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34章 来,让咱们来学大明话
    院子外面传来一阵热情的招呼声,让小吏有些讶然。

    说谁谁到,难道我是上天之子?

    等看到巴斯蒂安的面色难看后,小吏的那点沾沾自喜都被抛掉了。

    人只要不作死,那就很难死!

    所以当方醒进来后,小吏迎上去说道:“见过伯爷,方才使者说大明居然只有一人可以商议事情。”

    “那也没错啊!”

    方醒随意的拱拱手,说道:“在大明,最后做主的只有陛下,不知贵使可愿和陛下商议两国之间的大事?”

    这话听着好听,可巴斯蒂安深知自己没有这个资格,所以就放低了姿态,说道:“本人久离法拉克,对家人的思念让我无法入睡,所以心急了些。”

    “别急啊!”

    方醒笑眯眯的道:“本伯现在就担心一点,那位通译如果从中使坏怎么办?到时候两国之间发生了误会,大明的怒火将会一路焚烧到法兰克,所以……礼部准备让人来学习法兰克语言和文字,贵使可有异议?”

    巴斯蒂安当然有异议,可却不能说出口。他强笑道:“当然没有问题,只怕时间太短,学不好啊!”

    “那就不是贵使的事了。”

    得到了同意,方醒拱拱手就准备回去,巴斯蒂安却不满的道:“伯爵阁下,那么我们的人可否学习大明话和文字呢?”

    方醒爽快的道:“没问题,到时候贵使指定学习的人,礼部那边自然会派遣先生来,保证尽力。”

    好吧,方醒这不是在忽悠。

    可大明话和文字的难度……

    方醒笑眯眯的道:“这是一个好的决定,贵我两国都将会从中受益,我想以后咱们的合作将会无所不及,成为彼此最坚定的盟友。”

    巴斯蒂安以为自己占了便宜,于是兴冲冲的从使团中挑选了三人出来,专门学习大明文化。

    而作为对等,大明礼部也派出了三人。

    当带着三名学员来使团驻地的人和通译一见面时,通译的面色就变得苍白起来,等三人躬身见礼后,他走到那人的身前,低声道:“那是最后一次,你们说过的,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们违约了,该死的!难道你们以为我是个软弱的人吗?”

    来人微笑着,眼里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低声道:“尽心教,他们不会,那么我们大人就会认为是你在搞鬼,而后果……你就准备留在大明吧。”

    “你们这些魔鬼!”通译气的脸都青了,“巴斯蒂安不会答应的!”

    “如果我们是魔鬼,那么你就是魔鬼的伙伴。”

    来人冷冷的道:“我们大人只要你尽心,明白吗?不明白你就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

    通译咬牙切齿的道:“你们怎么知道巴斯蒂安会让我不尽心?”

    来人微微一笑,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好吧,魔鬼,你们赢了!”通译低声道:“但是我要好处,没有好处我宁可被巴斯蒂安挂在门外风干。”

    “你们是天生的商人,这很好,一切都可以交换。”

    来人点点头,说道:“会让你满意的。”

    这边交涉顺利,而法兰克学员也很满意,因为老师很严厉。

    严师出高徒,这个道理古今中外都通用。

    简单的课堂,三个学员坐在下面,上面站着个板着脸的小老头。

    “咳咳!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两句话的意思是……”

    “咳咳!子曰,学而时习之……”

    ……

    两边同步开始学习,两天之后,礼部的学员若有所思。然后夜夜苦熬,死记硬背,回来三人之间还会互相交流,相互对照。

    而法兰克使团那边却是阴云密布。

    “不好学!”

    一个学员的脖子说话间还跟着节奏摇动,“明人的文字和语言博大精深,一个字用在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同的意思,巴斯蒂安,很难。”

    另一个专攻语言的学员沮丧的道:“不好学,舌头都快打结了,可依旧无法读出准确的读音。”

    “那能听懂吗?”

    巴斯蒂安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那学员摇摇头,无奈的道:“听不懂。”

    ……

    “那位老先生的口齿不清楚。”

    方醒笑的快喘不过气来了,来通消息的锦衣卫百户也是忍笑道:“那人是个教书的,只是口齿实在是让学生绝望,后来大多都跑了,最后在礼部混了个抄文书的差事,嗯,一笔字据说写的极好。”

    “沈阳此事办的极好,只要通译不拆穿,法兰克人也无话可说。”

    “伯爷,那些人还想要书。”

    方醒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冷冰冰的道:“礼部答应了?”

    百户官摇摇头道:“胡濙那边说此事要禀告陛下。”

    “别给!回头我就进宫去说说。”

    方醒随即进宫,朱瞻基正在等待着御医的消息,显得格外的焦急。

    “御医怎么说?”

    这话大抵只有方醒敢问、能问,朱瞻基也不以为忤的随口道:“说是就在这几日了,皇后的身体不错,应该问题不大。”

    正说着,来了一御医,方醒避讳的出去了一下,等里面完事后,他就进去和朱瞻基说了此事。

    “……若是他们想要书,那就儒家的经典吧,至于其他书,我觉着……”

    方醒有些杀气腾腾的道:“谁敢卖……不,没人会卖书给外邦人,那么就要礼部的人盯着,谁敢吃里扒外,弄死他!”

    朱瞻基点点头,沉吟道:“让谁去……”

    “陈默?”

    “陈默!”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然后相对一笑,笑的很是……

    ……

    陈默新官上任,可却没敢点火。

    上任第一天,胡濙就召见了他。

    还是憨厚的笑容,可这个笑容却让胡濙心中发麻。

    礼部的名声不会毁在此人的手中吧?

    陈默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就堆笑道:“大人,下官在礼部干啥?”

    胡濙捂着额头道:“给你个事,大事,能保证干好吗?”

    “没问题啊大人!”

    陈默旋即就给胡濙上演了一出胸口碎大石的决心“大人,如果办不好,下官就从礼部的屋顶上跳下去!”

    从礼部的屋顶跳下去?

    胡濙敢打赌,跳下来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跌断腿而已,而这个表态就等同于敷衍上官。

    他压住那一声滚,轻轻的摆手道:“去吧,法兰克使团那里。至于失败……若是失败,你也别想着什么跳屋顶,东厂的安伦会等着你!”

    安伦那变态的拷问能力让百官闻之色变,可陈默不知道啊!

    于是他信心十足的去了使团驻地。

    ……

    陈默给巴斯蒂安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以至于他得知陈默是负责和自己商议两国盟约的礼部主事时,他都自动忽略了陈默这个官阶等同于羞辱自己的事实。

    憨厚好啊!

    憨厚的人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