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11章 这就是明人的实力
    巴斯蒂安没想到方醒居然会那么直接,他愕然道:“是的,我们就是来寻求东方大国的友谊。”

    方醒皱眉道:“若是要寻求友谊,那么此事本伯不管,监军,你来。”

    方醒转身进了王宫,王贺嗬嗬的笑着,阴测测的道:“什么友谊?第一次见面说什么友谊?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想着从大明弄些好处。”

    巴斯蒂安见方醒进去,就不满的道:“这不符合外交礼仪!我听闻大明是礼仪之邦,可我见到的并不是,这让我很失望,我相信消息传回去,整个法兰克都会为此感到失望,因为你们拒绝了我们伸出的手。”

    王贺不屑的道:“别弄这个,大明那些文官比你们还假,所以先去住着,等回头稍带你们回去。”

    巴斯蒂安还想争辩,可王贺却拿出了遮奢公公的派头,吩咐道:“带他们进去安置,安排人看着,不许乱跑。”

    “这不公平!”

    巴斯蒂安叫嚷着,随后几名佩刀军士走过来,指指王宫里。

    ……

    “他们应该是使者。”

    方醒在吃烤鸡,这边的鸡弄出来的味道特别好,不管是炒还是烤都不错。

    王贺坐在他的对面,毫不客气的拧了一根鸡腿下来撕咬着。

    方醒喝一口本地的酒,遥遥看着被押解进来的巴斯蒂安等人,冷笑道:“不过是破落户罢了,也敢和大明相提并论吗?”

    王贺嚼着鸡肉,含糊道:“原来你是故意的?”

    “当然。”

    方醒用毛巾擦擦手,说道:“泰西此刻是在混沌中,不过却一直孕育着革新的种子,只需要一个契机,他们就会成为野狼,所以我为何要给他们面子?”

    王贺想了想,觉得这事儿不对,就说道:“到时候他们会在朝中说你羞辱外藩使臣。而且…咦!他们居然是用羊皮,没纸吗?”

    “习惯罢了。”

    方醒也不知道现在的法兰克是什么样子,不过百年大战应该还在继续中,可在都要灭国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还有心思派出使节,这个让方醒觉得很是不解。

    而被弄进两间木屋里的使团却在商议着。

    “巴斯蒂安,那位真是明人的伯爵?可是看着好年轻,难道他是袭爵的吗?那必然是皇帝的宠臣。”

    一个男子看看门外,然后分析了方醒的身份,可巴斯蒂安却摇摇头,不认可这个分析。

    “刚才你们没注意吗?那些土人正在被驱使着,而且这里的建筑应当是原先的,这就说明他们占据这里没多久。”

    巴斯蒂安矜持的道:“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他们正在扩张中,而肉迷人也是……”

    他突然止住了话头,然后指指门外。

    门外没人看守,但巴斯蒂安相信必然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

    一个男子悄然摸到了门边,然后猛地左右看了看,回头摇摇头。

    巴斯蒂安心中一松,低声道:“以后说话小心些,别让明人给听到了。”

    大家都会心的点点头,巴斯蒂安说道:“肉迷人在躁动着,明人迟早会感受到压力,而我们,我们将会成为贵客,你们兴许能和多情的明人女子有些……美妙的事发生。”

    一阵低沉的笑声在屋里回荡着……

    ……

    屋顶的小刀悄然摸到了边上,然后一个翻身就落在了地上。

    “老爷,他们的话听不懂。”

    小刀愁眉苦脸的去给方醒禀告自己的发现,作为斥候,语言是最大的敌人,而巴斯蒂安他们说的话对于小刀来说就是鬼话,听不懂。

    “没事,无需关注。”

    方醒也很头痛这个问题,可法兰克的语言在整个大明无人能懂。

    “要不……拷打?”

    王贺并指如刀挥下去,恶狠狠的建议道。

    “没必要,等旧港的人到了,咱们就离开这里。”

    ……

    施进卿带来的一半是大明人,一半是已经归心大明的土人,人人全副武装。

    “就这么平定了?”

    施进卿一路到了王宫,方醒接到消息,已经带着人在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了。

    “一群土鸡瓦狗罢了。”

    方醒随手拎起自己的长刀,说道:“我的手段硬了些,你可稍微放松些,然后盯着他们修路。一句话,修路,明白吗?一路修,我要一条贯通苏门答腊的道路。”

    施进卿下意识的点点头,喃喃的道:“这边的人以往凶神恶煞,现在看到他们这般顺从,下官觉着有些不敢相信呢!”

    周围的军士在盯着俘虏们搬运东西,大多是食物饮水。

    当一队土人抬着箱子出来时,那吃力的脚步让施进卿不禁多看了几眼。

    “这是金银。”

    方醒最后叮嘱道:“记住了,本伯要的是路,没有路咱们什么事都办不成!”

    施进卿点点头,看着一队队的土人把箱子从王宫里抬出来,然后送到牛车上。

    苏门答腊这边养的黄牛不少,奶酪也不少。

    一排排的牛车缓缓出发,边上都是明军荷枪实弹在护送着。

    这是战利品,将会随着船队回到大明,作为海外拥有巨大财富的最有力证明。

    最后出来的是法兰克使团,方醒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就上马说道:“本伯要去寻汉王殿下,你看好苏门答腊,多备食物,为郑和船队回程提供补给。”

    说完方醒打马出了王宫,身后的家丁们纷纷跟上。

    “我们要去大明了。”

    虽然被软禁了一天,可巴斯蒂安却没有惶然,他觉得这是方醒没给自己交流的机会,否则他会告诉对方法兰克有多伟大。

    “上车去!”

    身后传来了明军的呼喝,通译觉得自己绝壁是上了贼船,早知道明人这般轻视法兰克使团,他不会为了钱财而冒险。

    大家上了牛车,通译依旧在懊悔着。

    他们这一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多次死里逃生,还要用钱财来买路。可就算是如此,依旧是死伤惨重。

    牛车一路摇摇晃晃的往海边去,一路上看到那些土人们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劳作,见到明军也只是站在路边低头。

    “没人敢多看一眼,这些土人可真是胆小。”

    使团中有人嘀咕着,巴斯蒂安点点头,他也觉得这些土人太过软弱。

    身后有人在磨蹭,然后靠近了巴斯蒂安。

    “巴斯蒂安,这里可真富饶,而且这些土人很弱小……”

    这声音中带着贪婪和蛊惑,巴斯蒂安心中火热,低声道:“这里已经被明人征服了,是的,已经被征服了。”

    背后的同伴遗憾的道:“是啊,这么美妙的地方……”

    美妙的地方……

    巴斯蒂安觉得这个比喻没错,直至在到了海边之后,看到那艘巨大的宝船时,他觉得心中的火热遇到了坚冰。

    “这就是明人的实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