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97章 疯子和勇士
    烈焰渐渐的扩散,火焰仿佛是一张大口,随着微风吞噬着靠近自己的一切物质。

    方醒在看着这一切,他的脸颊颤动一下,说道:“不急。”

    于谦咬牙道:“兴和伯,再不去……火就大了。”

    “就让它大!”

    方醒盯着前方,如果有人跟着他的视线的话,那么就会发现他根本就没看那些在肆虐的读书人,而是在盯着那些商人和伙计。

    火焰已经席卷了五家店铺,哭嚎声震天。

    放眼看去,半个济南城都被这冲破屋顶的火焰照亮了。

    无数人不顾夜禁的禁令走出家门,看着远方的火光忧心忡忡。

    大家都在等待着这一场碰撞,可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来进行,这谁都没想过。

    兴和伯呢?

    他该阻止这场暴乱!

    沈石头就在方醒的身后站着,于谦给了他几次眼色都无动于衷。

    他的任务就是在危急时刻带走方醒,至于其它,那不在他的考量中。

    方醒不会罔顾百姓倒霉,这一点沈石头还是相信的。

    “兴和伯……”

    于谦第二次哀求着。

    方醒微微摇头,说道:“我想看看他们是否敢于反抗,还是逆来顺受!”

    于谦一惊,旋即怒道:“这并不是书院,也不是那个什么实验室!”

    方醒的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今日他们不动手,那就证明士绅的影响力依旧是根深蒂固,假以时日,时机恰当,他们将会再次卷土重来,而那却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为此……我想看看。”

    于谦闭上眼睛,缓缓低头,低沉的道:“可那些人是无辜的,我们在坐视。”

    “一刻钟!”

    方醒伸出一根手指。

    混乱在继续着,并不断加剧。

    理智在消散,恶念在升腾。

    那些掌柜伙计都跑到了街头,看着自己的地方化为灰烬。

    有人嚎哭,有人咒骂,有人呆若木鸡。

    “爹!”

    一个年轻人抱着一个包袱,跌跌撞撞的被几名读书人追打着过来,逃过来的人群中冲出一个中年男子,他招手道:“宇儿,快跑!”

    年轻人抱着的包袱有些重,越跑越慢。

    “宇儿……”

    一个读书人狞笑着追上来,扔出了手中的棍子,正中年轻人的脚跟。

    “啊……”

    年轻人重重的扑倒在地上,可依旧在抱着那个包袱。

    他抬起头来,喊道:“爹……”

    那脸上喷出的鼻血刺痛了中年男子的眼睛,而后面追上的读书人一脚踩在他儿子的背上,这更是……

    火焰!

    中年男子的眼中燃烧着火焰!

    “我曰尼玛!”

    中年男子浑身打颤,他回身抢了一个老头的拐杖,哭喊着冲了上去。

    那个年轻人被两个读书人踩着在狂揍,棍子舞动间,人性中隐藏着的暴戾骤然而发。

    惨叫声并不能阻止暴行,反而会刺激行凶者的肾上腺。

    棍子越发的没有忌讳,就在木棍高举时,一声大喝传来。

    准备抽打年轻人头部的读书人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双疯狂的眼睛。

    他发誓,这辈子从未见过这种眼神。

    像是什么?

    护崽的野兽?

    还是发狂的公牛……

    “爹……”

    伴随着这声欢喜的呼喊,拐杖破空而至,重重的击打在读书人的下巴上。

    咔嚓一声响,读书人的脑袋重重的往右边歪去,空中飞舞着血水和……牙齿!

    另一个读书人拎着木棍,呆滞的看着这位父亲冲了过来,第二次挥动着拐杖。

    这些商人啊!他们以往对我们可是毕恭毕敬的。

    居然敢对我们动手,他这是疯了吗?

    “狗杂种……”

    拐杖砸在读书人的左臂上,一声脆响。

    “啊……”

    惨嚎声中,中年男子扶起儿子,见他的鼻子都歪了,嘴唇肿大,走路一瘸一拐的,不禁悲号道:“狗杂种们……”

    他扶着儿子站在前方,脚边倒着两个读书人。

    前方的那些读书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身边火焰冲天,不时有重物倒下的声音传来。

    那些商人伙计也在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看到的是一位父亲的怒吼和……无畏!

    那位余怒未消的父亲看着儿子的惨状,怒火再次升腾。

    “凭什么?”

    孤独的喝问无人应答,于是他更加的怒不可遏。

    “来啊!老子就在这,来打我!来打我!”

    中年男子用拐杖头敲打着自己的胸膛,冲着那些读书人嘶吼着,挑衅着。

    “还是有些怕!”

    方醒失望的道。

    于谦摇摇头道:“兴和伯,动手吧。”

    方醒点点头,然后在黑暗中举起自己的右手。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煞气渐渐聚集。

    于谦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默默的忧伤着。

    他为那些读书人而忧伤。

    那些暴戾和残忍,以及肆无忌惮。

    他想起了方醒说过的话。

    人的心中大多藏着一个魔鬼,一旦被释放出来,它能让一个君子变成疯子;它能让一个老实人变成勇士!

    而现在就上演了一出魔鬼的戏,有人变成了疯子,在释放着内心的暴戾;而有人变成了勇士,独自在挑战一群疯子。

    “等等!”

    方醒突然低喝道,辛老七回身压手,脚步声停止。

    “兴和伯……”

    方醒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兴奋,说道:“自己看。”

    于谦抬头,就看到了让他一生都忘不掉的一幕。

    那些读书人被激怒了,然后挥舞着木棍冲了过来。

    可这并不算什么,因为在对面,那些商人和伙计已经开始了反击。

    “打!赢了今年的工钱加倍!汤药全包!”

    几个掌柜年纪大了,就在后面鼓动着。

    “狠狠地打!死了老子养你家十年!”

    双方猛地撞到了一起,各种武器在火光中挥舞着,惨叫声几乎连成了片。

    一个照面之后,读书人那边按照人数计算,几乎是六打一,可依旧是被追着揍。

    而那些伙计在重赏的鼓舞下,却悍不畏死的追了上去,一时间现场乱作一团,四处奔逃追打。

    “战斗力太差劲,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卫国,打架都打不过,废物!”

    方醒猛的一挥手,辛老七喝道:“出击!”

    噗噗噗!

    这不是作战,主要目的是震慑,所以当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后,两帮人都停住了,一起看向黑暗之中。

    噗噗噗……

    黑暗中的脚步声越来越快,渐渐的,一排笼罩在钢铁中的阵列出现了。

    光明中看着黑暗,就像是天堂中俯视着地狱。

    于是地狱中就开出来了一支军队!

    噗噗噗!

    脚步声敲打在长街上,也敲打在那些渐渐呆滞的人的心上。

    “是他!”

    一声尖叫打破了寂静,随后有人喊道:“是方醒!”

    瞬间,不用谁指挥,那些读书人就丢弃了手中的武器,转身朝着商人那边狂奔而去,势若奔马,丝毫没有刚才被打的狼狈逃窜的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