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33章 手腕,一只耳
    “方醒肯定派人去收买了那个通译!”

    金幼孜言辞凿凿的道:“你们想想当他说出金雀花时,那个使者的面色大变,这分明就是被方醒击中了软肋!”

    杨溥面无表情的道:“那又如何?”

    金幼孜叹道:“这人行事果决,换做是我等,谁会想到派人去收买那个通译?”

    黄淮干咳道:“于国有利的事,别说什么收买不收买的。若不是他点出了法兰克的虚弱,咱们还以为那是一个强国,而且那位使者肯定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所以预定的手段都不能用了,这才得以直接套出了他的底细,这是好事。”

    ……

    锦衣卫立功了。

    在东厂果断派人去了哈烈之后,锦衣卫就陷入了空前的尴尬中。

    东厂原先主要是负责内部监察和清理,顺带的职责就是盯住锦衣卫。

    可孙祥弄了这么一出‘东厂为国分忧’的戏码,锦衣卫就被逼到了墙角里。

    对内萎缩,对外再被东厂给抢了差事,锦衣卫大抵就可以销声匿迹了。

    而沈阳作为锦衣卫的新任带头人,他必须要拿出反击的手段来,否则无法服众。

    俞佳来了,锦衣卫上下惶然不安,只有沈阳从容的带人来接旨。

    没有旨意,俞佳带来了皇帝口头的夸赞。

    “锦衣卫上下勤勉,朕甚为欣慰,望尔等再接再厉。”

    皇帝的话很短,除去参加了这事的几人之外,其他人满头雾水,不知所以然。

    俞佳说完就准备走了,一个千户嘀咕道:“没有赏赐,是什么功劳?”

    沈阳把俞佳送出去,回来就盯着那个千户说道:“还要什么赏赐?”

    千户嘿笑道:“大人,玩笑的,玩笑的。”

    沈阳冷冷的道:“陛下也是你能玩笑的吗?自己去领十鞭!”

    这是杀鸡儆猴,借着皇帝来夸赞的时机,沈阳漂亮的给了锦衣卫上下一次警告。

    ……

    “是谁收买了你?”

    回到驻地,巴斯蒂安把通译单独叫到了屋子里,手中把玩着一把精美的短刃问道。

    他的胡须已经整理过了,只是头发却用一根布带绑在脑后,看着有些怪异。

    通译的眼珠子转动一下,诚恳的道:“巴斯蒂安大人,我不是那种人。”

    巴斯蒂安冷笑道:“那金雀花是怎么回事?你别说是明人自己知道的,那今日他们的皇帝不会是这种态度。蠢货!你知不知道,被明人知道了法兰克的底细,那就代表着咱们失去了主动权。”

    通译认真的道:“巴斯蒂安大人,我只是昨晚喝酒的时候,骂了几句金雀花。您得知道,如果没有金雀花,我的生意也不会惨淡收场。当然,我愿意为法兰克效力,但法兰克最大的敌人就是金雀花,难道我不该恨他们吗?”

    “你在有恃无恐!”

    巴斯蒂安用短刃削着手指甲,淡淡的道:“因为大明无人会法兰克语言,所以你在有恃无恐!”

    通译摇摇头,巴斯蒂安厌恶的道:“你们就是天生的商人,不,你们是天生的投机者,不过明人不会给你提供安稳的生活,他们会把你利用之后丢进粪坑里,最后和粪便为伍。”

    “通译很难找,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说出一句能让明人利用的话。”

    通译是在有恃无恐,在锦衣卫的人找到他,拿出了一个堪称是宝物的镶花玻璃杯之后,他就彻底的沦陷了。

    而在法兰克国内,能懂大明话的目前就通译一人,所以他有这个资本在中间为自己谋利。

    他在暗自得意,如果不是妻儿还在法兰克,他不会再回到那个一片混乱的国家。

    “割掉他一只耳朵!”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巴斯蒂安起身走了出去,在门口时吩咐道。

    “不!”

    通译回身喊道:“巴斯蒂安,你不能这样做!”

    没多久,屋子里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

    “通译成了一只耳?”

    “是的伯爷。”

    沈阳恭谨的答道。

    方醒纠结的道:“你别叫我伯爷了行不行?现在你好歹是锦衣卫的老大,咱们不能勾结吧。”

    沈阳点点头,就在方醒欣慰之时,他却说道:“伯爷,称谓只是称谓,当年的纪纲和不少人亲热,那称呼让人觉着他们就是兄弟,可后来一朝覆灭,什么兄弟都没了。”

    方醒捂额,无奈的道:“罢了,随便你。巴斯蒂安可是恼羞成怒了吗?还是说法兰克已经找不出第二个精通大明话的通译了?”

    “很难找。”

    沈阳的准备非常充分,让方醒有些害怕的充分。

    “那通译是天方人,法兰克若是有办法,肯定只会让本国人来担任通译之职,所以下官以为,大明应当要想办法让人学习法兰克语言和文字,这对以后有莫大的好处。”

    “这是个好主意。”

    方醒夸赞了一句,随即意味深长的道:“如果你做事能以国事为重,那么纪纲就会离你很远。记住了,要善始善终。”

    回头方醒就去见了胡濙,胡濙对这个建议也很感兴趣。

    “他们肯吗?”

    闫大建小心翼翼的提出了疑问。

    方醒可是兴致勃勃来的,他要是敢搅和了他的兴致,以他对方醒的了解,自己以后多半是要有穿不完的小鞋了。

    胡濙矜持的道:“此举对两国都有好处,为何不肯?若是不肯,那结盟之心必然就不诚,本官自然会向陛下建议搁置此事。”

    方醒挑眉道:“胡大人此言正合方某的意思,他若是不肯,那就马上哪来哪去,大明的粮食不养外人。”

    两个做事不讲手腕的人啊!

    闫大建自诩城府深沉,外加做事手腕多变,从不会冒失。

    可今日一看方醒和胡濙的意思,这分明就是要霸王硬上弓啊!

    “人选本官这就去搜罗一下,务必要在他们离去前学出个大概来。至于使团那边,兴和伯就偏劳一下?”

    方醒点头道:“义不容辞,方某这就去和那位巴斯蒂安聊聊天气。”

    ……

    北平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妩媚的让人醺醺然。

    可巴斯蒂安的心情一点儿都不好,因为大明负责和自己商议两国盟约的官员居然在休假中。

    “这是在开玩笑吗?”

    巴斯蒂安几乎想咆哮着把来通报的小吏喷出去,可他却只能忍了。

    小吏无奈的道:“那位大人才出使归来,陛下放了他的假,贵使还是等等吧。”

    巴斯蒂安忍不住暗讽道:“难道贵国只有这么一位可以和别国商议事情的官员吗?”

    能和外藩人打交道的小吏,必须要知道底线在哪!

    小吏的面色一冷,自豪的道:“贵使若是急切,兴和伯想必愿意和您坐而论道。”

    “见过兴和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