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50章 来自于兴和伯的报复
    第1950章来自于兴和伯的报复

    方醒回身,看着站在外面的王续和范颖两人,淡淡的道:“本伯只是来此游玩,贵县这是不许吗?”

    到了此时他无需再隐瞒身份,甚至还带着些倨傲。

    王续近前躬身道:“见过兴和伯,兴和伯到了环县,环县上下不胜欢喜。”

    到了此时,王续和范颖哪还会不知道方醒的身份,只是先前见他和老农坐在一起闲聊,没敢靠近而已。

    方醒拱拱手道:“二位大人这是所为何来?”

    王续只觉得脸上发烫,却不是什么羞涩,而是紧张。他说道:“兴和伯,下官昨夜就去了客栈,只是想问问焦取仁的事。”

    这个撇清和追溯用的极好,方醒点点头,看了面如死灰的范颖一眼,说道:“本伯到延安府办事,顺带过来看看焦取仁,见他正准备回去,就问了问,结果让本伯有些诧异,就想问问贵县,让一个新到的小吏来环县还算是富庶的许塬来动员移民,这是谁的主意?可公平?而且只许他在许塬动员,其它的不算,这是为何?”

    王续回身指着范颖说道:“此人乃是县里的主簿范颖,在来的路上已经向下官请罪,说是压的差事过甚,下官也是发了火……”

    范颖的脸颊有些红,而且能看出巴掌印。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本伯不管这个,这是你们的权利。”

    回过头,方醒问焦取仁:“你是想回去还是留下?”

    焦取仁想起了这段时间里的遭遇,点点头,说道:“山长,学生想留下。”

    方醒赞赏的说道:“在哪里跌倒,那就从哪里爬起来,你倒是有些韧劲,好,那就留下吧。”

    方醒相信经历过自尽未遂的焦取仁不会再软弱,他对那个老汉拱拱手,说道:“我这就回去了,你们自己想清楚,早过去就能分到好田地或是好牲口。”

    说完他转身就走,老汉早就被兴和伯这个名号给惊呆了,他率先跪下,然后全村人都跪了。

    “伯爷,小的愿意移民啊!”

    “对对,咱们一村人都愿意移民。”

    方醒的脚步一滞,说道:“你们自己决定吧。”

    他带着人回城,王续和范颖都不禁松了一口气,王续交代道:“以后不可为难焦取仁,而且还得弥补一番。”

    范颖此刻只有点头的份,他根本就没想到方醒居然会亲自赶到环县,没被方醒收拾他就已经在念佛了。

    方醒回到城中,和焦取仁吃了一顿午饭,最后交代道:“要在事情出来之前敢于建言,比如说此次许塬的事,若是你当初就指出许塬乃是富庶之地,那么他们要想压你就得另想办法,否则我这里随时都能收拾他们。”

    焦取仁点点头,说道:“学生还嫩,所以现在时常想起以前在书院里师长们的教诲,觉得自己当初还是没学好。”

    “所谓的学,出来做事就是在学习,不断的和你在书院中学到的知识在交融。不要气馁,好好干,回头这边换人的话,你也记得多观察,免得再次被人给坑了。”

    “换人?”

    焦取仁有些发懵。

    方醒微笑道:“他们打压为难你,那是他们的权利,可我既然知道了,怎么报复回去,自然也是我的权利。”

    焦取仁心中激荡,就哽咽了起来,方醒起身笑道:“此事不只是为你,书院多名学生被打压过甚,偏偏我的事情多,所以就挑了环县来警告他们。”

    随着方醒的离去,焦取仁继续留在环县,一直在担心的范颖终于是安心了,他甚至还在想着该怎么把此事隐晦的在书信里提及,好让那些人知道自己曾经给了科学一次狙击。

    日子继续,无聊的继续。

    ……

    “他们犯错在前,本伯来吏部举报,蹇大人这是觉着应当无视吗?”

    方醒快马赶回京城,家都没回就去了吏部,直面蹇义。

    蹇义淡淡的道:“证据何在?本官不可能凭着你兴和伯的一面之词就……”

    一本册子被丢在了桌子上,方醒起身道:“你说打压吧哪都有,可这种目的的打压,那些人确定不怕本伯的报复吗?”

    别人大抵会斥责方醒的跋扈,可蹇义却知道,方醒这是在代替朱瞻基跋扈。

    你们冲着书院的学生下黑手,这是要把朕置于何地?

    “连本伯亲自去许塬都无法劝动那些人,他们让一个小吏,刚到环县的小吏去劝,这是什么意思?蹇大人自己斟酌吧。”

    方醒走后,蹇义拿起册子仔细看了看,然后沉思良久。

    “压住就行了,非得要逼走,这么愚蠢的人,当初是怎么被安排在环县担任县令的?”

    蹇义苦笑着写了一份奏章,然后送进宫中。

    随后宫门大开,一队骑兵冲了出来。

    “是东厂的人!”

    安纶执掌下的东厂以狠辣著称,一旦被拿住确凿证据,不管你是什么官职,都别想逃过。

    环县依旧懒散着,直至某一天,也就是方醒离去的第十天,一队人马进了环县县城,然后县衙里多了一连串求饶的哀嚎。

    范颖被两个番子从值房里拖出来,他用脚勾住门槛,哭喊道:“下官错了!下官愿意去向焦取仁赔罪,愿意……”

    领头的档头怒喝道:“没吃饭吗?”

    一个番子担心被呵斥,就一脚踢去。

    “啊……下官有罪!下官有罪!愿意去交趾……”

    里面的王续也不好过,他想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可一双腿却软了,要靠在门边才能维持着站姿。

    他对两个番子笑道:“本官……”

    两个番子面露狠色,王续伸出手来,脸上的镇定换成了惶恐,说道:“本官,不,此事是范颖一人干的,和下官不相干。”

    “王大人,别扯这些没用的,到了东厂自然有你说话的机会。”

    一个番子近前,手中握着绳子。

    王续的眼睛不停的眨动着,他强笑道:“兴和伯……下官和兴和伯当时谈笑风生……下官……下官……饶命啊!”

    王续突然声泪俱下的跪在地上,哭喊道:“兴和伯雅量高致,下官只想和他老人家亲近,早晚请益,都是误会……”

    东厂的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不禁摇摇头,两人过去绑了王续,但王续却走不动了,最后只得架着出去。

    到了前面,几个小吏被拖在门外跪着,再近些跪着的就是范颖。

    见到范颖,王续顿时浑身就有了力气,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畜生,本官对你这般推心置腹,你却狼子野心,都是你这个畜生弄的鬼……”

    范颖已经绝望了,他知道方醒不会放过自己,但……更不会放过王续。

    他扭头对王续笑了笑,说道:“是你想升官……”

    王续勃然大怒,竟然挣脱了看押,背着手冲过去,踢打着范颖。

    范颖却不肯吃亏,起来就展开了反击。

    ……

    宽宏大量之名随着王续和范颖被拿下而再次响彻云霄!

    这是一次警告,及时的警告。

    据说皇帝已经愤怒的准备把王续和范颖两家人流放到苏门答腊去,这个消息一出,京城官场噤若寒蝉。

    苏门答腊,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只知道一样就够了。

    海外!

    那几乎相当于是被抛弃了,别人是移民,海外却是遗民。

    这太狠了吧?

    于是乎宫中就收到了几分含蓄的奏章,奏章里没求情,只是列举了移民海外的坏处。

    “主要是说移民海外,天长日久之后,就会成为大明的外患。”

    杨荣的气质越发的沉凝了,以前那位机敏带点活泼的杨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沉稳的大明首辅。

    “杨大人这是来偷懒的吧?”

    两人在庄子里漫步,身后的无忧带着两条大狗跟着。

    杨荣点点头,说道:“你这次从海外带回了许多金银香料,朝中对出海顿时哑然,所以他们此次只是寻了个借口罢了。”

    “苏门答腊归于旧港,按照本官的理解,你应当在谋划着满剌加,不把那道海峡牢牢的控制在大明的手中,你必然是不肯罢休的。”

    “当然不肯罢休。”

    方醒回身看了一眼无忧,然后说道:“那道海峡就是大明的生命线,落在别人的手中,我将会寝食难安。”

    “本官看过海图,那道海峡确实是至关重要,封住之后,大明海疆就固若金汤,进可攻,退可守,只是……一是驻军,而且还得常年保持水师在海峡的存在。二是移民,没有移民,驻军就稳不住。”

    杨荣抚须道:“陛下此举让人震惊,可本官却知道,这只是海外移民的开端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