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44章 喜怒哀乐(感谢‘ LyBanana’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1944章 喜怒哀乐(感谢‘ LyBanana’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二天早上,贺表如倾盆大雨般的倾泻入宫,这个时节没谁敢去挑动皇帝的情绪,连最强硬的御史都上了贺表,为皇后生的皇子道贺。

    而胡善祥的弟弟胡安已经被人恭喜过多次了。

    中宫位子不稳,这事儿早就被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原先跟着朱瞻基的胡安也沉寂了许久。

    如今胡善祥一朝产子,而且生产的时候据说都开天眼了,让满京城的人震惊不已。

    这个扬眉吐气啊!

    胡安家里的客人从消息传出来后就没断过,那礼物都堆积如山了,他这才从欢喜中惊醒过来。

    皇后的兄弟跋扈了啊!

    胡安想到这个可能性,马上就把礼物全部找出来,分清楚,然后亲自一家家的送回去,只说不敢收,否则宫中的娘娘会断了关系。

    皇后不是软弱的吗?怎么对自家的兄弟那么凶?

    有人觉得这事儿有趣,就散播了出去。

    “皇后家的都是明白人,也是老实人,以后少不了安稳日子。”

    解缙心情大畅,就叫了方醒和黄钟来喝酒,下酒菜就是野牛肉干。

    方醒实在是不喜欢全是肉,就叫人弄了点蔬菜,用来蘸酱吃。

    方醒拿着几根菜叶进嘴大嚼着,嗯嗯的道:“是这么回事,他若是不知趣,少不得陛下那边要下重手敲打他。”

    解缙斜睨着他道:“老夫不怕陛下敲打他,就怕你私下下狠手。”

    方醒打个哈哈,然后举杯道:“这一杯酒,为了未来的太子。”

    解缙愕然,然后和黄钟大笑着举杯,三人畅快的喝了这杯酒。

    “伯爷,有了皇子,皇后那边可就是稳了。”

    黄钟擦去嘴角的酒渍,学着方醒用菜蘸酱吃,被辣的欲罢不能。

    “还不够稳。”

    方醒看到悠悠进来送菜,就调侃道:“悠悠,你祖父给你相看媳妇了。”

    悠悠不慌不忙的把一碗凉拌菜放下,然后拱手道:“先前忘记了菜蔬,家母让小子代为致歉,各位慢用,祖父少喝点。”

    方醒以手托腮看着悠悠缓缓出去,赞道:“果真有君子之风,解先生教导有方啊!不像我家的两个小子,整日上蹿下跳,多少次忍不住想收拾了他们。”

    解缙得意的道:“悠悠可是老夫倾力教出来的,不过你家两个小子灵气却足,做事知道变通,这就是你所谓的放养?”

    方醒矜持的道:“也不算是放养吧,只是在暗中关注,发现不对就潜移默化的消除隐患,尽量让孩子觉得自己没有被捆住,我想这就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目的。”

    解缙转移了一下话题,说道:“皇后的这个皇子,以后谁来教导他,这是个不亚于和哈烈决战的大问题,德华,你最好和陛下先通个气。”

    黄钟犹豫道:“解先生,现在不好说吧?说早了就有些过于急切之嫌,目的性太强,在下觉得……还是通过夫人去影响为好。”

    若说皇后和谁家的家眷最亲密,大抵就只有张淑慧了。

    解缙今天的脑回路大抵是彻底跑偏了,他随口说道:“宫中还有个产妇,谁知道她会生出什么来。”

    方醒笑道:“她就算是生个儿子,可有天地响应吗?”

    解缙忍不住也笑了,说道:“恰逢其时啊!可见上天还是眷顾着大明,这下人心就更稳固了。”

    黄钟也是喜气洋洋的道:“特别是开天眼,这史书上可从未有过记载,可见天命就在我大明啊!”

    说着他连喝了三杯,大呼痛快。

    方醒微微一笑,然后举杯相邀。

    就在他享受愉悦之时,朱瞻基已经去了孙氏那里。

    两人相对默默,而不是脉脉。

    室内就他们两人,没人敢在门口,就怕听到什么东西被灭口。

    朱瞻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那个孩子出世后,这一切都已经由不得他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了这里,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回去。

    而孙氏则是有些麻木,她抬起头来,微笑道:“陛下放心,臣妾觉着这个孩子比不了别人,可一定是个健壮的。”

    朱瞻基默然,孙氏握住他的手,轻声道:“陛下……您多番眷顾,臣妾已经很知足了。”

    朱瞻基觉得有些心酸,他看看孙氏的大肚皮,说道:“好生养着,太医院会盯着这里,朕也等着这个孩子出世。”

    离开了孙氏这里,朱瞻基在宫中漫无目的的溜达着。

    太阳有些大,晒的人只能眯着眼。

    朱瞻基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太后那边,有宫女想去禀告,朱瞻基摇摇头,然后慢慢的踱步进去。

    太后昨晚上过于高兴,和端端一起笑闹到很晚才睡,朱瞻基不想打扰她们。

    小黑一溜烟冲了出来,站在台阶上,歪着脑袋看着朱瞻基。

    朱瞻基蹲下来,冲着小黑招手。

    朱瞻基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所以小黑没有犹豫的跑了过来,摇着尾巴,甚至还伸出舌头想去舔朱瞻基。

    朱瞻基用手握住它的两边脸侧,小黑急的左右摇摆着脑袋,让他不禁笑了。

    “你可有烦恼?”

    小黑迷惑的看着朱瞻基,然后再努力伸舌头。

    朱瞻基微笑着,低声道:“谁对你最忠诚?”

    小黑奋力的挣脱了朱瞻基的控制,掉头就跑了回去。

    “陛下……”

    李斌迎了出来,见朱瞻基居然蹲在地上,顿时就把头低了下去。在低头的瞬间,他看了一眼周围,见所有人都在低头,这才满意。

    朱瞻基起身,拍拍手,然后问道:“母后昨晚可睡得好吗?”

    李斌不知道朱瞻基为何不进去,就恭谨的答道:“陛下,娘娘昨夜和公主说笑,后来睡在了一起,娘娘已经起了,公主还在……”

    朱瞻基闻言不禁笑了:“端端还在睡?”

    李斌的神色少了些恭谨,多了些慈祥,说道:“公主昨晚和娘娘说了半宿,还嚷着说要去看弟弟,闹腾了许久。”

    朱瞻基摇头失笑,然后想了想,就说道:“去禀告母后。”

    这是要进去了,李斌笑着应了。

    太后正在打盹,等李斌禀告后,她就笑道:“他这是作什么妖呢!快让进来。”

    朱瞻基进来行礼,见太后面色疲惫,就说道:“母后该多歇息,宫中之事暂时撂开,谁也不敢造次。”

    太后捂嘴打个哈欠,说道:“以前经常一夜不睡也没事,只是高兴,你去看过孩子了吗?还得赶紧想个名字才好,对,先想个小名。”

    朱瞻基见太后兴致颇高,就应了,说是回头就想。

    “皇祖母……”

    这时后面传来了端端迷迷糊糊的声音,太后一听就乐了,说道:“昨晚是谁说今日要起早去看弟弟的?现在太阳可晒进来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