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77章 无法忍住的泪水
    烈日下,三骑在缓缓前行。

    不,是十匹马,但只有三个人。

    而在半个月前,他们拥有着二十余匹马。

    他们日夜兼程。

    他们沉默着。

    赵春的脸上全是口子,哪怕天气依旧炎热,可长时间的奔驰让他的脸失去了水分。

    陈辉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兴趣,现在是吃饭时间,他摸出一块肉干,麻木的啃着。

    关起生在喝茶,茶水是昨晚上煮的,喝着格外的苦涩。

    可不能不喝,没有茶水,他们只能去吃草根。

    喝着喝着的,关起生突然侧耳,说道:“大人,好像有动静。”

    赵春没有胃口,他偏头听了一下,摇头道:“不是,那是风声。”

    那风声从耳畔掠过,纷杂而无序。

    赵春摸摸一直背着的包袱,低声道:“王石兄弟,咱们要到大明了。”

    “大人,苗喜……还活着吧?”

    关起生有些神经质的问道。他的嘴里已经没有了感觉,全是苦涩。

    在这段艰难的逃亡路上,苦涩的茶水就是他们的战友,紧急时,他们甚至就嚼着茶叶来提神。

    “可能……”

    赵春安慰道,可他们都知道,苗喜既然长啸示警,并反向往城里跑,那必然是抱着必死的信念。

    陈辉下意识的说道:“苗喜不会,他以前说过,就算是被擒,他什么都不会说,不然家人都抬不起头来,而且还没了抚恤。”

    一阵沉寂,赵春突然喝道:“加速!”

    所有的痛苦和煎熬都在风中渐渐消散。

    他们已经能熟练在在马背上换骑,并习惯了在马背上度过一天,包括黑夜。

    这一次赶路直至夜间。

    “歇息一刻。”

    三人下马,然后开始喂马。

    喂完马,他们坐在草地上,沉默的吃着干粮。

    “明日要找水源。”

    赵春摇摇水囊,里面的水剩余不多了。

    关起生躺在草地上,背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就像是家里的大床,可他却没有丝毫睡意。

    星河璀璨,星宿闪烁,人间和天堂看着好似很远。

    很冷吧。

    关起生觉得星河那边一定会很冷。

    你冷不冷?

    他想起了苗喜进城前对自己的微笑。

    你一定知道自己回不来了吧?

    你一定会奋力杀敌,然后笑着死去。

    你一定会让大明的威名在撒马尔罕响彻云霄……

    泪水从关起生的眼中滑落,从眼角流淌到耳边。

    满天星宿闪烁着,在关起生模糊的视线中,就像是苗喜的微笑。

    我将会照顾你的家人,当做我的家人一般。

    我将会和别人讲述你的故事,你的英勇。

    “起身!”

    赵春突然低喝一身,关起生下意识的爬起来,然后第一时间上马。

    “走!”

    马队远去,稍后,一队几十人的骑兵停在了他们休息的地方。

    一名骑兵下马,仔细搜索了一阵,然后直起腰说道:“有马粪,还有人的尿骚味。”

    “追!”

    马蹄阵阵,旋即远去。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尖利的声音回荡在草原上。

    “他们在前面!”

    追逐战开始了。

    箭矢在空中飞舞,前方不时有战马中箭,然后嘶叫着开始乱跑。

    渐渐的,后面的战马被清扫一空,星空下,前方三个狼狈的身影无所遁形。

    追逐战进入了白热化,前面的三人不再爱惜马力,拼命的鞭打着战马,速度陡然一快。

    而后面的追兵也是一人三马,在赏格的刺激下,他们同样摧动战马,紧紧跟随着。

    “大人,小的愿意阻敌。”

    陈辉已经拔出了长刀,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殉国的准备。

    “继续,前方就是苦先,坚持住,咱们能甩掉他们。”

    五人出来,现在已经少了两个,赵春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袍泽。

    是的,经过哈烈狂风的洗礼,他认为自己和麾下就是战士,而不是外人眼中阴狠而神秘的东厂档头和番子。

    当天边露出了一抹紫色时,身后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赵春握着刀柄,然后准备解开包袱。

    那是王石的骨灰。

    他把包袱解下来,然后催马和陈辉并行,就在他准备把包袱递给陈辉的时候……

    陈辉突然一勒战马,疾驰中的战马一声长嘶,然后减速。

    “陈辉!”

    赵春在马背上回头,眼睁睁的看着陈辉冲着自己笑了笑。

    胡须打结,脸上全是皴裂,那咧嘴一笑,很坦然。

    “大人,我先去了!告诉公公他们,我是战死的!”

    陈辉渐渐加速,双方背道而驰,距离很快就被拉远。

    陈辉的背影在晨曦中是那么的孤独……

    从到了撒马尔罕开始,赵春就没流过泪。

    不管是王石的惨死,还是苗喜的壮烈,他都没流泪。

    可此刻他再也无法忍住泪水,于是泪水夺眶而出。

    “大明万胜!”

    只是一人,只是一骑,只是一刀。

    可这嘶哑的吼声却义无反顾,就像是千万人在向敌人发动反击。

    陈辉顷刻就被淹没在追兵中,他嘶吼着,拼杀着。

    他的头皮已经少了一块,鲜血从头顶滑落,渐渐糊住了他的脸,血红一片,就像是来自于地狱。

    噗!

    他和追兵逆向而行,双方对冲之下,瞬间陈辉就冲出了敌群。

    他并没有趁机逃跑,他失去了左臂,这是刚才格挡不及时失去的肢体。

    他笨拙的控制着战马掉头,然后追了上去。

    追兵被他阻拦了一下,速度已经慢了下来,带队的军官回身看了一眼,嘴唇颤动着,骂道:“杀了他!”

    居然被一人突进阵中,而且打乱了他们的速度,传出去就是天大的耻辱。

    “大人!”

    这时前方一阵惊呼,军官回身看去,就看到前面来了十余骑。

    “大人,是明人!”

    那十余骑大概也是刚发现这边,所以速度才提起来。

    十余骑,这是来送死的吗?

    军官改变了主意,喝道:“杀散他们,最好全部杀光!”

    “大人,是咱们的人!”

    这里还属于亦力把里,赵春不知道为何会出现明人。

    可他却在暗骂着。

    十余人对五十余人,还敢来,这是疯了吗?

    拖到晚上夜袭也好啊!

    赵春在绝望着,他本就在绝望,可突然出现了这个如同泡沫般的希望,顿时心死如灰。

    那十余骑渐渐起速,随着距离的拉近,赵春看到他们的手中拿着已经引燃的火折子,这才知道这些人刚才为何那么慢。

    火折子…

    赵春张开嘴,任由风吹进来。

    他想哭!

    他大喊道:“赵辉,回来……”

    这十余人穿着大明服饰,为首的大汉喊道:“你们是哪里的?”

    这种时候居然还要问来历,赵春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此刻他别无他法,只得喊道:“在下东厂档头赵春!”

    “哈哈哈哈!”

    大汉狂笑几声,喝道:“本官锦衣卫百户冯吉,你等退到后面去,看我锦衣卫杀敌!”

    锦衣卫的人蜂拥冲了过去,赵春策马回头,说道:“咱们去接应陈辉。”

    陈辉此刻已经被围住了。

    三名追兵已经围住了他,地上倒着一个,而陈辉付出的代价就是胸前中了一刀。

    这一刀斜着劈砍下来,几乎把陈辉开膛破肚。

    他失去了左手,右手不能倾力挥刀,否则会失去平衡。

    铛!

    他只来得及格挡了一刀。

    长刀闪过,陈辉绝望的等待着死亡降临。

    “手雷!”

    而此刻前方传来了一声大喝,熟悉的大明话让陈辉心中一动,然后刀光临身。

    人头飞起,看到了空中飞着的十余个黑点。

    “轰轰轰轰轰!”

    猝不及防的爆炸让追兵损失惨重,接着冯吉狂野的一马当先冲杀进来。

    “大明万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