝钞和金银,得意的大笑着。

    ……

    “兴和伯,这边耕地多,济南府的赋税多有倚重,只是兼并渐起。此次收回大批耕地,那些士绅伤筋动骨了!”

    在距离长山城十里开外的一个田庄里,方醒正在召集人议事。

    于谦来之前恶补过长山的情况,介绍起来有条不紊。

    “青皮能造反?”

    吴跃摇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方醒正在吃山药,蘸糖吃,这是他为数不多愿意甜食的食物。

    于谦有些不满的看着方醒在品味着长山山药,说道:“兴和伯,范文正公的祠堂就在孝感河边呢!”

    方醒放下山药,肃然朝着外面拱手。

    不论成败,对于范文正公这样的人物,方醒始终抱着尊敬的态度。

    于谦的脸色好了些,说道:“那青皮叫做马良,先前已经查明了情况,那马良原先手底下也就是十余人,加上他的亲戚男丁,不会超过五十人,所以此次谋逆值得深思。”

    辛老七见他有跋扈之态,就说道:“你就直接说士绅在弄手脚完事,深思什么?”

    于谦在方家庄住了许久,辛老七和他也算是熟稔,所以于谦不以为忤,赧然道:“下官倒是习惯了这般说话,得罪了。”

    在场的人见他对辛老七自称下官也没啥诧异。

    这位要是愿意脱离方家的话,按照他的能力,现在少说也得是个指挥使了。

    方醒把山药吃完,吩咐道:“记得让回家的人带几斤回去。”

    辛老七应了。

    方醒拍拍手,目光陡然凌厉。

    大帅升堂了!

    “斥候!”

    方五拱手说道:“老爷,叛逆五百余人,大多是农户,骨干为青皮,兵器杂乱。目前叛逆正守着长山城。”

    方醒闭上眼睛,瞬间就决定了方案。

    “马上进军,大张旗鼓!”

    方醒霍然起身,他张开双臂,辛老七拎着盔甲过来。

    “骑兵三百马上绕过长山城,在正面游弋,随时准备拦截逃窜之敌。”

    板甲不难穿,就是系带的松紧要掌握好,否则时间长了难受。

    辛老七给方醒披甲多次,自然知道力度。

    最后是面甲!

    一个笼罩在钢铁中的方醒出现了。

    外面传来了骑兵离去的声音,方醒活动了一下脖子,说道:“出击!”

    命令传到外面,那些军士都纷纷上马。

    “出击!”

    吴跃拔出长刀呼喊着。

    “出击!”

    主力倾巢出动,留下了百余人等着方醒。

    方醒出来上马,对于谦说道:“文武之道从来都不是什么隔阂,你要关注的是细节。”

    于谦上马的姿势不大洒脱,他赧然拱拱手。

    “出发!”

    方醒一马当先冲出去,于谦觉得这是个学习的好机会,就紧紧跟在他的身边。

    “任何战略的实施,都不能离开对细节的了解,否则一人即可坏掉一场大战。”

    四周皆是耕地,可县城被逆贼打破的消息传来后,再也见不到一个百姓。

    前方的主力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于谦问道:“兴和伯,为何不突袭呢?”

    方醒看看左右,说道:“那是逆贼,叛逆,我们是什么?”

    “我们是官兵!”

    于谦有些醒悟了,纠结的道:“您是想正大光明的击败逆贼,然后让长山百姓记住……那些士绅的嘴脸。”

    “不,是整个大明!”

    ……

    十里地,骑兵若是不惜马力的话,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在离城五里不到的地方,一片田地之间,十多个拿着长刀木枪的贼人听到了马蹄声。

    他们本是坐在道边,渐渐的都站了起来,呆呆的看着远方。

    远方有尘土飞扬。

    当百余骑现身时,贼人中有人怪叫一声,然后马良先前的吩咐都被忘光了,所有人都开始亡命奔逃。

    发现官兵就马上回报,重赏!

    一切都预想的挺不错的,可马良却高估了这些连流寇都不如的手下。

    对官兵天然的害怕,对方醒这位魔神的害怕,让他们丧失了最佳的逃跑机会。

    骑兵呼啸而至,只有两匹马的贼人顿时作鸟兽散。

    “弃刀跪地不杀!”

    马蹄声越来越近,这些贼人不知道骑兵冲击的厉害,依旧在狂奔着。

    收获后的田地一望无垠,让人绝望。

    当第一声惨叫传来时,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然后丢弃兵器,缓缓的回身,高举双手。

    “跪下!跪下!”

    田间躺着一个贼人,还在挣扎着。

    他的边上,一名骑兵长刀倾斜,鲜血缓缓顺着刀刃滴到了荒芜的田地里。

    更远处,那两名骑马逃跑的贼人渐渐被追兵拉近了距离。

    马对于贼人们来说就是个稀罕物,能骑马的,自然是马良的心腹。

    “十息下马,否则杀无赦!”

    聚宝山卫的是战马,而贼人骑的不过是比驽马好些,而且还矮小。

    声音就在身后,可两个贼人却只顾逃命,置若罔闻。

    “弩……”

    小旗官大声喝令道:“左边一人……射!”

    弩箭破空,左边的贼人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来,就跌落马下。

    小旗官指指左边,两骑赶过去查看。

    然后加装弩箭。

    “弩……”

    “小的降了!”

    主力已经赶到,并停滞,对左右展开搜索。

    遮蔽战场从来都是第一要务,最大的目的就是让对手成为睁眼瞎,从而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应对。

    方醒带着人也来了,他策马到了俘虏这边,说道:“马上要口供,本伯要城里的具体情况。”

    “这是谁?”

    方醒被包裹在和将士们一样的甲衣里,让人无法辨识身份。

    深秋的风吹过,俘虏们缩头缩脑的,却被那句本伯给吓了一跳。

    “兴和伯!”

    静了一瞬,呐喊声陡然爆发。

    “小的愿说……”

    方醒转过身去,皱眉道:“何为战士?血性是第一,没有血性的军队就是废物!这些人称不上军队,准备一下,本伯要一鼓而下长山城!”

    于谦觉得方醒高看了逆贼,就说道:“血性……下官从上到下见识了不少人,说句实话,血性少有。”

    方醒看向北方,说道:“北方苦寒,争斗不休,所以才锤炼出来了野性十足的战士,大明不需要野性,但血性不可少!”

    于谦站在他的身侧,说道:“北方啊!目前也只有哈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