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60章 大明湖畔(感谢‘迪巴拉爵土’的盟主打赏)

第1960章 大明湖畔(感谢‘迪巴拉爵土’的盟主打赏)

    济南府是个好地方,泉水为全国之最。

    府治在历城,这里不但是济南府的治所,同时也是山东布政使司的治所。

    泉水组成的小河在城中流淌着,杨柳青青垂于小河边,捣衣妇人用捣衣杵捶打着衣服。

    小河的两边就是临街商铺,炎热的夏季里,连最活跃的掌柜都不肯出来吆喝一声。

    而大明湖畔自然不一样,消暑的人会坐上小船,在湖中游玩一番。

    “美景繁多,果真是一城山色半城湖啊!”

    一艘画舫上,方醒喝着茶,看着船外的湖光水色,随口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男子看着约五十多岁,面色不大好看。

    “兴和伯,本官是不乐意看到你的到来。”

    这人就是山东布政使常宇。

    常宇觉得湖面的清风都无法让自己释怀,他面沉如水,心情沉重的道:“山东是圣人故里,兴和伯,本官真的不想和你有任何交集。”

    大明湖是由各处泉水汇聚而成,湖水清澈,不深,能看到湖底。

    眼前一张小几,小几上摆着一壶茶,两个茶杯。

    茶水的味道很纯粹,这是好水和好茶叶赋予的特性。

    方醒喝了一口,哪怕他从来都不懂茶,可依旧点头赞许,然后说道:“常大人,这是大明,本伯认为,你的心中首先得是大明,其次才是什么圣人,什么圣人子弟。”

    清风袭来,常宇定定的看着茶杯,说道:“人在世间总是有许多取舍,有的能取舍,可有的……从拿起书本开始,你就无从取舍,兴和伯,你孟浪了。”

    方醒无奈的道:“取舍……这得看你们站在哪一边,大明还是圣人子弟,或是……分肥。”

    “大明就是一块肥肉,上下总有人会分割这块肥肉,常大人,你也是其中的一员吗?”

    方醒缓缓抬头,微笑着,看似很和气。

    常宇的眸子一缩,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相反,这位睚眦必报的名声早已响彻大明。

    这话是最后通牒:常宇,你站哪边?

    若是站队错误,方醒绝壁会把他收拾了!

    这一点有无数例子可以警醒常宇,所以他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此事本官没有看法,可本官再次提醒,这里是圣人故里,一旦引发什么不测,本官并不能保证什么。”

    “你更像是圣人的官,常大人,本伯累了。”

    方醒摆摆手,既然确定了立场,他没兴趣陪常宇聊天。

    而常宇也没兴趣陪方醒,他怕被人看到,到时候外界大抵会猜测他和方醒在策划着什么阴谋。

    常宇起身告辞,画舫靠岸,他低头离去。

    方醒坐在窗户边,看着常宇上马匆匆而去,不禁冷笑道:“圣人故里,这就是大明的官啊!”

    辛老七悄然从后面出来,说道:“老爷,此人有些敌意。”

    方醒笑道:“我此行弄不好就会砸了他的饭碗,什么圣人故里,不过是托词罢了。”

    这就是现实,圣人不朽,可后世子孙却扛着他的招牌在为自己谋利。

    “圣人若是有知,怕是会把这些徒子徒孙都一巴掌拍死!”

    圣人当年是抱着大志向,后世他的志向实现了,却成了挡脸的工具。

    “叫人送酒来。”

    方醒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被拒绝而恼火。初次见面,常宇对他抱着戒心在正常不过了,若是常宇马上就推心置腹,那方醒就要怀疑他是怎么混到布政使这个位置的。

    轻微的脚步声中,一个穿着绿色薄纱的女子走进了船舱。

    “雀舌见过贵人。”

    雀舌?

    方醒抬头,看到了一张带着微笑的脸。

    “你家的画舫?”

    这女子赤脚,小巧的脚不时露在裙外。

    她微笑道:“是,贵人若是要歌舞,这里也有。”

    方醒摇摇头,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在济南能经营画舫,而且这女子看着有些幽兰的气质,多半是某位的禁脔。

    女子跪在方醒的对面,把盘子里的酒菜摆上来,然后问道:“客人,方才……”

    “你想说常宇?”

    方醒意态闲适的微微后仰身体,单手撑在地板上,似笑非笑的道:“你想问什么?你能知道常宇的模样,那就是权贵场中的常客,这是想探探我的底细吗?”

    雀舌盈盈笑道:“贵人多虑了,小女只是好奇罢了。”

    说着她有左手压住长袖,右手提起酒壶,露出了一截皓月般的小臂。

    酒水倾注的声音中,雀舌说道:“大明湖多是达官贵人来赏玩,小女倒是见多了,也知道些避祸之道。”

    这是个剔透的女人,方醒放松了些,眯眼看着湖面,缓缓的喝了一口酒。

    酒很淡,却带着些幽香。

    “这是去岁的桂花酒,贵人若是不喜,小女马上去换了。”

    方醒摇摇头,对于他来说,酒只是调和气氛,排遣心情的东西,没有什么必须。

    辛老七盯着雀舌的手,那双白嫩的玉手在他的眼中只是个随时会下毒的祸害,若是需要,他会毫不犹豫的挥刀斩断这双男人们趋势若骛的玉手。

    她在不时关注着方醒。

    方醒漠然的看着湖面,根本就没多看她一眼,这是个让人奇怪的地方。

    来到画舫都是找乐子的,可这位却孤独饮酒,神色淡漠。

    这是有事啊!

    而且常宇居然和他会面,之后更是独自上岸,不见方醒送出去。

    这人看着年轻,那么必然是勋戚,或是勋戚子弟。

    “最近济南城里有什么热闹?”

    就在雀舌胡思乱想的时候,方醒突然转过头来问道。

    雀舌一怔,下意识的说道:“那些读书人在闹腾,说是要给那个人好看。”

    “哦!”

    方醒靠在舱壁上,手中握着酒杯,随意的看着雀舌。

    “继续说。”

    雀舌微微侧身,她跪坐在腿上,曲线贲张,能让任何男人失去理智。

    可方醒只是淡淡的看着她,眼中没有丝毫动心。

    “贵人,那些读书人闹腾的太厉害,听说他们还串联了山东一地的读书人,这几日城中的客栈都住满了。”

    雀舌的身体突然微颤,她猜到了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份。

    这个发现让她心中惶然,背后的靠山也不足以带给她安全感。

    方醒嗯了一声,问道:“圣人家可有什么动静?”

    雀舌突然俯身,近似于五体投地的姿势,哀声道:“贵人,放过小女吧。”

    她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人的身份,然后也好报给自己的靠山,算是一次功劳。

    可这人不是她的功劳,而是老虎,她的靠山也不敢惹的老虎。

    “你猜到了本伯的身份?”

    方醒轻咦一声,赞赏的道:“果然是欢场中人,一双眼睛够毒辣。”

    雀舌只是颤抖,方醒觉得有些没趣,就说道:“告诉我,圣人家可有什么动静。”

    “伯爷……”

    雀舌不敢隐瞒,说道:“圣人家没动静,那些读书人去求见也被拒之门外。”

    “做样子啊!”

    方醒喟叹道:“陛下在盯着这边,朝中也在盯着这边,倒是为难他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