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84章 百姓,世家
    济南泉眼多,许多人家一挖就能挖到。

    这里的水井比比皆是,在初秋的日子里,喝一口甘冽的井水,能让你从五脏六腑感到那种清爽。

    “多谢大嫂。”

    方醒擦去嘴角的水渍,拱手相谢。

    这是一个小小的家,除去边上矮小的厨房之外,就只有三间房。

    院子里一只老母鸡在阴凉处刨出了一个窝,没精打采的在打盹。

    没有粮食的日子不好过啊!

    孩子躲在妇人的身后,探头探脑的看着方醒,有些瘦。

    妇人歉然道:“家中从昨日就没开火了,没有热水。”

    她看到方醒的眉间有些痛楚之色,而且有些茫然,就不禁随着他的视线转身。

    然后她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孩子平日里可能吃饱吗?”

    妇人笑道:“还行,家里就先紧着他吃。”

    方醒继续问道:“粮食还是不够吃吗?”

    妇人看看方醒身后的几名家丁,觉得一个妇人不好和外人待久了,就敷衍道:“粮食大多去了京城和边墙,这边的粮价下不来……”

    方醒见孩子怯了,就笑了笑,说道:“以后会多起来的。”

    妇人不忿的道:“再多的粮食也不会降价,那有啥用?”

    方醒侧过脸去,目光幽深,说道:“会降下来的,一定会。”

    “多谢大嫂的水,告辞。”

    妇人看着方醒出门,就不屑的道:“你以为你是谁?府衙的大老爷们都不敢说这话呢!呸!”

    她冲着大门方向呸了一口,回身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手中拿着一块肉干在啃,而孩子的脚边放着个小包袱。

    “哪来的?”

    尖利的喝问声中,方醒已经加快了脚步。

    转过这个小巷,左边直行一百余步,辛老七停在了一户人家的外面,扣门。

    铜环重重的砸在门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谁啊?”

    里面有不耐烦的声音在问着。

    辛老七退后一步,手握刀柄说道:“十息之内开门!”

    小刀手中扣着飞刀,笑嘻嘻的看着小巷的左右。

    方五用斥候的眼光在看着这户人家的地形,低声道:“老爷,应该没有伏兵。”

    方醒定定的看着阳光从身后一棵大树处投射到围墙上的斑驳光影,淡淡的道:“若是有,杀了便是。”

    脚步声渐渐近了,随即有人在门缝中往外看了一眼。

    “你等是谁?”

    “七息!”

    辛老七目光锐利的盯着门缝后面的那只眼睛,下一刻他准备破门而入,首先斩掉门后的这颗人头。

    眼睛消失,大门打开,一个青衣男子警惕的看着门外的辛老七,问道:“何事?这里都是街坊,喊一声你们谁也跑不了。”

    能佩刀的,肯定是有官职在身,所以青衣男子这只是威胁而已,想给来人一个下马威。

    辛老七走进去,目光扫过院子,喝道:“三人,左边!”

    青衣男子还在愕然,小刀已经冲了进去。

    院子宽敞,左边两间厢房里冲出了三人,都持刀。

    辛老七拔出刀来,却没迎敌,而是盯着正堂。

    正堂缓缓走出一个男子,锦衣,举手投足间,一股世家子弟的气息扑面而来。

    小刀疾冲过去,右手一扬,冲在最前方的男子咽喉中刀,颓然扑倒。

    另两个男子一怔,小刀拔出长刀,笑眯眯的冲了过去。

    长刀格挡,小刀身前的对手自信满满的顺势下切。

    在护院的切磋中,哪怕是拿着木刀,他的这一招永远屡试不爽。

    对手要么弃刀,要么就只能被长刀切中手腕。

    而这不是木刀!

    小刀还是笑嘻嘻的,他的手一松,长刀落下。

    男子刀势不可控制的继续向下,他愕然看着眼前多了一个拳头。

    呯!

    只是一拳,小刀就把对手的脸打成了平面。

    他的脚一勾,刚落到膝下的长刀听话的被挑起。

    握住,在第二个男子挥刀劈来的时刻,小刀暴喝一声:“杀!”

    他的闪避连带着转身,长刀随着转身的离心力挥斩出去。

    锦衣男子站在台阶上看着,目光温润。

    方醒站在院中,和锦衣男子默然对视。

    人头落地,然后身体倒地。

    锦衣男子微笑着抱拳道:“下人无知,敢问贵客身份。”

    “本人方醒!”

    一阵寂静,锦衣男子走下台阶,说道:“听闻兴和伯手下有人擅长飞刀,如今一见果然,不知兴和伯找在下何事。”

    两人之间相距两米左右,这是一个既不亲热,又不疏远的距离。

    “我知道清查田亩会让人狗急跳墙,所以我早已准备了后手。”

    “当时我希望这个后手永远都用不上,因为那代表着你们还有顾忌,知道底线。”

    “不是我家做的。”

    “是,可你们在袖手旁观,可有愧?”

    “无!你是主事人,该有愧的是你。”

    “你在行险!”

    “你在乐安洲屯粮,然后以百姓为饵,诱使那些人出手抢购粮食,米店涨价,以百姓为饵,谁该羞愧?”

    锦衣男子温润如旧。

    就像是庙里的木胎神像,什么都无法让它们动容。

    方醒看着他,喃喃的道:“你们根深蒂固,你们势力庞大……”

    锦衣男子的温润终于有了破绽。

    些微矜持和……自傲!

    方醒的目光陡然凌厉,眯眼道:“你们失败了,你们想等着看民变的好戏,可本伯让你们失望了,不,是绝望了。”

    矜持和自傲渐渐消散!

    “你们想等着看本伯带人去抄家,然后你们会鼓动,到各地去鼓动,从济南到京城,从京城到交趾,你们将会吹起一股邪风,而……本伯让你们失去了这个机会,你现在是羞辱……还是……郁郁?”

    方醒讥讽的看着锦衣男子,说道:“来的路上,本伯看到了百姓的欢喜,看到了他们依旧在信任着大明,你们失望了吗?”

    “不,我们从不失望,更不会绝望,你……并没有那个能力。”

    锦衣男子微微颔首,微笑道:“我们的力量很强大,强大让你会感到自己如蝼蚁般的渺小。兴和伯,放手吧,大明很大,放手吧,我们可以携手,一起迎接盛世的到来,煌煌盛世,不会输于任何朝代,你将青史留名……”

    方醒微微摇头,“不,本伯不屑于什么青史留名,本伯曾经说过,只需一个墓志铭即可。”

    锦衣男子的眼中多了愕然,问道:“大明兴和伯吗?”

    “没错。”

    血腥味渐渐弥漫过来,后面出来几个男子,他们默默的站在锦衣男子的身后。

    辛老七目光锐利,鹰隼般的盯着那几个男子,左手渐渐举起来。

    敢于威胁到方醒的人,不管是谁,辛老七都敢杀!

    方醒微微仰起头,说道:“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圣人的学说将会不朽,而你们将会腐烂,在地底下呻吟。你们比尘埃还微小,不值一提,只能让后人唾弃!”

    锦衣男子的眼中多了些危险的光芒,继续微笑着,“你今日过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吗?”

    方醒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猛地挥手。

    啪!

    锦衣男子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方醒。

    “你……从未有人敢对我如此,你……”

    方醒拿出手绢擦擦右手,淡淡的道:“世事无绝对,万事有开头。本伯现在扇了你一耳光,感觉如何?”

    锦衣男子身后的几个男子猛地拔刀,作势想冲过来。

    “退!”

    锦衣男子摆摆手,然后左脸抽动一下,说道:“我将拭目以待,我会安坐在这里,看着外间风起云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