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55章 李二毛的第二弹
    “这事和我无关。”

    徐景昌想去看望小娘,可朱瞻基的动作显然比他更快,于是他被拒绝了。

    “居然是沈石头亲自在门外守着,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徐景昌有些急了,就来找方醒想办法。

    方醒才送走了小娘,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怔,然后吩咐道:“告诉夫人此事,让她进城去看看。”

    徐景昌讪讪的道:“哥哥我倒是忘记了男女之别,不过德华,陛下的反应……是不是过火了些?要不是小娘长的普通,我倒是要担心大明会多一位嫔妃了。”

    里面渐渐的多了人声,还有无忧的叫嚷声,方醒这才问道:“府中那位是有意还是无意?”

    “别骗我!”

    徐景昌本想忽悠一下,被方醒这话给弄的尴尬不已:“就是那会儿人多……”

    北平城的街道堪称是宽阔,方醒无法想象定国公府的那个女人是如何的霸气。

    两辆马车相撞,那种场面方醒只是想象了一下,然后就说道:“小娘本是要准备回去了,这一耽误,定国公,陛下恼火了!”

    “交趾多次反复,要是有人趁机造谣,说小娘在北平被歧视了,这个责任谁负的起?”

    方醒不知道朱瞻基是否恼火,他自己却有些火大了。

    “定国公,那小娘……本伯保定了!你那个小妾还是准备洗干净去坐牢吧!”

    “那个女人……”徐景昌不以为然的道:“千金买马骨也够了吧?难道还要我去致歉?”

    “你真的……”徐景昌见方醒很认真的在点头,就有些羞恼。

    方醒的神色很认真,“有何不可?”

    他觉得小娘对大明的贡献比徐景昌要大一百倍。一个类似于纨绔,靠着父祖的功劳在享福。而另一个却帮助大明稳住了交趾,堪比开疆之功。

    “我比你小,但经历的事不少。”

    方醒正色道:“人之所以是人,那就是因为智慧和底线。智慧让我们活的更好,底线让我们敬畏!”

    “敬畏啥?”

    徐景昌觉得方醒真的是魔怔了,这年头除去敬畏一下祖先和皇帝之外,我老徐家还需要敬畏谁?

    方醒指指自己的心,说道:“名声,不管是枯名钓誉也好,假仁假义也罢,定国公,午夜梦回时,独坐静思时,扪心自问,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眼中只有利益和好处?还是说我坚守了底线。而你的底线是什么?你是勋戚,国戚,你该有什么底线?”

    徐景昌郁闷的道:“该交的税我交了,不占大明的便宜,国朝有事,哥哥我从不躲避,该出力就出力,该出钱就出钱,必要时,哥哥我也敢提刀上马,为大明而战,还不够吗?”

    “不够!”

    方醒觉得自己在鸡同鸭讲,他最后劝道:“要以大明为重,你是勋戚,做不到这一点,以后会有麻烦!”

    徐景昌摇摇头,起身告辞。他真的觉得自己在全力配合皇帝了,已经在勋戚中成了另类,可方醒意思还不够,这是要我徐景昌去向那个小娘道歉啊!

    “罢了,此事是哥哥府上错了,该!回头就去。”

    回去后他就亲自送了些药材和礼物过去,可却被拦截了。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徐景昌觉得自己就像是只在捕食的螳螂,总觉得背心发凉。出来后马上又去找了方醒。

    “德华,陛下这啥意思?”

    方醒觉得这是一个表明朱瞻基对勋戚态度的机会,就说道:“陛下生气了。”

    徐景昌顿时懊悔不已,说道:“哥哥我都上门了啊!”

    朱瞻基没啥意思,小娘受伤,那就正好在京城休养一段时间。

    可勋戚……

    方醒觉得朱瞻基正在拿着小本子,在一一记录着勋戚们的过错,就等着时机开始清算。

    勋戚于国无益,只能算是站队党。

    他们利用联姻等手段,渐渐的结成了一个庞大的集团,这个集团的力量强大,足以影响到朝政。

    于是文官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朝中有人上了弹章,说定国公的小妾都敢跋扈,可见勋戚不法之一斑,这是暗里鼓动陛下清洗勋戚啊!”

    黄钟觉得这是好事,可方醒却不同意这个看法。

    “陛下是想清洗勋戚,可目前不能,至少在取得平衡之前不能。”

    朱瞻基还需要勋戚来钳制文官,现在削弱任何一边都是在自毁长城。

    可徐景昌不知道啊!他认为朱瞻基是对勋戚失去了耐心,于是就惶恐了。

    他珍而重之的请了方醒和朱高煦吃饭,算是一次试探。

    “殿下,我徐景昌可是对陛下忠心耿耿,此事就是小妾的错,我已经把她关了起来,只要一句话,老子就宰了她!”

    徐景昌对那个小妾已经是恨之入骨了,说到后面那杀气几乎不加掩饰。

    朱高煦现在一门心思的就想着要带什么东西去海外,闻言他随口道:“那就宰了吧。”

    徐景昌苦着脸道:“殿下,不是我不愿意宰,犯法啊!”

    李二毛他们一天就盯着勋戚文武官员,一旦被他们找到错处,呵呵!别犹豫,赶紧上弹章,然后就等着一战成名吧。

    朱高煦不屑的道:“就你这点胆子,当年我那舅舅的半点长处都没学到,当真是无能。”

    徐景昌无奈的道:“家父去时,哎!一言难尽啊!”

    方醒在想着李二毛最近的沉寂,他在想着是不是给李二毛提供点炮弹,好歹能在都查院一炮打响。

    “今年山东好像又遇到灾害了。”

    方醒最终还是放弃了那个打算,这不是交情在作祟,而是他不想由李二毛率先向勋戚开炮,从而引发一场大论战。

    李二毛是在蛰伏,从上次弹劾皇帝纵容臣下求官之后,他名声大噪,然后就开始了蛰伏。

    这份不合年轻人心性的心思让不少人都暗自对他抱着警惕,可随着李二毛的沉寂,这些警惕就慢慢的消散了。

    所以当他的奏章被送到朱瞻基的案前时,连朱瞻基都有些吃惊。

    这份奏章的内容很简单,延续着书院不啰嗦、不修饰文辞的特点,直接指出了大明目前想发展的最大禁锢。

    赋税!

    从用商路引导那些豪商交税,从对奢侈品行业收税开始,大明的商税都在一步步的增长着。

    可自从南北大通道开始建设以来,连近几年出手豪奢的户部也开始收紧了钱袋子。

    “陛下,水泥窑要建造不少,各地都要建,不然拉过去的耗费能让臣想把自己丢进水泥窑里烧死。”

    夏元吉也渐渐的老去,和上面英姿勃勃的帝王相比,这些臣子们不少都是垂垂老矣。

    朱瞻基点点头,说道:“李二毛的奏章里说,大明可以用建设来拉动经济,这个是书院里的课题,目的就是通过建设,从而让各地和各行各业得到好处。”

    夏元吉赞同道:“是这样的,路修到一处,肯定要在当地采买不少东西,加之路好,以后出行便利,不过这倒是便宜了商贾。”

    这话暗自在支持着李二毛的观点:陛下,咱们开始全面收税吧。

    朱瞻基看了一下下面的重臣,意味深长的道:“他说大明可以开始取消士绅的免税,诸卿以为如何?”

    卧槽!

    这李二毛比方醒还激进啊!

    方醒没来,杨荣断定他肯定不知道这事儿,否则一定会来扎场子。

    这个话题实在是太大,就像是一枚炸弹被扔了出来,无人敢接话。

    朱瞻基看了看奏章,面无表情的道:“李二毛说最好是先弄个试点,就算是失败了影响也不大。”

    可群臣还是不搭话。

    这个话题几乎是个禁忌,从朱元璋开始给读书人优待以来,那些优待政策早就被潜规则所替代,优惠的范围和人数不断在扩大着。

    这些都是违规,大家对此心知肚明。

    可谁愿意把这个问题捅出来?

    朱瞻基看看群臣,最后还是张本出班。

    张本人送外号‘穷张’,满朝文武谁敢说比他清廉?

    朱瞻基看着张本面露激昂之色,不禁暗自点头。

    “陛下,臣以为此事正当其时。”

    去了一个金忠,却来了个张本。

    这人一看就是个倔的,比金忠当年的装疯卖傻可是厉害多了。

    张本板着脸道:“当年太祖高皇帝的本意是豁免那些家境贫寒的学生,如今大明田地众多,读书人哪有这般穷困,臣以为大多都成了送好处,那些官吏不过是在结善缘罢了,顺带还能让自家以后也能享受一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