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85章 他下手太轻了些(感谢‘小脾气’的盟主打赏!)

第1985章 他下手太轻了些(感谢‘小脾气’的盟主打赏!)

    “老爷,为何不拿下他?”

    “这是一场持久的争斗,双方就像是棋手,而对弈最忌讳的是在对手的外势强大时去强行空投,那会被一路追杀,就算是能侥幸做活,可你会发现对手早就趁着追杀你的时机,重新铸造了铜墙铁壁,占据了更多的实地。”

    “我们不能争一时,而是要谋万世。”

    这是一场暗战,对方并未亲自动手,却已经逼得方醒把早已布置好的暗手用了出来。

    而方醒反过来用暗手逼得对手丢弃了不少棋子,并赢得了济南百姓的信任。

    这是继清理田亩之后的第二刀。

    刀刀见血!

    谁赢了?

    回到驻地,朱高煦已经冲了个冷水澡,正在吃面条。

    那碗大抵是装汤的,很大。

    “我们赢了。”

    方醒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

    朱高煦埋头继续吃面条。

    方醒去睡觉,一直以来的谋划,在出了结果之后,他感到有些疲惫。

    一觉醒来已是天黑。

    “老爷,十七先生去了那人处,出来时脸上有些肿。”

    辛老七永远都是那么精神抖擞,仿佛从不用休息。

    方醒打个哈欠,伸个懒腰说道:“主人揍仆人,天经地义。”

    辛老七继续说道:“右布政使姜旭泽和常宇又吵了一次,然后和十七先生在酒楼喝酒。”

    黑夜深沉,方醒仰头看着星空,觉得漫天星宿好像更亮了些。

    “现在?”

    “是的老爷。”

    方醒觉得有些饿了,他接过毛巾洗了脸,然后捏着毛巾,说道:“他下手太轻了些。”

    辛老七拱手转身,然后独自一人消失在黑夜中。

    “给我弄一碗面条,卤菜有没有?有就来一些,再来一壶酒,要烈酒。”

    方醒觉得有些懒,浑身懒洋洋的不想动,人有些呆滞,就像是傻了一样。

    “殿下在哪?”

    “常大人请殿下吃饭,估摸着要被灌醉了吧。”

    “不,醉的肯定是常宇。”

    王贺觉得这不合逻辑:“谁都知道汉王殿下好酒,只要能喝醉他,哪怕是换着人喝殿下都欢喜。”

    “你不懂,此次暗手一出,常宇肯定是死心塌地,这时候主动喝醉,那就是坦然,这是手段罢了,无伤大雅。”

    ……

    常宇已经醉了,醉的不省人事,吐了一地。

    朱高煦还在喝,所以没人敢把常宇抬出去。

    “酒量不好,不过倒是老实人,回头本王给陛下说说。”

    边上伺候的小厮松了一口气:常宇舍命陪君子,为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

    “败了,一败涂地!”

    姜旭泽沮丧的举杯干了,然后红着眼睛说道:“那些人现在如丧家之犬,正等着方醒的处置,可方醒居然不动手,这人……他这是在威慑,让人在等待中发狂啊!”

    十七先生的左脸高高肿起,右脸稍微好些,可看着也是猪头般的好笑。

    他已经有些醉意了,伏在桌子上嘿嘿的笑着。

    “出城了吗?核算的文书出城了吗?”

    姜旭泽摇摇头,苦笑道:“本官当初也是发疯了才跟着你们一起,如今消息全被遮拦,形同傀儡。”

    ……

    黑夜中,一骑在城中奔驰着。

    马蹄声在安静的夜里传出老远。

    “谁?止步!”

    “兴和伯家丁!”

    夜禁对于某些人来说只是形同虚设,特别是在济南这等地方,不少人就视之为无物。

    验了腰牌之后,看着辛老七远去,有人嘀咕道:“刚才有一队骑兵出城,往京城方向去了,那些守门的根本没敢问,现在又来一个,今晚怕是要出事啊!”

    “刚才那人好像是兴和伯身边最得用的辛老七,他一人出来,这是要干什么?”

    一阵风吹过,马蹄声陡然停止。

    “那边……姜大人不是在那里宴客吗?”

    ……

    灯光闪烁,酒肉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竟让人觉得有些腐臭的味道。

    “你后悔了?”

    十七先生觉得喝酒后,两边脸上的疼痛少了许多,甚至都感觉不到了。

    酒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喝到飘飘欲仙的时候,那种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姜旭泽摇摇头,说道:“本官要的是名声,明白吗?本官已经和常宇闹翻了,若是没有名声,哪日你就会在流放的那一串人中找到本官一家,所以……你若是失败,本官会先把你……”

    “嘭!”

    这家酒楼已经关门了,不接待别的客人。所以这声巨响才格外的刺耳。

    “谁?”

    楼下有人喝问道。

    “啊……”

    连鞘长刀打在脸上的滋味太难受了,半边牙齿都保不住。

    姜旭泽已经听出了惨叫的声音是自己的随从发出来的,他摇摇晃晃的起身,骂道:“去看看,去看看!”

    掌柜就在门外,闻言带着伙计冲了下去。

    十七先生不满的道:“是巡夜的军士吧,姜大人,这是有人不给你面子啊!”

    姜旭泽正准备解释,脚步声传来。

    一个人的脚步声,节奏平稳的接近这个房间。

    姜旭泽和十七先生皱眉看向房门处,心中盘算着怎么收拾这些没眼力的家伙。

    门只开了一扇,脚步声近了,就在姜旭泽准备喝骂时,另外一扇门猛地飞了进来。

    “嘭!”

    姜旭泽浑身一抖,被吓了一跳,然后定定神,缓缓起身。

    十七先生看到门外的男子后,面色大变,喝道:“方醒这是想干什么?杀人灭口吗?”

    辛老七盯着十七先生,缓缓的道:“我家老爷说了,你家主人下手太轻。”

    十七先生冷笑道:“怎么,他派你来看老夫的笑话?”

    他喝多了,可姜旭泽却还清醒。

    所以姜旭泽下意识的就握住酒杯,作势欲扔。

    而十七先生却是想起了辛老七的身份,他身上瞬间一冷,嘶声道:“方醒这是什么意思?朗朗乾坤!朗朗乾坤……”

    辛老七大步进来,瞥了姜旭泽一眼,然后一把揪住准备躲避的十七先生,抬腿下踩。

    咔嚓!

    “嗷……”

    尖利的惨嚎顿时就惊动了周围的人家,一阵嘈杂中,辛老七走出酒楼,身前一队军士拦住了去路。

    长刀在敞开的大门中的外泄光线下闪烁着寒光,两把长弓缓缓拉开,金属箭头闪动着冷光。

    “他踩断了十七先生的腿!两条!两条腿都踩断了!”

    一个随从在门里疯狂的叫喊着,他希望辛老七被乱刀分尸,然后济南城大乱。

    辛老七冷眼看着长刀弓箭,说道:“奉命行事!”

    带队的小旗官楞了一下,辛老七是方醒的家丁,能命令他的也就只有方醒,那么……

    “大人,乱箭……”

    一个军士在他的身后怂恿着,小旗官一个激灵,喝道:“收刀!让路!”

    辛老七上马远去,酒楼里还在惨叫着,声音渗人。

    小旗官定定的看着里面的灯光,突然回身。

    “啪!”

    他身后的军士被一耳光扇倒在地上,小旗官冷冷的道:“老子这里庙小,委屈你了。念在那一点袍泽之情,明日你自己滚蛋,否则老子就把你拿下,交给兴和伯,想必他老人家会给本官一个前程!”

    酒楼里一阵忙乱,很快就有伙计用木板把十七先生抬了出来。由于他挣扎的太厉害,所以还需要用绳子把他牢牢的绑住。

    随后姜旭泽面色苍白的出来,他抬头看看夜色,然后沉声道:“派人去盯着城中,看看会有什么变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